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父女用叛逆写人生
2004-1-18北京娱乐信报 www.stardaily.com.cn

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之女李文身居北京,除了每日维权不息,还口述一本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书中除了讲到自己的成长经历,还讲了爸爸的许多趣事。

爸爸说我是一个幸存者
别人向爸爸问起我在北京的情况,爸爸就简单地说:“她生存得很好,任何问题都难不倒她。”
因为我的出生到现在,经历了太多不普通的故事。而在这么多不同的种种的情况下,有这些不平凡的遭遇,我都走过来了,应该像爸爸说的算是一个幸存者,爸爸也蛮欣赏他的小文在生存上体现出的力量。
因为说实在的,家庭不正常的小孩子变坏的实在很多,我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就没有在一起,而且分别属于两个文化、环境、语言、习惯完全不同的东西方。
而我又在这两极世界间走来走去,与完全不同的人们相处,可是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变坏,没有变得颓废,只是说性格变得叛逆,变得更加自我。我还是选择了一条越来越宽的积极的人生道路在走。
我十几岁在美国读书也是过一种住校生的生活,读的也是很贵的学校,学校里还有一些好莱坞影星的孩子。这些好莱坞小孩的生活都是很放纵,大多是每天吸毒每天喝酒,他们住校都是收入很高的爸爸妈妈付钱,学校很难管得住他们,可能因为他们的父母太有钱了,怎么样都可以,其中有很多最后成了问题小孩。
我再叛逆,也不会像这些孩子那样出轨。我是不太会做他们做的事情,那时候刚从台湾转到美国去也蛮保守的。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是跟一些日本学生和新加坡的学生在一起,做一些比较低调的事情。
无论怎样,虽然我没有爸爸那样渊博的学识,没有能像爸爸那样读那么多的书籍,一辈子也不可能像爸爸那样写出那么多的书,但我还是可以在美国那种比较自由散漫的环境下,完成了所有学业,最后还是拿到了奶奶和爸爸都希望我拿到的博士学位。尤其让爸爸高兴的是,我是我们李家第一个拿到博士学位的。

