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敖一起骂――专访李敖长女李文博士

最近,由李文博士口述、吉颖新执笔整理的《我和李敖一起骂》一书已经上市,这是李敖先生的长女——李文首次开口讲述自己成长故事和的生活经历的书。在书中,李文讲述了她与李敖的父女情深,个人海内外曲折的成长经历、以及她回北京定居后10个月的上百次投诉,其脾气秉性颇有乃父风范。
  李文是李敖和台大校花王尚勤的女儿。李敖为“不让她受国民党‘三民主义’的毒害”,从小就把她送到国外接受教育。所以李文的主要生活背景都是在西方,她的中文也只有小学二年级的水平,但因为其父李敖是华文文学的大作家,她从小也受到很多的影响,喜欢中国文化。最初对她写这本书,李敖不是很支持,因为他担心李文不了解大陆的情况,怕她那不管不顾、特别直率的性格会惹麻烦,但爱女心切,他还是托他的好友、曾在台湾与他一起竞选副总统的冯沪祥先生给李文转来很多写书需要的老照片和资料。
  
   身世多桀
  
  李文和李敖不是一个平常的父女关系。
  李敖和李文的妈妈王尚勤恋爱的时候,正是他一生中政治麻烦开始的时候。那时侯国民党已经开始跟踪他,风声特别紧,他预感到自己会有危险,就让王尚勤赶快到美国去,一边可以继续读书,一边免得受到牵连。这样,王尚勤就来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可是到美国不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立刻打电话给李敖商量,最后他们决定还是将这个孩子生下来,这个孩子就是降生在纽约的李文 。
  毕竟一个女子带着孩子在外求学很不方便,所以在李文2岁的时候,她妈妈就将她送回台湾。从此李文就开始了在李家家族的生活。但她跟李敖生活的日子并不是很多,因为当时李敖正作为政治犯在监狱服刑,李文小的时候,奶奶常常牵着她去监狱里看爸爸,而李熬那本有名的《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就是那个阶段写成的,用他特有的方式表达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关爱。
  从14岁李文来到美国读书,李文就开始了她自己的独立生活,在至今25年的岁月中,李文经历了很多人生的风风雨雨。
  17岁那年,她一个人在国外学习,非常孤单,特别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所以就不顾家人的反对、放弃学业和也是来自台湾的美国学校同学跑到赌城拉斯维家斯结了婚。对这桩婚事,李敖特别反对,他觉得一个书香门第的孩子,最少也要读到大学毕业,才算及格。他一怒之下断绝了李文一切经济来源。
  李文婚后,过了一段自己渴望的家庭生活。但她冲动过后很快认识到,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还是想去读书。可那时侯,她和丈夫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当她将她的想法告诉李敖时,李敖特别支持她的决定。
  就这样,18岁,李文就结束了自己的婚姻。又回到她喜欢的纽约重新上学。这一次她一口气读了个痛痛快快,一直到博士毕业。当她得到哥伦比亚大学的硕士学位时,她向父亲要了一件礼物,李敖很大方的送给她一辆宝马。
  
