李敖日记札记
□大学日记一
□大学日记二
□大学日记三
□大学日记四
□大学日记五
□大学札记一
□大学札记二
□大学札记三
□大学札记四
□大学札记五
□大学札记六
□李敖札记一
□李敖札记二
□李敖札记三
□李敖札记四
□李敖札记五
 
 


大 学 日 记

六月十五日星期日

一、晨读卡尼基书,联想到吕坤“不与盛气人争是非”,其实不当与任何反常状态下的人争是非。

二、胸襟要大、大、大,这需要多看修养书、多反省,反省与修养书是重要的,因为环境是一嗅十淋的,最易使人慢慢陷下去,一日能把持,二日三日就不见得行了,如今早椅子事即反省一例。

三、与建人、良架谈读报之弊,联想到读书方法(如札记)要比用功重要好几倍2读书方法太重要了,而我觉得简直没有几个人会——由他们讲话之空泛可知,较好者亦满口浮词。 五、俚俗化:“徒弟”、“马桶”、“夹带”、“小脚”等皆可入辞汇而用之。

六、我觉得过度整一个人最不智。

七、罗素、场生皆遭遇不识货之女人。

八、国实无人,如胡适之老是卖老货,殷海光也老是那一套,即可受欢迎,但他们又何其狭窄。

九、认识赵元安,我很客气待人。

十、也起码要几个名著的故事(如伏尔泰事)、几句名言(如上帝要毁灭谁),把它们搬来用一番。

十一、阿发与四张五元钞票。——他说他有一次大便没带纸,只好用四张五元钞票擦屁股,擦得心疼死了!(敖按:他应该学河南人,用砖头擦屁股!) 十二、夜抓大头的不愉快,使我立志不再跟任何人做任何赌博、竞争、取巧的名堂与游戏。我进一步感到,我太不“猖”了,我跟他们扯什么呢?简直是拈污了自己!跟他们没来往。没话说,都是些不够伟大的投机取巧言不及义的小人!

十三、能少说一句即偷懒少说一句,岂不很好?

(-)可存心养志。

(二)可少纠纷、失风度。

(三)可保存精力做有用之事。十四、由沈之厚颜无耻,杂想到通鉴今注事,我想不到人愧是这样的卑鄙!这样的毫无旧情!我现在真的了解了人那丑的一面,每个人的,我只是不愿再说什么。

十五、晚饭后决定不再散步,因为脱穿衣等费时殊甚。且有易坏心绪之可能,我愈来愈觉得宿舍像个家、像个堡垒,它带我进步了、自恃、快乐、安全、宁静。 十六、“辛苦成巢君莫笑”一诗与自己的雅室与逸兴。水准甚高,人品甚逸。

十七、不找她与不写稿二事带给我不悔恨,这些做了一定是悔恨的。因为它们使我失掉了许多美,——生疏的美,使人对我神秘的美。那是未成熟的表示,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唯美主义者了呵。唯美主义的李敖,岂胡适、殷海光等无艺术人生者所可及!我发现我始终未向“艺术的人生想法”的境界去回看过去展望未来,今晚大收割,实可喜了!吾当多走此路,勿泥旧式之中国知识人路子也。 十八、深夜独自看书,李敖决要做一个有“伟大人格”的人。有伟大人格的举止与榜样。

十九、对胡适有些反感,过去吾之态度不正常。

 

六月十六日星期一

一、我非常喜欢喘息式的养气法。

二、晨与咪咪在三楼看胡适的飞机起飞(十一时后)。

三、午后与咪咪看(飞车生死斗)(The Devil’s Hairpin)后碰到老马,同去大新听音乐。恋爱真是恋不起了,经济简直吃不消!

四、夜把镜子放在书桌前面甚快乐,镜子是促进上进的一大助力。

五、躺在床上看对面画想到,当练习画漫画,不必一定要画正派画也。做一滑稽人,写笑话,作漫画及有趣之书,打油诗。(一九五八年六月十七日又记)

六、夜去第十宿舍,想不到王尚义竟如此多才多能,养鸟。各科书、学医、画画、小提琴、演说、作文等等,他全来,并且来得很起劲。

七、与宏祥长谈:

(-)“创造生活,泰戈尔言上帝在创造中发现自己。”

(二)报复就是没有看开的表示。

(三)“不能了解的东西(暂时)不去了解,不能处理的东西(暂时)不去处理。”

(四)“自己非第一流,则小人物之悲剧何足算也,当花十年成第一流。”

(五广跳出自己看自己,假如我非我,我该笑如是之我。”

(六)“有缺陷乃有大成”,缺那一面就不稳定,不极端,万事不冲突,并存不悻。

(七)“生活要有主从”。

以上“”为宏祥言。

老马今晚理论甚健。

八、反正跟她有任何干系的事(有形的、无形的),都皆无愉快之可言。


六月十七日星期二

一、第二节下课在普通教室走廊上见到“苏菲亚”与“桥牌”,“苏菲亚”怕羞,“桥牌”甚虚弱。

二、近古史课上想及当多采取僻说与论史方式,事实叙述当简略,盖僻说与论史多自见程度,事实叙述少些无伤也。

三、有情妇而无情人,不深爱任何人,淡淡的爱一点或两点。任何女人再也不能使我不愉快,更谈不到磨折我了。

四、下雨穿黑饱蓝裤甚好。

五、我过去真是把她(们)看得太好了、太高了、太重了,其实她是什么东西,跟我比起来是何其浅薄,我又为什么看重她呢?她所有的一切是我所需要的,但并不是那么值得看高的,一来因她具有的一切本身都是不足夸的,一来这些多少女人都有呵!我真是愈来愈卑视她了,我看不起她!