儿时的李文和父亲李敖在一起

所以在这点上,爸爸是对我很满意的。爸爸的李家是个大家族,爸爸这一辈我奶奶生了8个小孩,爸爸就算是李家的一匹黑马。
现在爸爸不希望我回台湾,他也知道,我是那种我行我素,什么人都管不了的人,包括爸爸在内。爸爸现在可能没有以前那么怕老婆了吧,我想,可能因为爸爸年纪大了,小孩子也开始长大。对我的事业来讲,当初我来北京的时候爸爸是很赞成的。现在我来到北京发展我的事业,爸爸对我的期待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多,因为他知道我是幸存者,在哪里都可以生存的。
与时尚的小文相比
爸爸是个老土
我时常跟爸爸开玩笑,我太时髦,爸爸太老土。因为他对各种时尚的东西,好的车,名牌的衣服都不懂。
有一件事,我一直记得。有一次,台湾的电视台请爸爸去录影,爸爸就进到一个摄影棚里头准备录制节目。爸爸当时还戴了一个GUCCI眼镜,大家知道这是个很时髦的品牌,可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假货。我说:“爸爸,你太没有格调了,太不讲品位了,你这么重要的人物,怎么可以戴假货呢?”
爸爸就说:“我不太稀罕,更不注重这些,你笑我不懂品牌,爸爸也觉得你更是笑话,只有我的小文知道这些东西,还讲究这些,你把所有钱都花在这上面了。不过也无所谓,你死得快了都是好事情,反正小文你没有活赔本。”
什么名牌呀,时尚呀,爸爸对这些东西的要求不高,他觉得这些东西很俗气,不值得他去用,更不值得他花心思去用。爸爸的写作几近“工作狂”,爸爸是不喝酒不吸烟的人,也不应酬。了解爸爸的人都知道这点。因为爸爸他是太喜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孤独地写书、看书,这对爸爸来讲是最大的、几乎也是惟一的享受。我在爸爸的书房里就给他写过一个小小的标牌,上面用英文写着workaholic(工作狂)。
爸爸也讲,这个享受对他来说,已经是太满足的一件事了,享受感觉超过别的普通人上百倍了,因此就不必用这些普通人享受的方式了,像去买东西,像去吃好吃的,或者像追求时尚品牌这样的享受生活的方式,在爸爸看来完全就不必了,甚至多余了。
爸爸有时候就吃个便当,随便一个便当、快餐饭盒就很满意了,很满足了,他对这个要求真的太低了!
爸爸以前在台湾做很多电视节目的时候,他所有的领带都是我给他买的,因为我希望他变成一个比较时髦的作家,不是很土的作家。我注意到爸爸再上节目的时候,他的领带每天都换不同的戴着,所以也代表他有一些时尚感。
我想爸爸也突破一点了,只是他有时候不想承认,这些时髦的东西他也是很适合的。
我40岁了
爸爸却不督促我结婚
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今年就要满40岁了,爸爸从来没有督促过我说“小文,你该结婚了”,也没有说过我该交个什么样的男朋友的话。这个话题,在我们父女间,差不多是不提起的。我想有三个原因吧。
爸爸想到我那么小的年纪就有过一次很冲动的婚姻,后来又离开那么小的女儿。这样的婚姻遭遇,在爸爸的眼里是很悲惨的一件事情。另一个原因呢,虽然我小时候没有一个很好的家,不过呢,爸爸也不希望看到我为了有个家而去结婚,为了结婚而结婚。因为我的结婚结果要是不好的话,也会带来一大堆烂事、一大堆很麻烦的事给他,所以爸爸对我的婚姻观念和爱情观念从来也不问。
在朋友当中,我是最早结婚的,也是最快离婚的人。我年少的时候,只要觉得自己想做就可以,不会想很多。我的婚姻不到一年半就结束了。因为我走过了从前,经历了从前那个头脑热情现实寒冷的婚姻,十七八岁那个李文再也没有了,那个时候什么事情也不懂,只想着有一个家庭,所以对我来讲,人生一定要结婚的观念我是没有的。而且我觉得我年龄越大,我自然而然对与我结婚的对象就越挑剔。特别是过了35岁以后,就变得更实际和更加挑剔了。
再有呢,爸爸毕竟相信,我不管做什么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们父女的性格那么相像,爸爸更会了解到有的选择一定是当事人自己的决定才正常,别人最好不要说三道四。
不过,就算爸爸不干预我的婚姻,可是爸爸还是常常用这个话题来跟我开玩笑。
我爸爸对我讲,他与台湾的那个陈文茜曾经开了个玩笑。爸爸说:“你们这派优秀的女人,男人窝囊,你们就欺负人家;男人优秀,你们就跟人家吵架。人家聪明呢,觉得自己也不错,骄傲得不理人家。你们是专门跟男人作对的女人。所以,像你,像胡茵梦,她们这些优秀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陈文茜反驳爸爸说,就算你李先生说对了,我们这些女人的确没有好下场,可是我们再坏的下场也不会比嫁给你更坏。
想一想,陈文茜讲得也不错,我们这样年龄的女人,结婚嫁人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了。
爸爸也说我:“小文,你越挑剔,就越找不到老公。你这一派女人,笨的男人你不要,聪明的男人不要你。”所以,爸爸的结论是,我们这派女人一辈子是不会结婚的。
爸爸还说,台湾男人都喜欢水水的小女人,不会喜欢智慧和才华超过自己的女人。连爸爸这样的男人都不做这样既冒险又折寿的选择,那别的男人更不会做这样的选择了。
爸爸跟我开玩笑的意思,我听得出,就是嫁不出去嘛。我就跟爸爸讲我的理论,来反对他的说法。假如说我欣赏的男孩子,他只喜欢那种辣妹型的话,我也不会稀罕理他。因为这说明他只注意到身体、美貌那些外表的东西,而不去看美丽的身体和外貌下有没有知识,那这个男的对我来讲也是没有知识的一个低水准的男人,也不值得我去爱。
因为,一个婚姻中有太多不可知的因素,而不愉快的婚姻产生的结果都是可以想得到的,都会留下一些伤痛在心里。因此,爸爸不会因为我的年龄因素来说服我做这样一件事情,爸爸更不愿意我再有婚姻的痛苦。爸爸宁愿我维持现在的样子,就算是一个人,但是过着自己想过的轻松日子,所以爸爸不会督促我结婚。
信报记者李冰/整理
(相关报道见14、1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