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长女李文博士作客新浪

大家好!


   主持人 :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先生的长女李文博士,她是在美国生活30多年,从事教育工作,现在居住在北京,先请李文博士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李文 : 女主持人,还有各位网友们,大家好。

   网友:听李敖先生讲过不准备回大陆,因为他认为寻过去的梦等于贿买自己的梦想,他对大陆的印象是停留在十几岁的印象,他不回大陆,是不想损害他对大陆的现象,他对大陆报刊的报道侧重点不一样,可能不是真实的。你怎么介绍一下这个情况?

   李文 : 爸爸来到大陆有很多原因,我相信书上也过,最主要的原因是爸爸很小的时候从北京到了台湾,所以他很小的记忆力,关于北京的事是很好的记忆。我的中文不太好,请各位网友多包涵。他对大陆有一个很好的印象,不想把它毁灭掉,别的比较有趣的原因是因为怕做飞机,也许大家认为这不普遍,这么伟大的这个人怎么不敢坐飞机,我觉得我爸爸是蛮土的,连飞机都不敢坐,他出去的时候,海关不要他出去,他一气之下就说死在台湾也不出去了,他对飞机是蛮有恐惧感的。而且他怕冷,北京的天气对他来讲实在是太冷了,我建议他坐船慢慢划过来,我觉得比较伟大的学者会有一些自己的执着的想法,你跟他讲也讲不通,我觉得他是自己的原因的。我觉得他是唯一可以打败电脑的人。

   主持人 : 为什么这么说呢?

   李文 : 因为他是很狂的人,虽然电脑高科技发展的很快,但是不能被李敖头脑里塞的东西多,所以讲他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打败电脑的人。我刚才讲的是网络或者是卫星的都可以,因为有很多的观众朋友、忠心的人或者是年级大的人都喜欢他,而且爸爸今年69岁了,年纪已经大了,我想他应该为下一辈的读者要关心一下。前几年CCTV北大的读者有一个跟他的对话,听说效应还不错。

   主持人 : 你有没有向他介绍过大陆的情况呢?

   李文 : 其实,我也刚刚来一年,看起来百分之百像中国人,我的思想像外国人,搞不好他比我知道的还多,我可能没有机会跟他讲一些中国的情况,只能讲在这边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比如说投诉的事情,在我的书中也写得很精彩,因为爸爸骂人骂了一辈子,可以保护自己。我作为女儿是很洋派的,有话直说的,他会劝我说讲话要当心一点,他说该投诉的事情也要投诉,虽然大家都说,在大陆的话,很多人都有点麻痹,觉得没有必要花金钱和花时间去投诉。可是我知道99.9的事情投诉以后没有结果,但是我愿意当那个傻瓜去投诉,我在书上也写过大陆很有名的学者叫毛于世,他说过在我的书上199页上写到,道德的产生是漫长的过程,现在还没有结束,道德有可能垮下去,尤其是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人们普遍对道德持怀疑的态度,很多情况下做好人的办理大傻瓜,那就是我。比如在红绿灯下,不愿而创红灯,那些少数遵守交通的人就成了傻瓜,可是有这些傻瓜,道德才不至于垮掉,也才会有尊严。

   刚才讲,可能有些事情,比如说大陆的生活的观点,或者是素质、或者是国际化轨道的事情,爸爸可能比我来巧妙,他很耐心去看,他在观察方面比较认真,他说大陆人口太多了,可能我已经在大陆住了一年了,我觉得特别是是在首都北京要醒来了,应该赶快去改,不能说以前很不好的习惯还存在,可能100年我知道是很长的时期,而且这是很难、很艰苦的战争,但是我愿意做那个傻瓜,愿意做那个英雄,至少有人在试,也许我李文在大陆上两三年以后也会麻痹了,那样我会回美国。

   主持人 : 听说大陆有一个人叫王海也是经常投诉,主要是关于消费者权益方面的投诉。您的投诉的内容是什么呢?