六、夜在图书馆中看人间相,忍不住窃笑,我既永远做笑脸人,人世的任何俗事,都被我一笑“谢”了。万事付一笑,李敖从来不烦恼!烦恼都因心胸小,心胸狭小真木好!

七、我很兴奋地赞赏我这一年一个月来,在人生(尤其爱情)经验的获得,和一年前或大一时比起来,单就自恃一方面,我就有了多大的进步!如用功的不懈、快乐、解脱方法的获得、坚强……等等,这不都是明显的大进步吗?真是“乐观声浪里的乐观”了!该多多看看自己的进步,历史的比较可以使我更因成绩累累的受到鼓励,因而更能解脱、更能快乐。

八、夜与土辅小谈,我真觉得我已经完成了、长成了,我是一个解脱了的人,而眼前的青年朋友却没有几个完成了的。

九、尤龙泉,菲侨,土辅同学。

十、晚上在图书馆看书至十时方归。在图书馆时窃笑不止,多好玩!

十一、中午送咪咪回家,经过逻辑课的窗,咪咪很乖。不过还是要做三十窟之计,否则日久或万一不满时,易受L之毒也。

十二、与老马夜谈,我真觉得我有着统一的清醒,而别人却时常昏头矛盾。

十三、想到毕业、结婚等俗务,我的修养可使我度过任何事。

十四、Neomalthusism为节育,而 Malthusism为节欲。


六月十八日星期三

一、与老马念古代社会,甚得其学之乐。下午考试,老马迟了一小时才来,真荒唐。考后与老马、咪咪在水利局后面谈至七时。老马言欣赏乃再创造,举邓育事为例。

二、傍晚史静波与老马的对话甚好玩,老马说他意志甚坚强,以跟李敖在一起而未变(不受李敖蛊惑)也!

三、夜请老马于成都,后赴大新。

(-)“不要只凭个人的经验去看事情,你个人的遭遇只能代表人间万象的一面,从个人这一面去看人间万象,是有毛病的,当不凭经验去想。”

(二)“独身者乃在能够脱开经验、轻视经验,纯粹能生活在自己的思想理论里。”

(三)哲学家太理论化,因此太完整、完美,以致做不到,以致根本做不到,是为口中的真理,口述的,“verbal knowledge” 不重经验。 (四)老马等毛病在走上这条路,而学识与经验配合不起来,脱节,做的和想的整个是两码事。

(五广能否白天写哲学论文而晚上写小说,思想方法是否冲突?”

(六)路走错者,不值一顾。如统生之流是也。

(七)老马此生与人关系上必将窄而涓,重质不重量,交际等比我差远了,他不能成为一Popular式的学者。Popular式学者,只胡适一人而已,唯吾能学及之。

(八)我真太怪竟有这种理论头头是道,而实际一团糟的人,二者不相干,是真乃“理论机器”也。——老马可闻其声而不可见其人、触其人也,殷海光之不通人情乃十足一理论机器,疏生等亦然。老马很像信教的James。

(九)我老怪老马该正常,我觉得他们不看修养书已经无法来得及了,其实现在我觉得这样也好,他一辈子可能有大成,但是也如尼采、叔本华等怪人,与他们的怪成就。 (十)我的大长处在能真谦虚地赏识到别人的真行的地方而重视之、吸收之、鼓励之。此点非一般人所可学而能,我不是不谦虚,我只是不在适当的时候不用它。

(十一)随记与朋友谈话,忽然能警觉而记之,是吾一大长,施耐庵似有此习。如是方能集众人之精英而化之。

引号内为马戈之言。

四、今晚在书摊上见一书言机器男人,可流精的,甚新颖。


六月十九日星期四

一、他年当出版李敖趣味丛书(如李敖趣味中国史),一齐出李敖丛书。

二、无名氏之记小隽语,甚可参考。 三、Cema挂表早上卖了四十元还债。

四、我要立大决心节俭,这样下去不得了。

五、我觉得“苏菲亚”毛病甚多。

六、上近古史课,见L实在不好看,没什么,小气派十足。

七、咪咪头发真美,今天穿来全身红,气焰甚盛。二点半后赴十字星大玩,以后当小心。切切切切。

八、午与新汉、庄因同请老马于寿尔康,后请他们吃西瓜于新兴。

九、夜归来,在室中独自一人,吸烟一支,甚可解闷畅心。

十、宿舍正门望残月甚美。

十一、夜与彦增、水发言修养之意,颇自稳。

十二、如遗传表等统计数字,当整理出之。

十三、有些人似不可深交,彼皆政客也。

十四、当注意平衡感。

十五、机械系,民四四毕业,台中二中,靳润生。


六月二十日星期五

 

一、爱情要带给人快乐和轻松,勿如纶芳之紧张。

二、不愉快等等,“根本不提”的态度极好,不论在谈话中。在信中。

三、听子冀、祝公等情史,觉得每个人的故事皆类似,吾不可为之。当木落俗,快乐始终。

四、袁与男人气,为什么不干脆决绝利落呢?

