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敖一起骂》李文:我最崇拜爸爸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2004年1月17日

来北京:厌倦了花花世界

记者:怎么会想到来北京发展?具体做什么?
李文:我是在曼哈顿出生的,对原来的生活方式我感觉不到有过多激情了。七八年前我就有许多朋友在内地发展,大部分在上海经商,我去看过他们。本来我在美国拿到了博士学位,教教英文什么的也很轻松,可我很喜欢北京的文化氛围,就选择了来北京看看。 其实我的所谓工作完全是在做赔本生意,比如我在人大教书时一课时我才挣120元,我除了要在路上花去三个小时外,北京的消费并不比美国低,各种费用加一起完全入不敷出。

出新书:还公众一个真实李敖

记者:身为李敖的女儿是否很自豪?书名叫《我和李敖一起骂》,里面好像没有太多李敖自己的话。怎么想到要出这么一本书了?
李文:做李敖的女儿我很自豪,否则也不会出这本书。现在出版的有关李敖的书不少都是东拼西凑的,很少有非常真实全面的,这也是我写书的理由之一。这本书权当是对我们父女这么多年生活的一个回顾,而且我也不会再写第二本。 出这本书光是封面就改了十次,开始有人想找卖点说什么“李敖之女出现在内地首次开口,私生女自曝性骚扰”等等,我怎么能同意呢?毁我没关系别把我爸爸牵扯进去。我一改再改,包括最后的书名叫《我和李敖一起骂》,关键是李敖没骂呀,我原来的书名就叫《我和父亲李敖》。
记者:他看这本书了吗?
李文:还没有,等出了新的修改版再给他看吧,包括你们媒体的报道我都要给他看,让他知道他的小文没有他想像中那么惨。
记者:他为什么不给你写序呢?
李文:他开始并不支持我写这本书,我也跟他吵说你给那么多人写过序,为什么不给我写呢?写个序就会死吗?可是他的解释我也理解,越是自己家的人越不能随便写。

说李敖:找男友我不会找他这样的

记者:你与李敖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多数时间是与奶奶在一起。你眼中的李敖是什么样的?
李文:李敖是我最崇拜的人,我相信永远没有人可以和爸爸比,尤其是文学才华,年轻时他很帅很多情,但他不能定下来,所以如果是找男朋友我不会找他这样的男人。 我当然感谢他二三十年来对我的支持。他当年说“小文只要你读一天的书我就支持你一天”,说我上完高中送我一部车,读完大学送我一套房子,他可能因为不能在我小时候多陪我而用金钱来弥补。
记者:你眼中的爸爸有什么缺点?
李文:有时我受不了他,因为他有神经质,记忆力又特别好,哪年哪月哪日我犯了什么错误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每次打电话给他我都先问爸爸今天心情好不好?他说还不错啊,我就同他讲话,心情不好就不理他。 爸爸曾说他不是好先生也不会是好爸爸,当年他也不是想当爸爸才有了我。但我仍然感激他,虽然他没给我换过一块尿布。 在生活中他是个典型的省吃俭用的人。他后来的太太为他生的小孩还小,他都快七十岁的人了还在苦熬,他不是生意人,钱都是一个字一个字挣出来的,在内地也不想多出书,因为他不喜欢别人删改他一个字。
记者:一般什么情况下打电话给他?
李文:要钱的时候啦!(笑)最近没有啦,我毕竟是成人了。有时我会问他需要买些什么书,向他讲讲我最近的情况。 我与父亲谈话很OPEN,比如说他得了前列腺癌,我就开他玩笑说没关系,反正你同那么多女孩子好过了,得这病也肯定是因为你年轻时太风流。他就笑了!我们好多时候像兄妹而不是父女。 其实我也蛮心疼爸爸的,通常会买些书和CD或领带给他。我很遗憾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他的书稿与收藏品没有人能帮他整理。爸爸也说指望不上别人了,因为我看不太懂他的书。 我与爸爸现在的太太也不讲话,她与我同岁,我认为她是我爸爸的女朋友中最丑的一个。爸爸也知道我同她合不来,很少让我们碰面。

谈母爱:不原谅母亲,不想念女儿

记者:在书中你说“不欣赏妈妈的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明确告诉她,以后不要再同我联系”,不觉得对母亲太过分吗?
李文:我十四岁那年夏天继父趁我妈妈不在家,用手摸我的胸部还亲了我,而我妈妈知道后居然相信他的话说是我勾引他,我知道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而牺牲了女儿的尊严。另外一件事就是我妈妈总认为李家亏欠她而写信批评了我90多岁的奶奶。爸爸兄弟姐妹八个,他排老五,我奶奶最疼的亲人就是爸爸和我,奶奶在我的感情中就是我的第二个妈妈,我不能谅解我妈妈对我奶奶的态度,比她伤害到我的时候更不能原谅。我搞不懂她怎么想的,所以不会原谅她。
记者:你17岁时曾有一次叛逆的婚姻,还生过一个女儿,你没能得到母爱,却也没能给自己的女儿母爱。你怎么看这件事?
李文:我从小就是性格叛逆的人,我是个女李敖,但我有爸爸没有的温柔的一面。小时候生活不固定,跟外婆、六姑、三姑都住过,最后跟奶奶一起长大,所以特别渴望有个自己的家,虽然爸爸失望生气得都要和我脱离父女关系了,我还是和中学男友跑到拉斯维加斯结婚了,因为那儿不需要父母或监护人的签字。 婚后我爸爸就不同我讲话了。不久我怀孕了,在怀孕中我才发现自己长大了,原来我想要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的呀,于是在生下女儿半岁时,我回到纽约重新上学,最后得到了博士学位,我爸爸非常高兴我的再次选择,我是李家第一个博士呢。
记者:你会想念女儿吗?她都该22岁了呢。
李文:怎么会想她呢,对她我没有什么感情的。如果某天她原谅我了再说吧。