   李文 : 内容太多太多了。

   主持人 : 举个例子。

   李文 : 大部分我的投诉,就是我不太介入政治的事情,当然有时候关于到政府、官方,比如说养犬的规定,已经禁狗了,但是为什么没有抓,我的邻居是董XX,是一名歌星,她养的狗整天不停的叫,业主拿她没办法,整个房子至少一个月到两个月有两万租金,房间漂漂亮亮的装修好,但是没人敢到她家住,所以物业管理的法律都没有执行,公民道德等等方面都没有做到。当然我知道表面上有些法律出来,但是不一定是执行的,那为什么要出台法律呢?所以就是说,我没有办法像爸爸把骂一些人,比如说陈水扁、李登辉等等,但是我关心的是我周围的人,我的小环境,特别是我住的地方,假如有人打击到我,妨碍我的权利,我就觉得住别墅花这么多钱,就应该有好的服务。如果没有,我就一定会去投诉的。如果我要听到狗叫、人叫、鸡叫的话,还不如住在农场,花两万块钱的房租住在别处。

   我相信网友很多次想去五星级饭店,你喝一百万块钱的咖啡,那不是很笨的消费者,你不如去饺子店喝咖啡好了,一分钱一分货,特别是首都是代表整个国家。我在美国这么多年,很多去美国大陆的团,或者是大陆的留学生去美国读书,或者是移民过去的暴发户等等,当地的美国人就会躲着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就是因为我们把很多的坏习惯带去了国外,这就有点丢中国人的脸,因为我也是中国人,我希望中国人特别是在国际的舞台上一定扮演好的角色。当然我知道这是国情素质的问题,很难很难据改,既然我来到中国,我是教育者,我希望能贡献一点点的力量,只要是0.01%的人能感觉到,我相信年轻的人可以感觉到,年纪大的人可能感觉不到,他们可能会带着狗去遛公园,他们会说我的肚子还不饱,为什么管这么多,那么这样的事情就让年轻人来说,如果你占着位置不让,我就要骂,这是不好的心态。

   主持人 : 刚才谈了大陆不好的生活习惯。

   网友:美国人身上有没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李文 : 美国也有不好的东西,我在美国、非洲、台湾都会投诉的,不是说挑这边的毛病,我这次来大陆,爸爸说绝对不能有优越感,也不能挑大陆人的毛病,如果是妨碍到我的生活,我觉得我有权利和义务去讲。美国人文明也有一段时间了,中国人可以跟美国人学习的地方就是礼节,因为礼节代表尊重,在18世纪的时候,有一个作家讲过当我们尊敬自己的时候会代表我们的道德,当你尊敬别人的时候,会代表我们的礼节。当一个人没有自信的话,怎么教导别人,我很喜欢美国的态度,他们做事是很有效率的。我说的三个一的问题就是效率、道德、礼节,没有道德、没有礼节、没有效率,我觉得这三个东西一定要改,既然门打开了,不一定是美国,这是国际划的接轨方式,当然我们要学习美国好的习惯,不要学习坏的习惯。我们说像国贸那边高楼大厦盖得比什么都好,高科技很先进的,可是里面一团糟,就是有硬体没有软体,一看交通情况、随地吐痰等等这很不好。虽然我希望能有一点点影响力,但是这是蛮难的过程,只要自己本身不去改的话,我当教育者就会更难,我就可能会早一些放弃,找到一些比较想学的人,我看到大家都有求新的心态,像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知识是无价的。不管你是年纪轻、年纪大,一直要有学习的态度,一定要去吸收知识。很多人问我教英文的事情,我希望能带给大陆学英文的人一点点收获,包括有人问我学英文时的一些问题,其实都是一样的步骤。所以我觉得你一定要创造自己的学习英语的环境,不要为了学习英文而学习,你要喜欢这个语言,我知道很多自学的人,学历很低,没有出过国,但是他们喜欢这个,所以他们有的人比我说得很好。