五、只追新途,时时砍断回头路、归路、旧时路。

六、张天师,大成至圣先师奉把官府,每月给钱,真无道理,不劳而获,政府奖励,真是两不当也!尤其是张天师,从来没立过天师府,今竟立之(敖按:这段日记,是我五年后写“张天师可以歇歇了!”的张本。我在五十二年七月一日的台北《文星》杂志第六十九号上,写《张天师可以歇歇了!》一文,内容颇有文献价值,我当时说:原文附后)。

张天师可以歇歇了!

六月十四号的台北(征信新闻)上,有这么一条消息:

延续道教传统·张天师请立嗣

[本报则由江西来到台湾现在台湾设立天师府的张天师六十三代孙,近曾向内政部申请立嗣,以使延续道教的命脉与张天师的烟火。

据内政部的一位官员说:张天师第六十三代孙,系大陆撤退来台后,政府为体恤其忠贞,曾由主管全国宗教业务的内政部,每年编列二万四千元的预算,作为天师府的津贴费用,五年以前,增加为每年三万六千元,去岁再增加为四万八千元——月支四千元新台币。 但由于张天师六十三代孙迄今尚乏子嗣,而其本人年事已高,为延续道教命脉及继承天师烟火计,势须立嗣,故天师六十三代孙,呈文内政部,准其收养子嗣,内政部对其所请,已做慎重考虑。


看了这条消息,我不能再忍耐了!我必须要说:张天师可以歇歇了!不但张天师可以歇歇了,其他一切拿百姓钱、吃祖宗饭的人——不管他是孔子之裔也好、曾子之后也罢——都可以歇歇了! 我说张天师可以歇歇了,并不是说他不必立子嗣、延烟火,他自己生不出儿子,想找个别人的儿子过继,这是他的自由,我不能干涉,就如同他要登坛作法、炼汞烧丹我不能干涉一样。但是他为了过继个儿子,竟要政府移转预算,用老百姓的税捐来延续他们那“一道青烟”,这就未免得寸进尺了!因为张天师六十三代以来,一直是老子生儿子、儿子生孙子,生生不息的,很少“及身而绝”的前例,故向历朝各代的政府讨便宜,政府慎于传统,没有话说:但是这回就说不过去了,过继别人的儿子,照我们现代的法理,显然已经没有“血缘”的关系,显然已失掉了他们血液里的“道性”,显然不该再拿政府每月四千块的干薪,——显然不值得内政部“慎重考虑”了! 张天师的这次史无前例的“申请”,引起我一点探源的兴趣,我翻开历史书,一下子便查到三个张天师:

一、张鲁——(后汉书)刘焉传:“(张)鲁,……祖父陵,顺帝时客于蜀,学道鹤鸣山中。造作符书,以惑百姓。

受其道者,辄出米五斗,故谓之‘米贼’。陵传于衡,衡传于鲁,鲁遂自号‘师君’。”

二、张修——(三国志)魏书张等传注:“(张)修为五斗米道,……使病者家出米五斗以为常,故号日‘五斗采师’,实无益于治病,但为淫妄。……” 三、张角——(后汉书》皇甫蒿传:“张角自称‘大贤良师’,奉事黄老道,蓄养弟子,跪拜首过,符水咒说,以疗病。”由此可见,一开始,道教的老祖宗就出了双胞案或三胞案,也许是四胞案,反正不管是几胞案,杀杀砍砍做做密医以后,最后总算定于一尊了。

张天师既然逐渐确定,自然要附会出个体面的祖宗来。首先他们抬出来老子,可是老子姓“李”,是我们本家,只适合做祖师爷,不适合做祖宗。于是他们向上追,直追到历史上第一个姓“张”的大名人——张良(子房),算是认了亲。所以来人陈元静在(汉天师家传)里指出:“真人讳道陵,……留侯子房八世孙也。” 光彩的祖宗既然发掘出来,泽及子孙的局面自然就此定开。宏开的场面起初并不太好,因为闹了派系。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中就谈到:

道家之术,杂而多端。……清净一说也、炼养一说也、服食又一说也、符钱又一说也、经典科教又一说也。这些派系林立的分歧,最后总算好转,慢慢的,他们洗掉了“黄巾贼”的干系,偷来了周易老庄的心法,形成了“丹鼎派”和“符钱派”。在两晋南北朝时代,势力逐渐膨胀,开始朝上流社会里钻。赵翼(该余丛考》记“张真人”中说:

