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yangtse.com/gb/content/2004-02/12/content_395300.htm

李敖之女被勒令搬走(图)
(02/12 11:17)

李敖父女

  李敖之女李文不久前在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中,“投诉”了邻居董文华家养恶犬扰民之事,结果引来舆论的“一片哗然”,在董文华“顶着压力”将两只狗送走后,李文的自身生活并没有因此安宁下来。昨天,李文给本报发来了一份“檄文”般的传真,欲借媒体再讨公道——原来她因给她所在的居住区“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置业公司昨日上门勒令其搬走。

  记者接到传真后,随即致电李文博士,这个在北京某大学教书的美籍女士,在电话中语气尖利,显然是被激怒多时了。据她介绍,因她“投诉太厉害”,现在几个小业主联合起来向置业公司施加压力,置业公司昨向她转来一封“驱逐令”。原文大意为,由于李文“无法尽到一名租客应尽的义务,对园区其他客户的正常生活和整个园区的生活居住环境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为维护园区其他客户的权益,保证他们的正常生活”,该栋别墅的业主委托置业公司通知她在一周内搬走,否则将“停止水电的供应”。

  接到此函后,李文表示,她感到异常愤怒和震惊的同时,还觉得荒诞和失落。李文认为,她花大价格(1万元一个月)租住别墅原本是想寻找一份安宁的,但自从她搬进这个高档别墅社区后,就从没安宁过一天。董文华家的三条大狼狗从早到晚叫声不绝,使李文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侵扰,于是,李文先后向物业投诉多次,虽然北京市关于养犬的法律条文明令禁止饲养这种大型犬,但是物业总说“管不了”,李文只好又向派出所举报,但事情仍不得解决。无奈之下,李文将其写进自己的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中,在这本书里,李文还将园区内其他不文明的现象写进了书里,例如有人在别墅区里养鸡,在自家的园子里种菜等。

  由于该书的出版,董文华家的狼狗引起了媒体的注意,于是不久前董家的狼狗消失了两条,但仍然还剩一条,照李文的说法是,“它在冲着我的房屋,冲公共道德文明和我们神圣的法律条文狂吠”。更让李文没想到的是,她所租住房屋的置业公司经不起各方压力,昨日居然不顾她与业主签下的三年合约,“下文”要将其赶走。李文对“驱逐令”中的一些文字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她说:“我用自己的力量帮他们做到了他们没能力做到的事,在某种程度上维护了他们的物业管理条文的整洁,然而,现在他们居然要赶我走!是非颠倒了,黑白混淆了……”于是,李文昨日便召集来她的律师,誓要通过法律来解决此事。李文对记者说:“当一个人的权益遭到侵犯时,每个人都必须要维护它,这是一个人起码的尊严。我会继续打下去的!”本报记者 张漪

http://www.yangtse.com/gb/content/2004-02/12/content_395305.htm

物业:李文行事“不可思议”
(02/12 11:17)


  就在李文痛骂北京盟科置业公司“行径野蛮”之时,记者也采访了这家公司的总经理陈渊宇先生。陈渊宇对于李文所指责的种种事情自然是执不同看法。据他说,李文到来后,左邻右舍都给她投诉光了,她不仅投诉人家别墅院子里种菜,还投诉韩国邻居女儿脚步声太重,影响她休息。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李文还曾对别墅区外一个每天早上吊嗓子的老太太深感不满,到处投诉她扰民,投诉书甚至都递到了北京市政府。最后,这事谁也不能解决,李文只好自己买了篮水果,“央求”老太太到别处吊嗓子才了事。陈渊宇说:“人家院子里种菜关她什么事啊,人家吊嗓子你就不能容忍一下吗?她用高倍望远镜看人家,私自拍照难道就不违法吗?她到我们园区租住半年多来,使得四邻不安。考虑到她不遵守社会公德,我们只好请她搬走。”为了证明李文的为人,陈渊宇还“爆料”,在李文搬来之前,她就是被香江花园赶出来的,对于李文出版的那本《我和李敖一起骂》中提及她园内一些不文明的现象,陈渊宇这样说:“她赠送给了我那书,说实话,关于它,我只有两个字形容——无聊!”
  陈渊宇的态度相当坚决,他说,不管他们的“驱逐令”下得是否正确,他们志在将李文赶走,因为园内一些业主现在集结起来反对李文住在这里,否则便不付物业管理费。至于将来法院介入后,会否判他们公司“违约”,陈渊宇表示,他们不在乎付违约金,他们只想不计代价地让李文早点搬走。

  随即,记者联系到了李文的律师乔冬生先生,据他介绍,李文家的高倍望远镜只是天文望远镜,并不是用来窥探别人隐私的。乔先生说:“李文是在美国长大的,她的价值观与我们不一样,她投诉别人在别墅里养狗、种庄稼,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知道,中国的国民素质就是这样,而她遗传了她爸爸的骨血,有什么不平的事她就要说出来。我们北京人称这样的人为‘事妈’,但是我特别能理解她,虽然我不会这样做,但我觉得她做得非常对!”由于乔冬生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在排队买机票,他随手举了个例子:“你瞧,有人插队,这种国民素质……我们中国必须有李文这样的人,否则真助长了一些人的不文明行为。”本报记者张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