   为什么在万年社出了一本英语的析解精本,我们看了很多语法的书,也看了很多听力方面的书,市场上有很多写英文的课本,可是我们在美国学的、说的口头语,如果你有兴趣学习英文,就会学得比较好。不要看太深奥的杂志,可以看一下六人行、难度不是很大的节目来帮助你,就是可以看连续剧加喜剧化的节目,不要看字幕,而且字幕大部分翻译的很烂,我有时候觉得是另外的电影翻译过来的。所以有很多方式来学习,不管是学习英文还是素质的问题,一定要把礼节这些看得重一些,我想开一个礼节中心,看一个商务中心跟想去他们发展的人,真的很需要礼节方面的知识。有时候看着有些人穿的很好,但是一开口讲话的声音、吃饭的礼节都没有,我们当然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做得很好,但是如果有心想去学一下,况且你是有实力的,有钱支持你,当然应该培养一些礼节。

   网友:我是华东理工大学的生活,希望你和李敖先生到国内的大学走走坐坐,来到大学发表一些演讲,因为国内很需要这样的思维方式,也希望能听到与常任不同的有哲理、有理性的声音。

   李文 : 我在吉利大学演讲过,在新东方也演讲过,可能有机会也会去其他的学校演讲,我当时有一个留美的指南,我的个性是比较开朗,无话不说,我看到很多学生没有表情,或者记者说笑一点,因为北京整个城市很灰了,我希望是把学生逗得笑一笑,我觉得只要你想留美,但是我的看法是留美不一定是好事情,如果你是倾家荡产省了四年学费的钱,但是到那边不一定是好的学校,在美国好的学校就是有很多钱的金牛,这就是我们四年的学习生活,要吃、住会有很大的开销,所以不一定去美国就好。我鼓励这些学生说留美不一定是好事情。我也劝爸爸可以采取座谈的方式、网络的方式希望以后可以突破一点。我也会劝劝他。

   网友:台湾和大陆的对比,两岸文化有什么样的区别?可以谈一下吗?

   李文 : 这对我来讲很难,我是在美国出生的,在台湾小时候住了不到四年、五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美国,对台湾的文化不是很了解,我自己也不是常常回到台湾。两三年以前常常回去,因为是奶奶生病了,而且爸爸那时候在选举,比较忙,那时候会回去帮忙做一些家里的事情,可是我对台湾的文化,我觉得台湾比较先进一点,思想方面可能比较开放,我想大陆也会慢慢好起来。而且我对中国的文化也没有资格去讲,因为我在这边呆了不到一年,看到的都是不太习惯的事情,可是有很好的东西也可以慢慢去尝试、吸收。

   网友:您在美国式的生活,大概是怎么样的?做什么样的工作?在国外过的开心不开心?

   李文 : 我在国外蛮开心的,因为我的个性蛮适合国外的,不拐弯抹角,很喜欢开我的敞篷车兜风,我是少数喜欢玩车的女士,我喜欢收集高科技的东西,比如说电脑、小的数码相机之类的,对小科技的东西特别感兴趣。时尚的东西我也喜欢,我必须喜欢比较漂漂亮亮的东西。在国外,我教了15年英文,大部分教不是英文,是母语,我专门教的如果英文不是你的母语的话,我就去教。不是所有的博士都可以教的,你可能教文学教得不错,或者你有证书才能教的,我教的很多是过去的留学生,无论是大陆人、香港人、日本人、亚洲人,他们去了以后,一定要考完试以后才能去大学的班。我那时候教书概很多年,我知道美国的环境大部分比亚洲好。可是我来到大陆的原因,是因为我在这七、八年观察了很多次,都是去上海、北京、广州,大部分人都去上海,不到北京,他们很奇怪我单枪匹马来北京,我觉得这对于作为教书的方面,北京文学方面的东西是比较多的,所以我就过来了,大家都知道很多东西是朝着巴黎、东京这个方向走,而且我的事业在美国也不好、也不坏,生活过得很好,但是我觉得我好像失去一样东西,所以那时候爸爸了解我的情况,说既然你观察大陆,还是支持我来大陆,所以我们一定要开始改善,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人,希望开始慢慢对大陆的英文教学方面做一些贡献。

   网友:我们很关心李敖先生的身体,得知李敖先生前些日子患前列腺癌,入院开刀,不知道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李文 :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跟爸爸开玩笑,有时也是无事不谈的人,在书上也写了我跟他的成长关系,我当时写书的时候是想爸爸的年纪大了,不要让人家觉得爸爸只是骂人出名的,我希望读者可以看到他温柔的一面,还有亲情的一面。

   网友:李敖先生才华横溢,但是有很浓的大男子主义倾向,他一生跟很多女人有关系,他的回忆性的小说《上山上山爱》,写了自己和十几个女性的关系,直到现在跟助手的关系非常好,在跟这些女孩的接触过程中,他很在意女性的外貌,作为他的女儿你怎么看?