魏晋以来,但私看传授,而未尊于朝廷。世说注都情与弟昙奉天师道,此人间本道教之始也。过了不久,所谓“嵩山道士”寇谦之出来了,他居然打动了魏大武帝和大臣崔浩,君臣二人乃如赵翼所说: 迎致谦之弟子,起天师道场于平城东南,……此朝廷崇道教之始也。这下子老道们可抖了!他们一下子得君行“道”,浩浩荡荡,打垮了所有的佛像,烧光了所有的寺庙,活埋了百分之八十的和尚,为张天师奠定了空前的威严(四四六)。这种威严在三百年后笼罩在一个皇帝身上,那就是杨贵妃的负心郎唐明皇。唐明皇在中国文化上送了两个划时代的礼物:第一、他弘扬了平剧,给梨园子弟开创了先河;第二、他册赠了张天师,使“汉天师子孙嗣真教”,明定了道教教主的世袭,称他们为“太师”。在这里,张家的天师们又占了我们李家老子的便宜,因为唐代的皇帝姓李,老子也姓李,老子又被道教抬来做祖师爷,所以,李家的皇帝对张家的教主自然另眼看待。果然,一世纪后,唐武宗补足了“三武之祸”(八四五),让张天师的师徒们来了一次绝后的表演——拆掉了四万个佛庙,强迫二十六万和尚和尼姑还俗。三十九年后(八八四),唐僧宗封张天师为“三天扶教大法师”。于是,张天师名至实归地迈进了宋朝。 来真宗大中祥符九年(一O一六),找到了信州道士张正随,比唐朝进一步的予以优待——开始封号了,赐为“真静先生”,不但给他立投禄院及上清现,并且还不必纳税。随着又来了一个“老道迷”的皇帝——宋徽宗,他在崇宁二年(—一O三)赐了张天师的后人张继先为“虚静先生”,不但宋徽宗对这位“虚静先生”很着迷,连后宫的仕女们对他也迷透了。这位“虚静先生”是第三十代的张天师,他唯一对不起他祖宗的是他竟没结婚,使三十代的嫡派传统及身而绝!所以只好找个族人来接香火。当然了,他当时并没像今天的六十三代张天师一样的“呈文内政部,准其收养子嗣”,他大概也不敢这样做,因为即使在专制时代,也有些特立独行的好汉们,挺身出来,指斥张天师“袭封”的木对,使张天师们有所畏惧。例如在清人王棠(知新录)中,就提到宋朝的一位林太守,曾把张天师关在牢里,然后向皇帝上奏说:“其祖乃汉(黄巾)贼,不宜使子孙袭封。”朱熹还特别称道这件事,可见在民智未开的古代,毕竟还有明白人!


接着又到了元朝,在元世祖至元十三年(-。七六),赐第三十六代张宗演为“灵应冲和真人”,最初只给三品,再升到一品,冠盖京华,非常神气。美中不足的是,“张天师”的称呼,还只限于民间俗称,并未法定。历来的帝王只育用“真人”“太师”“先生”等名称,甚至到了明朝,朱元库还曾公开责问民间俗称“天师”的不当,认为“至尊者‘天’,岂有‘师’也?”所以只肯给第四十二代的张正常一个二品,称做“正一嗣教真人”。从此张天师开始走下坡路,但是还是常到京师来走动。明朝神奈万历年间,北京闹了旱灾,皇上叫张天师作法求雨,求了一阵,可是雨还是不来,张天师非常难为情,皇上也不开心,只好把他请回江西龙虎山老家去。到了清朝,张天师的声望更不行了,高宗乾隆十二年(一七四七),索性改二品为五品,削减预算啦!不但削减预算,皇帝也不许张天师朝觐了,也不赐宴了,最后还把给张天师的银图章要了回去,对张天师小气透了!幸亏在十九年后,张天师又表演了一次求雨,算他造化,居然下雨了,皇帝一高兴,又把他升到了三品。可是到了六宗嘉庆二十四年(一八一九),又降回到五品,打入冷宫,听任他们去搞符禄祈祷了! 于是,可怜的张天师开始潦倒了!他们的服食导引、斋蘸科仪,……一切一切都引不起皇帝的兴趣和重视了!到了民国成立,张天师更是被遗忘了!天师所享的特权,也愈来愈少了!他似乎颇为怀念那帝王时代的日子,所以民国六年,张勋复辟的消息一传来,张天师便赶紧兼程就道,“晋京讨封”。倒媚的是,他还未得到好处,复辟就失败了。七月十号,在丰台地方,跟封建余孽雷震春、梁敦彦、张镇芳等一起被讨逆军抓起来,饱受了一阵虚惊。 流年不利的张天师,只好又回到了民间,被民间奉为祈雨大师。在二十三年(一九三四)七月二十号的上海(新闻报)上,我们还可以看到那年上海天旱时,沪上名流王一亭等的奉请张天师来“登坛斋涛”。那时的张天师,若回想到当年他的列祖列宗们,被黄巾的流风和烧佛殿的余韵,他真要感慨系之了!

大陆撤退来台的张天师是第六十三代的张天师,他到台湾后,据前面(征信新闻)的报道:“政府为体恤其忠贞,曾由主管全国宗教业务的内政部,每年编列……预算,作为天师府的津贴费用,……月支四千元新台币。” 内政部主管单位这个举动,是我最不能了解的。因为我丝毫不认为国库里的钱,有这样“月支”的必要,这个举动明明是开时代的倒车:

第一、所谓“张天师”,是连专制帝王都不屑承认的名目,可是民主时代的内政部却糊里糊涂地承认了。

第二、所谓“天师府”,是连专制时代的帝王都不准设立的“府”,可是民主时代的内政部却莫名其妙地设立了。

第三、所谓“体恤其忠贞”,试问拿另外的“忠贞”的同胞的税捐来“体恤”另外“忠贞”的教主,这是什么逻辑?

第四、所谓“预算”“津贴”,不管是占国家总预算里多么微小的一部分,也不能乱编乱给。在开明的现代化的民主政治里,没有理由用国库的钱来养一个宗教偶像,“中华民国宪法”第十三条中明定“人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但却没有明定“人民有赡养教主的义务”。 第五、张天师“天”生其材,必有其用,他也有独立的人格,他该有自力谋生的能力与职业。自力谋生之余,登坛做法,炼汞烧丹,克绍祖裘,广被群生,都随他的便。总之,他不该打着祖传的招牌,四体不勤,白吃白喝。

上面五个理由之中的每一个,都足以证明内政部“月支四千元”的举动是一个愚昧的、落伍的、开时代倒车的举动。并且,这也不是爱护天师保障宗教的好法子!这种“津贴法”,是藐视六十三代张天师的人格,是看轻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宗教! 并且,更值得忧虑的是,内政部主管单位这种举动,乃是违背了“国民革命的历史传统”。主管单位的先生们何不读读历史,查查民国十七年北伐时,国民革命军到江西后革去张天师位号的那一进步措施,那是何等开明、何等现代化的气象?那时候谁会想到,二十年下来,内政部竟跑到台湾,在同一“天师问题”上,开了这么大的倒车!这不是违背“国民革命的历史传统”是什么?