聊未来: 我会尽量让自己快乐

记者:对未来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李文:我本来是个乐观派,“9·11”过后更是了,今天这样,明天就不知死在哪里,所以我会尽量让自己快乐。我不要求再结婚有小孩子,我是一个喜欢跑来跑去的人,不爱受约束。我爸爸也说如果俩人没有激情了就分开,要保留在恋爱中的感觉,当然也有人老了还在一起爸爸说那不是爱人那是伴。 我对爱人的要求是为人要正派有正义感,孝顺,其他呢,要至少读过我父亲的书,海归派也可以,要能懂一点英文,且一定是个中国男人。 在事业上,我不仅要开一家出售进口书的高档书店(其中要有一个“李敖天地”专门展示李敖的书),尽量创造一个非常舒适的阅读环境。同时还要开学校,一个双语学校,另一个礼仪学校,普及礼仪知识,这样一些有钱人才不至于浑身名牌却一张嘴就露馅。

说自己: 80%完美主义者

记者:你继承了李敖哪些特点?
李文:爸爸所有的优点我都有,比如正派、打抱不平,但我更时尚一些,从小没与父母在一起,但我从不会悲哀地说“我没有爸爸妈妈”,这可能要感谢我天生的个性吧。当然也有些挫折,在外都是靠朋友,所以尽管我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但我对朋友要求特别高,当我一旦发现谁做了有悖友情的事,不管是20年还是40年的朋友我会立即与他断交,所以我说我会每个月清理我的衣橱,清理掉的不是衣服,而是烂朋友。所以我是很好胜的很独立很有审美情趣的人,是个80%完美主义者。
记者:你亲人很少,怎样面对麻烦与痛苦?
李文:我每两个月就大哭一场,并非因为某项具体痛苦,而是为了释放。但我单身生活太久了,对痛苦与孤独有些麻木了。我其实非常喜欢养狗,但现在缺少养狗的环境,养了也对不起它们。我喜欢毛多的白色的狗,比如雪橇狗。 她是女李敖

早听说李敖的女儿李文居住在北京呢,与擅长骂人的父亲一样,她是个投诉专家,自从2002年12月搬到北京,至今她已投诉一百多起,虽然很少有如意结果。本周李文又出书了,书名赫然为《我和李敖一起骂》,因中文会写的字没几个,书稿由记者吉颖新小姐全程记录。
1月14日下午,我们来到了顺义某别墅区李文月租1300美元的住宅,尚未入门,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狗吠,抬眼间却见在李文楼上房间的一面玻璃上贴着醒目的大字:“养狗?文明的别墅”而我们听到的狗吠就来自那位歌星的院子。进得屋来,李文仍在忙碌接受南方某媒体电话采访,讲的还是养狗一事,因为虽投诉数月,但并未有什么实质进展。
房间被李文布置得奢靡而雅致:壁炉里大块木柴像她的人一样热情而直率地噼里啪啦燃烧着,各色带精油的蜡烛和精致的英文书一样随处可见,而最抓人的还要属放在镜框中父亲李敖与她自己的照片,二人的笑容极为相似。“别看我母亲曾是台大校花,我长得更像父亲,我很幸运有李敖这样的父亲——他是我的偶像。”尽管不时往外冒英文,她的中文口语还是不错,只是口气拿不准,好多时候冒出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孩任性的腔调。而从小优越的生活环境让你看不出她从小就“无父无母”的生命痕迹,更看不出十七八岁就为人母的她已有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儿。
“许多人都想通过我来采访到我父亲,那不是利用我吗?我怎么能代表李敖来接受媒体采访呢,再说采访爸爸是要付费的。”其实我们此行也并非没产生过这种想法。甚至此前我都想通过台湾朋友高信疆先生的关系采访李敖,他是当年李敖与胡茵梦结婚时的证婚人。说到高信疆,李文第一个反应是问我:“是不是我爸爸也曾骂过他?”当得知并非如此时李文笑了,说她都习惯周围的人是被爸爸骂过的了。父亲到处“树敌”对女儿是否也不公平?“没有啊,因为有些人本来就该骂!”人家叫她女李敖,李敖更是形容女儿是没有“那话儿”的李敖,看来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