   李文 : 我觉得网友只关心爸爸性的事情还有女朋友的事情,但是你也不能怪他,他做了五六年的苦牢,在他最年轻、最威风的时候坐牢的,所以当你出来的时候,就想找最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当时他找了胡一梦,因为她在台湾是大美女。有时候我不太了解,对于我来讲,我不太了解,你跟人做爱,因为作为小孩子来讲,不会讲很多很细节的东西,可是这是李敖的作风,因为他每几次都会写关于一些器官的事情,就像《上山上山爱》这本书中,有点黄色。我也跟他讲过,一定要写得这么细吗?他就会跟我吵,他虽然不是伟大的作家,所以我觉得很多东西不是要写的,他很喜欢长腿型的女人。

   主持人 : 还有莫文蔚吗?

   李文 : 因为她的腿长,还有小妹妹,很多16、17岁的小女孩没有听说过,我就跟她们讲,这是李敖,因为不想打破爸爸的自尊心。

   网友:你现在生活中最宝贵的是什么?

   李文 : 问得很好,我想最宝贵的是学生们对我的评价,我当初也讲过,我来到大陆失去了三样东西,就是我的脾气、耐心、笑容。可是我获得的是爸爸的支持,学生们的肯定,社会的认可还有朋友们的尊敬,对我来讲,我本身是教育者,不管多少烂事,多少的不愉快,只要学生们知道我教他们的东西,可以影响到他们,因为我记得第一次进入人大当教师的时候,每个人以为我是学生,我的穿着方面、说话态度根本不像老师,我开始走上台上的时候,大家还说不会吧,是这样的感觉。我想他们都已经死到那边的感觉,又上完了一堂课,都想赶快拿一个文凭,当我真的教他们两三堂课,他们就亮起来,因为这不是国内的、死板的、死背的英文,我是激发,鼓起他们的勇气来学习英文。这是他们对的支持和尊敬。

   网友:读过林雨堂的英文作品吗?你认为他的英文作品如何?

   李文 : 不太好将,林雨堂是台湾的。

   主持人 : 对。

   李文 : 我刚刚讲过,我在台湾的时间不多,不过跟台湾的出版社好像是全概念,因为每个人都学过新概念,我的感觉是作为教育者,不怎么样,为什么他那么轰动,我也觉得是一个大问题。

   主持人 : 你觉得新概念里面的英文是很标准的吗?

   李文 : 我刚才说了,一定要有兴趣这样学才比较好。新概念最好是有新的版,如果是旧的版,就是当下发生的事情,你就没有机会去讲,去听,没有机会跟外国人打交道的话,就有白学的感觉。我鼓励学生们学习一些口头语,这是蛮有兴趣的事情,我听林雨堂,但是不是很清楚,在美国关于不是教母语的课本也很多。

   网友:李敖先生在生活中是不是唯美主义者?

   李文 : 我觉得很好吧,他可能完美的方式,骂的人、投诉的人希望有一个效果出来,刚才我也讲过,爸爸担心我投诉太多的事情,他自己也投诉过很多事情,可是投诉完了没有什么结果,他会用一块钱新台币去打官司,也会有正义感,本来政治家们应该帮慰怨妇,但是他们没有帮。我虽然说这些事情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至少会去试。比如球赛,你并没有参与,怎么知道最后得分的情况?如果你看到了整个踢球的过程,知道他们怎么踢球、怎么打球,这是最精彩的画面,我觉得过程是最重要的,而且可以把过程教给大陆的消费者或者是也被受害的人,也被性侵害的人,不管是多大、多小的事情,至少有很多榜样可以去学。