这个“天师问题”,乍看起来,是一个芝麻大的小问题、是个每年四万八千块预算的小问题,但是它所引申出来的意义却并不小。因为在模式上,它是与“孔圣问题”、“孟子问题”。‘嘈子问题”、“活佛问题”等完完全全一样的——完全一样的一个花公家钱、吃祖宗饭的问题。 试看“孔圣问题”。试问孔德成的“大成至圣先师奉把官府”每年花了我们老百姓多少钱?试问孔夫子可敬,要“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难道还要敬他的子孙不成?敬他的子孙也罢,可是一敬要敬到他的七十七代重重重重孙子的孙子,这就未免有点那个罢?敬也可以,可是没有理由不让他自食其力。没有理由让他白吃祖宗饭、没有理由让老百姓们来分担他祖宗牌位的重量,和牌位下的这位又白又胖的重孙子!在某些职务上(保管四库全书除外),孔德成先生有独立谋生的能力,并且有维持“大成至圣先师奉把官府”的能力,他何苦来抓住这份“津贴”不放?台大教授、师大教授、国大代表、总统府资政、故宫中央博物院联合管理处主任委员,这些荣于华衮的职务难道还不够他的?他又何苦来再沾祖宗的光?沾个不停?孔德成先生之有今日,依他自己后天努力固然很多,但是靠他祖宗先天荫庇也委实不少,孔夫子说得好: 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乌乎?孔德成先生若能想想他老祖宗的话,他该知道他可以“知‘止”’了,他似乎该和张天师一样也可以歇歇了! 我妄想有那么一天,中国的国土上再也没有靠祖宗吃饭的人。穿过一个学历史的人的透视,我木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妄想。历史上,多少“父死子荫”的类似局面,如今倒了;多少“传宗接代”的世袭皇朝,如今也倒了。历史的事实可以证明任何“万世一系”的美梦,到头来都将归于一场迷梦。在迷梦未醒之前,时代的倒车、回光的返照,只能显示靠祖宗吃饭者的悲哀——那没有独立人格的悲哀!

一九六三年六月十八日


我写上面这篇文章后,我当然知道短时期不会发生什么作用,我仍旧要坐柳‘道教”胡闹下去。为了证明他们在胡闹,我试举三个文件: 文件———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台北(自立晚报)。

张天师“收徒”运土升“天梯”

锋利刀口如履平地·外籍人士惊为神奇门山训三代祖传道士余信雄,于昨(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升天梯,六十三代张天师由台北莅冈收高足弟子,这一场别开生面的膺职阅禄典礼,参加观礼者达三万余人。

道士余信雄,二十六岁,冈山寿天里人,祖父余进丁。父余清文,均笃信道教,分别主持冈山道坛,历数十年。 昨(二十三)日上午十时在中山公园举行膺职阅禄典礼,特请六十三代张天师莅场主持给禄簪花仪式,余道士着白色古装,赤足登达三十六层“刀梯”后(约四丈余高),用圣林占卜一阴一阳,奉旨进升为阅禄(道士长),他系赤足上下“天梯”,在锋利刀口上七。履平地,下梯后,改着道袍好服,朝拜张天师,经授以阅禄荣职,并赐刀剑各一柄,作驱妖降魔”之用。

参观典礼人员除全省道教领导人物及冈山各机关首长与新闻记者外,并有籍隶荷兰,而为法国远东研究院研究员施博尔先生,手执照相机,忙于摄取镜头,以留纪念。值此原子时代,头上喷射机纵横高飞,而地上表演道士赤足上刀山、登天梯,竟无伤痕,实值得分析与研究。

文件二——一九六五年五月“为兴建‘道教世界总庙’告同道书”。

道教是中国文化的结晶人属有关法律、制度、道德。科学、艺术、风俗、习惯、祭祝、语言、文字等等,都与道教有密切关系。可以说代表东方文化的是中国文化,代表中国文化的是道教。中国古代是用政教合一方式,来推行政治。“以道治民”“以道建国”“以道得民”“以道传统”的说法,都流传在中国历史上。

道教的特点,他是拜祖宗又拜神的。只拜神不拜祖的,不是道教。只拜祖不拜神的,也不是道教。古人以神道设教,不拜神的,不算是宗教。宗教,一定拜神。儒家讲究祭把祖先,但不讲究拜神,所以儒家不算宗教。如果儒家拜祖又拜神,那就成了道教积善道派的儒教了。佛教是拜佛不拜祖的。如果拜祖又拜佛,也就成了道教丹鼎、积善运派中的仙佛合宗派了。道教信教士家庭里,往往供有神像和祖宗牌位,就是表示拜神又拜祖的意思。更有供奉天地君亲师的,除表示遵天法祖外,尤在激起不忘本的观念。大戴礼记:“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能保此三本,后人就不致数典忘祖了!