   投诉英雄
  
   2002年的圣诞节,李文来到大陆北京。在10个月的时间里,李文的投诉居然多达一、二百起。她投诉的内容从住房、买车到日常消费到社会环境中的各种不合理现象,投诉对象上至名歌星、名企业,下至普通人,凡是不文明的事情均在其投诉之列。
  比如住房。她在美国7年搬一次家,而回到大陆的9个月内竟然搬了4次家。第一次她住在著名的别墅区某某花园,1个月内,她发现不符合社区文明条例的地方竟有15项之多;第二次她又搬到一个更高档的别墅区,在2个月内,她投诉了47条需要改善的地方;第三次她搬到北京最昂贵的公寓,北京某俱乐部公寓,58平米的一居室一个月的租金是3000美金。刚搬过去的时候,李文跟该公寓负责人讲说,如果不满意我是会投诉的。果然在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发现了70多项不满意的地方。最后她又再次搬家,仍然是发现问题和投诉不断。前不久,她无奈地告诉笔者,她又要搬家了。
  对此,李文说,在美国住久了,可能是她对居住环境要求比较高,但她觉得作为消费者她支付了很高的费用,而她住的不是普通的民房,不应该得到这样的服务,所以她要投诉。
  在本书里,诸如此类大大小小投诉的事情数不胜数。其实可能李文投诉的很多事情,我们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也都遇到过,但人们一般都不大喜欢这种针锋相对的方式,遇到事情都会比较喜欢逃避,或者用比较含糊的方式表达。人们常常会觉得没有必要用投诉甚至打官司的方式争取自己应得的权益,或者是用“这种事太多了”之类的话聊以自慰,得过且过了。
  可是李文不这样看。就像爱因斯坦所说,在在正义公平的事件里,没有大和小问题的分别,当事情需要去解决的时候呢,人们的待遇是平等的。(In matters of truth and justice, there is no difference between large and small problem, for issues concerning the theatment of people are all the same.) 李文说“我的脾气就和爸爸一样,我们都认为看到不合理的事情就一定要讲出来。”
  李敖在台湾这一辈子打了无数次官司、出庭几百次,被他告过的人从总统、国民党常委、立委到议员、法官、教授各类人等,无一遁形。在他自己的书中,他点名批判的法官及司法人员就多达450人,洋洋大观,如同放榜一般。李文觉得她虽然是个女子,但她是李敖的女儿,她血管里流着和爸爸一样的血。她也不愿做滥好人,并且她觉得如果看到什么不符合规则、不文明的事情不讲出来,不投诉不批评,就是帮着坏人做坏事,事情得不到改善,人也不会提高,一个社会长此下去,将会变得越来越麻木!
  如此,尽管屡诉屡败,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一、二。但是李文坦称她不会受到打击,不会妥协,如果看到不合理的事情还会一如既往的投诉!
  
   该书整理者吉颖新谈李文
  
  吉颖新小姐是《我和李敖一起骂》一书李文博士唯一授权指定整理者。
  在谈到与李文合作该书的过程时,她说:李文是一个有相当品位,做事非常认真的人,性格特别直率,对人对事要求也很高。关于李文的投诉事件,她说当时采访的资料有8、9万字之多,非常庞杂烦琐。就有关内容她也曾和李文交换过一些看法,比如像,中国社会现在处于一个逐步开发、开放的阶段,许多事情仍需要有一个改善的过程,即使人的素质的提高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所以有些投诉是不是过于严苛、不太符合当前社会的现实情况?李文说,刚回来时,李敖先生也不支持他这样做。他嘱咐她,不要一回来就抱怨,不要有外国人的优越感,要给大陆开放的时间。但是她说“爸爸也说过,有原则的投诉体现一个人的尊严。再加上我的直脾气,所以看到什么不满意的事情,我就全说出来了。因为如果大家看到了不对的事情都闭上嘴巴不说话,是总也改善不了的”而且李文也坚持认为既然要记叙这些事情,就一定要有凭有据的说清楚,这也是其父李敖的风格。
  在整理李文的个人成长经历时,吉小姐感觉是,李文这么多年孤身一人在外奋斗真是很不容易。她作为一个名人之后,李敖的长女,从出生就遭受到其父政治受难的影响,已经很不顺利了,后来又遭受一连串的生活打击,但是她没有被吓住,也没有“沉”下去,还是选择读书上进,选择了一条比较积极、阳光的人生路在走,自有一股倔强的劲头。
  最后,吉小姐说不知道李文博士那种看上去事无巨细、锋芒毕露的风格是否能够得到国内读者的认可?
  现在他们正在为该书在海外的出版做准备工作。
  
  
  中国图书商报 导购周刊(撰文/田生辉、罗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