   刚才说的完美,我觉得不应该算是完美。我爸爸现在都还在骂。

   主持人 : 刚刚说到坐牢,你刚才也说到,坐牢家给女儿的一封信,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李文 : 爸爸写了200万字,为什么在大陆卖呢?是因为想要受到尊重,我当时也跟出版社进行过交涉,因为不想他们把文字进行删除,这本书可以算是英文教育的书,也有很多可爱的故事,我记得他坐牢的时候,小时候去看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爸爸在窗户的另一边,有一个电话筒,但是过了一阵子就好了,因为他不是犯人,是政治家,国民党对他会好一点,搬到一个房间里住着,那时候情况就比较好,他会给我削苹果吃,最人我感人的事情,是牢里不能有刀子,不能有锋利的东西,就用一个跟贴片一样的东西慢慢的磨,所以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照片,比如关于吴伟雄的故事,还有一些谣言等等很多事情,虽然不能看到爸爸在小时候给我换尿布,但是在牢里写出这么一封信来,我觉得做爸爸已经够伟大了。

   网友:你最欣赏父亲什么、最讨厌父亲什么?

   李文 : 讨厌可能比较多吧。我是唯一可以跟他翻脸、翻桌、甩东西、甩门的人,我们在家里叫这个为皇帝,因为我们的脾气太像了,我们家里有两个李敖,你们可以想象李敖跟李敖是什么样的场面,会是很火爆的场面,大部分我会去体谅他,不跟他吵架,但是我的个性很强,而且小时候很叛逆。因为我觉得有时候爸爸有点神经质,越洋电话打给他,我会问他心情怎么样?我会问他现在心情怎么样,他说不好,我就挂断电话,等他脾气好了之后再打给他。

   最欣赏爸爸的是他的才华,我不希望别人认为我爸爸是骂人的人,其实爸爸所有的朋友都是很有风气,对女孩子特别有礼貌,在冯叔叔给我的书里写序的时候还有写到爸爸的另外一面,因为大家看到的是他的书,没有跟他相处过,我想我最欣赏他的是他的才华、勇气和幽默以及道德的方面,我觉得他会用一块钱打官司,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就是要表达他的立场,这个是很重要的。

   网友:生活中的李敖是不是也很尖刻呢?

   李文 : 没有我尖刻吧,我有美国文化,对很多事情特别是自己的小权利,自己生活的方面、住的方面、服务的方面特别挑。爸爸的尖刻方面,我刚才也讲了,他对人、处人、做人的方面不是很恐怖的,对人是蛮好的、很友善,对女性也是蛮好的,特别是美女长腿型的女人。

   网友:最近很少看到先生的新言论,无论是政治方面的还是其他方面,你对政治方面的情况怎么看?有没有新作出来?

   李文 : 我不懂政治,也不想谈。虽然是新作,但是在台湾来旧作的,网友们可以上上爸爸的网站,可以上去看看有什么新的东西,或者直接打电话跟友谊出版社查一下。

   网友:你在书里面写到你的童年。我们感兴趣的是你的童年是怎么渡过的?

   李文 : 有点像吉普赛人漂流的感觉,小时候爸爸被国民党抓进去的时候,妈妈就决定去美国,因为那时候的情况比较紧张一点,到了美国就知道她怀孕了,之后跟爸爸,所以我回去台湾的时候,爸爸希望我留在李家,让李家的人带,因为妈妈可能在婚,再嫁,所以为什么我跟奶奶那么亲,因为奶奶就是爸爸的妈妈,我就有妈妈的感觉。我是没有双亲的小孩子,所以爸爸说我是生存者,因为我几乎没有变坏,我为什么那么叛逆,那么早结婚,17岁的时候就结婚了,那时候是希望有家庭的感觉,那时候结婚也是有成长的过程,那时候爸爸气疯了,但是现在已经成为往事了,童年还好,我不希望母亲和父亲在身边的时候就会变成问题孩童,因为奶奶教得不错的,爸爸在牢也给我金钱的支持,让我学钢琴、小提琴,什么能学的乐器都学了,虽然他在牢里,但是对我的关心也表达出来了。

   主持人 : 你为什么会写这样一本书,并且到大陆来出版?