道教是多神教,神不分古今中外,都是欢喜拜的。凡三界、斗极、五方、八位、星君列宿、日月、山川、五行、社稷诸神,都是道教崇奉的神。凡有新奇的发明,垂范后世,民间公认为神的,道教也认他是神。札记上所说“有功德于民”的,道教也用敬神的礼节,恭敬他的。至于有功于国,或大忠大孝,发挥正气潜德,显有神迹的,道教更是崇敬的。天公、三官大帝、李老君、导枯帝君、文衡圣帝、保生大帝、东岳大帝、正谷大帝、观音大士、天上圣母。三山国王、开漳圣王、保仪尊王、轩辕黄帝、张天师、五府王爷、岳元帅、玄坛元帅、巧圣先师、城隍、土地、福德正神…… 都是道教的神。外国神士。释迎佛,道教以大觉金仙作拜的、耶稣以西方真神来拜的、穆罕默德以天方真神来拜的。你看道教是何等的伟大,它不排斥任何宗教,并且与外来宗教和平相处,这也就是民族文化一种特殊表现啊! 道教传布最广,无论亚非、欧美,都有道教教徒。根据(中华日报)的统计,全世界教徒总数,当在五千万人以上。现在台湾人民,道教信教士,亦当占全人口总数百分之九十以上。因为道教即中华民族文化,在日常生活中,无意中做道教的宗教活动,也不自觉;又因为道教文化,即民族文化,中华民族人民,即世袭的道教信徒,所以信道不必入道。在各道派中,如学习内家功夫,亦只用复礼传度仪式,不用人道仪式。以是本省信教士信了道教若干代,还不知自己是信道教哩!

道教以忠、孝、仁、信、和、顺,为入世修道六字真快。也就是国父引、先生所提倡的固有道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道教六字真诀,以忠孝二字冠首,可知道教以劝忠励孝为重要教条,以伦理道德为修身标准。这种重伦常思想,与儒家是一致的。他以为人生的慰藉,大半由于有一美满的家庭。集家而成族,集族而成国。民族、国家都是由家而成的。家庭就是民族国家的起,点。道教主张尽量的维持家庭制度,所以“重血统”“祭祖宗”“拜祖神”“和夫妇”“生儿女”,都是维护家庭制度的要件,也就是道教文件给予人类幸福的伟大贡献……(略——编者)义道教在“圣道”观点上,是讲究协和万邦的,主张“国与国不相攻”“家与家不相乱”,和平并存的大同思想·,…·(略——编者)道教真是伟大!他圣道的目的,是“国安。家庆、人寿、年丰”,他神道的目的,是“清静、无为、自然。顺化”。就是把人类生活环境,造成一种极幸福的环境。先使得全世界人类洪福齐天,再进入永享清福的境界。神仙世界与魔鬼世界,是大不相同的。我们要想家庭幸福、世界和平,只有承继我先人的传统,子子刷、别、信奉道教,加强拜神敬祖的观念,才能得到! 道教是创造家庭幸福的有效法则,是维护世界永久和平的原动力。而且中华民族视他民族一律平等,并扶持他民族的发展,从不敌视任何民族,都是拿“四海一家”“民胞物与”的思想,来融合民族的情感。所以中华民族文化结成的宗教,也是视世界任何宗教一律平等,任何宗教的神一律尊敬。所以在中国境内,可以各宗教联合文物展览,在外国是办不到的。因此外国人觉得道教的特点,是有高明之处;……(略——编者)为求人类高尚幸福,世界永久和平,道教实有其时代价值,应大加研究讲求!各大学里设有道教的专科,来台访道的,近年来络绎不绝;还有些与我没有邦交的国家,愿意在宗教上接受文化的援助,也常派专门学者来学习,这也就可以料到我祖宗的文化遗产,是会有宏扬于世界的一天! 道教嗣汉天师张恩浮、道教会理事长赵家悼,去年应南洋各宗教团体邀请,到东南亚各地访问传道,所到之处,都受到盛大的欢迎。甚至有一连数以百计的人士,泥首膜拜,以最尊最诚的礼节来迎接的。他们都说:“道教是东方文化的一种特殊表现,它的特点的确有‘唯道独尊’的妙处。因此影响到西方人士,也景慕它卜…··(略——编者)实应该发扬道教不排他、能团结的精神,高贵而有目的有步骤的思想,以冀得到人生的幸福,以发展生命的意义,求得全世界的永久和平。应该修一座道教世界总庙在宝岛,以为全世界信徒、全世界慕道人士,向往的中心。可以想象到这一盏辉煌的道灯,将在那里放出灿烂的光芒,来照耀宇宙乾坤,给人类以无上的慰藉!…… (略——编者)我道教庙的设立,看来更显得十分必要!至于修庙经费,我们愿负担三分之二,表示赞助的热忱。”

道教世界总庙庙址现已择定在台北市郊卧龙冈上(六张犁对面三二、四七公共汽车终点站附近)。届地四千余坪,建坪五百余坪,拟建三大殿,概用宫殿式建筑,其他附属庙亭牌楼,如蓝图所示。又因天祥为世界公园、观光胜地,各宗教都有教堂寺庵,唯独道教阔如,也准备在该地盖一座行宫(庙名暂定为万寿宫)。总庙与行宫希望同时建修完成。台北市郊不容易找出游想地点,市民游览,深感不便!总庙风景的陪衬、庙宇的摆布、道路的铺设、山石的整理,一切都由观光事业委员会指导。庙内一切科仪编组,概照十方丛林的规例。省建设厅并拟在黎合里筹建市场,以资配合。今日的僻壤,他日冠盖载道,士女如云,也是未可料的!总庙定有筹建管理简则,均经政府核准有案。其中有几条,实值得加以一提的。凡筹建乐捐满新台币一万元以上的;或募捐满新台币三万元以上的;用其他方法贡献,价值满新台币一万五千元以上的,都是总庙委员。道教宫庙团体乐捐合于前标准的,也是法人委员。又捐款数字勒碑刻铭,以垂永远。委员资格,可以继承。附属庙宇,定有人把办法,信家祖先可申请人把。乐捐不满万元者,皆为护法信士。总庙住众,朔望日有为委员、护法善信,诵经礼忏,祈求平安的职责。简则条文繁多,未便列举。现由本省同道显名人士,发起募捐,在受国外同道教友之鼓励,再在国内增蒙新台币两千余万元,分建总庙行宫,即皆敷应用。阴陆文上有句话:“创修庙宇,百福骄增,千祥云集。”觉世经也说过“修整庙宇,加福增寿,添子益孙”。希望各大德、宏仁、同道。善信、君子、女士,于募捐期内,乐善解囊,尽力赞助,同襄盛举,同建功德,争取宗教的体面,同道的光荣,幸甚!感甚!功德无量!

道教居士会谨后一九六五年五月

通讯处:台北市重庆北路三段党修宫内省道教会敬惜字纸功德无量

道教杂志社启事啦启者:

本刊旨在宣扬我国固有文化道德,自四十七年冬出版第一期以来,迄今将届七年。每期出刊一次,至少需印刷邮寄等费五六千元,本身毫无基金的款可资拖注,而各同道与爱好本刊读者为省麻烦,又不肯缴付书款。但为宣扬我国固有宗教,发扬民族文化起见,同仁等雅不欲负其初衷,停刊不办。然出刊一次,即亏累一次,终非长策。用特吁恳本刊读者暨同道诸君子,本维道护教之诚,惠予乐助。凡捐助满新台币二千元以上者,即为本刊永久订户。满一万元以上者,即为永久荣誉订户。其未满此数,亦当按值寄书。捐助人芳名当刊于杂志上,与本刊日月同春,以忘不朽。助款请径向邮政储金第一O三三号本社专户划拨以免另出收据,是深公感!此致。本刊读者同道先生公鉴

边学杂志社谨后一九六五年五月

道教嗣汉天师府启事道教信教上各同道均鉴:

启者,道家秘传中有上乘内功金丹道一门,意在推广道家“性命双修”之要旨,俾了解人生之意义,提高道德水准,而能由宗教途径,寻求长生复命之诀窍;天人相发,超脱生死。修炼者,小可以延年益寿,返老还童,驱除百病,愉快身心;大可以福寿无疆,脱胎换丹,成仙得道,唯自古难得师传,徒增向往!爱本为同道致福之心愿,特商请丹鼎派大师赵家伸先生(道教会理事长)开窍点传,广结善缘,对同道诸君子,做有利于身心修养之贡献。现已开始举办登记,每登记满十二人时,即可开传授度。登记地;走台北市重庆北路三段觉修宫内天师府办事处,或台湾省道教会。此启。 嗣汉六十三代天师张思搏文件三——一九六六年五月八日台北《公论报》。

道土动歪念伸手摸酥胸

女母扭送当官以妨害风化起诉

[虎尾讯〕道士六根不净,抚摸十四岁少女乳房及下体,项经地检处提起公诉。 道士蔡国贞,佳彰化悬溪州乡水尾村八邻二号,现年二十三岁,四月二十七日下午六时,在西螺镇河南里程银住宅,设道场为程银亡夫诵经超渡亡灵,因见程之养女谢丽风(十四岁)颇具姿色,这动歪念,竟籍机抚摸谢女乳房及下体,经程银诉由西螺警分局转移至云林地检处,于昨日侦结,以妨害风化罪嫌提起公诉。以上都是随手可举的荒唐文件!


道教以外,我们再看孔夫子那一系吧!孔夫子的七十七代重孙子孔德成,在看了我批评他的文章以后,气得大骂“李敖混蛋!”不已。他除了他本人的继续不“知其所止”以外,还把他那考不上大学的长子,硬塞进国立政治大学。这位长子在政治大学程度根本跟不上班,可是学校也没办法,无法使他退学。 谁想到无耻的孔德成食髓知味,到了今年,又变本加厉地把他家又考不上大学的老二,(不只是“嫡长”了!)硬塞进国立台湾大学,(不只是政大了!)九月二十五日台北(中央日报)上,有新闻如下:

孔子七十八代孙

孔伟宁获准许保送台大就读

〔本报讯〕“至圣先师”孔子的七十八代子利、孔伟宁,


最近将获得教育部的分发,在台湾大学完成高等教育。但是,在分发前,教育部曾因他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论。

孔伟宁是现任孔子侍奉官孔德成的次子,算起来应是孔圣人的七十八代后人。今年暑假他完成高中学业后,由于在联考中落第,而无法进入大学之门。 孔伟宁月前特向教育部提出报告,请求教育部能给予他免试分发的优待;因为民国三十八年,当孔祥熙任行政院长时,该院曾给予孔门后人一项保障书,其中曾提到“孔门子孙将由国民政府培养到完成大学教育”。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接到这项报告后,决定接受他的要求;不想公文报到参事室时,引起了参事们的反对。他们认为:“培养”的意义,是指经济上的支持,并不包括学习机会的给予;同时,孔伟宁在孔门后人中,并不是长子长孙那一支,已超出了接受保送的资格。 在相执不下后,公文只有报到行政院请求解决。不巧的是,行政院仍将这一难题退回教育部,公文上只批了“拟办”两字。教育部接回公文后再三斟酌下,同意孔伟宁的申请,将免试保送到台大就读。

教育部人士表示,孔门后人中,原只有长子长利、那一支可以免试保送升学的;现因孔伟宁的申请,政府为了优待和保障孔门后人,今后只要孔圣人的直系子孙,都可享有免试保送的优待。第二天(二十六日),台北(征信新闻)上就有了批评:

有教无“类”

孔子的第七十八代玄引、孔伟宁,参加大专联考落第,由其父亲向教育部申请,经过免试保送分发台大就读。据说教育部处理这件事,曾经过争论,但结果仍旧破例地让这个和孔夫子有血统关系的学生成为特权阶级,考不取大学却被保送进大学。 台湾开学竞争剧烈,多少个眼望大学之门徘徊的草宰学子,每年在考试分数上毫厘必“争”地往誉宫门槛里挤,教育当局施行的联考制度,是使万千学子在公平竞争下获得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但是,由于孔夫子的玄孙少爷破了这个例,使这个公正的考试制度破坏,同时,有多少个落第的考生因之产生不平的反应!

孔夫子是主张有教无类的,他自己的子引、考不取大学,而籍他的余荫被保送入学,这个“类”字的被强调,何尝不是孔夫子“万世师表”的盛名之累。至于教育部根据若干年前一个姓孔的行政院长答应儿子的子引、将由国家负责其完成大学教育”,这种封建时期“铁券明诏”的作法,是否落伍得应该修正了?同一天台北(自立晚报》上,也有评论如下: 制造新特权

当全国各界正在筹备庆祝孔子诞辰之际,报纸上出现了一则有关孔I习的新闻:即教育部破例地特准孔氏第七十八代孙——也是孔德成的次子因考不上大学而免试分发台大就学,并规定以后孔氏后裔均可享受免试升学之权。


这是尊孔声中一件由官方倡导的事实。但如此尊孔,却未免令人失望。

在从前封建时代,有所谓“世袭”制度,当某一官员被皇上认为有重大贡献时,其职衔可由其后代世袭。现在是民主时代,这一制度早已被扬弃,因为世袭的后果,将有失公平竞争的精神。

可是,如今却又出现了此“世袭”制度的残余现象!诚然,孔子对我国的文化与教育有十分重大的贡献,所以他能历久不替的获得举国上下一致的真诚尊敬,尊敬孔子是应该的,但若因尊敬孔子而使孔氏家人成为新的特权阶级,这是万万不该有的!何况此一特权为过去所未有,为了一个考不上大学的学生,教育部不惜破例地做此新的规定,既破坏了学制,又如何对得起其他数以万计成绩比他好而考不上台大的优秀学生?而且以此算作尊孔,若孔子地下有知,不知是感激呢是愤怒?

教育的目的是要铲除特权,而教育部却反而制造特权,后患所及,使孔子后裔从此母毋须用功读书;使其他落第学生抱怨自己没有一个好祖宗。民主时代的新政如此,安得不令人长叹!看了这三则剪报,我除了为第一则气愤叹气外,我同时又为后面两则感到高兴。——舆论界到底是逐渐觉醒了!我李敖三年前的孤单鼓吹,到底收到了不少的实效!九月二十八号的台北(中央日报)上,又有这样的解释:

孔伟宁分发就读系按照规定办理因其具有子思继承人身分

[中央社台北二十七日电〕教育部今天核准孔伟宁免试分发国立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系就读。教育部高级官员表示,孔伟宁不是以至圣先师孔子的七十八代次孙的身分免试分发,而是以“述圣”子思的继承人身分分发。他说,这是根据国民政府的规定办理的。

他告诉中央社记者,国民政府曾规定:孔子及孔子四配(颜子、子思、曾子、孟子)的后裔,政府有培植他们完成高等教育的义务。他说,规定里并指明“后裔”仅限于“嫡予”。民国二十四年九月,国民政府给了孔子七十七代孙孔德成一项文件,指定由孔德成兼机“述圣”子思的后裔,于是孔德成的次子孔伟宁,就顺理成章为子思的嫡裔,享受国家负责培育完成高等教育的规定。

他并指出:行政院对于孔伟宁请求免试分发台大的公文,批示的不是“拟办”,而是“径行核复”。因此,教育部按规定,于今天正式核准这位“述圣”后裔免试进入台大考古人类学系就读。他说,孔门后人仍只有长子、长孙这一支可以享受免试保送。

按:所谓“四配”是指孔子庙以颜予、子思、曾予、孟子四人配祝。“至圣”孔子,为奉把官,是林任官,并世袭。四配是简任官,他们都享有国家特别给予的优待。这更是欲盖弥彰的新荒唐事件了!(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七、朋友谈天之为用大矣哉,晚饭与张森谈后甚愉快,又与庄因及祝公谈,亦然。

八、写字瘦而展开好。

六月二十一日星期六

一、大进步:在心里即使有多少不高兴,也不对人。

二、刘崇宏言读大部书(敖按:此公实笨伯,然一辈子庸人多福)。

三、端午节赴三家,小豆真好玩(敖按:立法委员王兆民家。王兆民先生是我父亲的同学,我母亲的老师,我父亲母亲结婚时的伴郎)。

四、伤风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