   李文 : 我的理由是爸爸的年纪大了,我想写一本关于爸爸的另外一面的事情,对女儿、亲戚的感觉,再就是跟观众说一下爸爸对我的影响力,为什么我现在也这么叛逆,我已经是40岁的女人还这么叛逆,问题是我有爸爸的血统,而且我一直喜欢打抱不平的,很讲正义感的跟爸爸一样的人,所以我投诉的过程,因为我也是中国人,我也爱国,但是真的是很多事情已经改变了,希望投诉的事情激发一些还有信心、还有力量的人一起战斗。

   网友:如果你没有去美国,留在台湾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李文 : 我不是没有去美国,可能刚刚我的背景没有介绍好,我是华裔人,我在做胎儿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去选择。

   主持人 : 网友的意思可能是如果在台湾出生的话会怎么样?

   李文 : 如果个性方面的话,我可能不会变,可能我比较开朗,或者是西方无论是好的、坏的方面都不会学到。台湾是很小的岛,我还是比较保守,也不是说传统的东西不好,我觉得现在我这样已经不错了,大部分的怀疑连A、B、C,连一个英文也不会讲,就是香蕉一样,黄色在里面,白色在里头,我中文绘画没有问题,但是有时候也需要帮助的。我认为可能会有改变,但是改变不会太多。而且爸爸那时候不希望我在台湾呆带久,他还是希望我在美国住。

   主持人 : 你现在准备长住北京吗?

   李文 : 我想可以吧,如果我教育的人不能再教育的话,可能会搬去上海,虽然我对北京的思想太难改变了,天子脚下,我是明朝下来的什么什么,或者我是暴发户,不去吸收任何过户的东西,那是特别难改,特别累的东西,我觉得去一个城市的话,至少 希望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大陆真的改好的话,我会去那个城市的。

   主持人 : 有很多网友希望李敖先生能到大陆走一走、看一看。你觉得你在哪些方面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李文 : 最大的影响应该是做人处事的方面,怎么改好自己,不能当一个窝囊废,我是直爽直接的人,虽然他会担心我,但是我是女孩子,我有西方的思想,他知道怎么骂人,怎么保护自己,但是我可能不会,可我不能停止我要做的事情,也不能不讲该讲的一些事情,在住的方面、服务的方面如果不合格,我应该去争取的,有人说我不够温柔,我很温柔,只是大家没有看到,其实有些事情是不能宽容的。

   主持人 : 将来你有什么打算,还是继续从事教育工作?

   李文 : 我希望多写一点教育的课本,有时候不能写一些很无聊的课本,不管是国内、国外人写的,我希望能在大陆开一个礼节的班、开一个中心,或者是开一个双语学校,我很想办一个高档的书店,国外有很多,我想上海也有很多。

   主持人 : 北京也有,可能不够档次。

   李文 : 当然我知道很多人的收入有限,我的感觉就是说你可以花20块钱买本书,可是你把它收集起来,卖20块钱的书可以买10本,省下来的钱可以买一本国外的精装版的书,国外的书质感不是很好,因为有原因。

   主持人 : 成本是不能太高了。

   李文 : 我想鼓励一些喜欢看品质高一点的书。大部分人跟我讲,说开书店是赔本的生意,我不能赚钱,但也不能赔本。我觉得有一个上网的地方或者是星巴克的咖啡店在里面,开一个关于书的精品店。但是避免一个人进去免费吹暖气,站着看书看一天,所以我一定要收门票,这个门票可以看一本书或者喝哈非,我觉得北京这样一个地方应该有这样一个场所。我很喜欢北京,我从美国搬来大陆的时候,有70%的硬壳的书还有一半的衣服,我觉得外国的书非常贵,但是是有它的价值的。我希望可以把这些书介绍给大陆人看看。

   主持人 : 时间快到了,问最后一个问题。

   网友:你在美国生活,李敖在欧美的知名度怎么样?

   李文 : 不是很高,但是知道美国的欧路人是很分散的,我们是移民过去的,年纪大一点,但是他们还是知道爸爸的,比如爸爸的录音节目在那边卖,在唐人街上也有书卖,也有卫星行文,但是没有在香港、台湾、亚洲这些地方这么知名。他有一写本已经翻译成英文,希望那本书有很多的人读,他是很历史性,虽然不是畅销书,但是希望有很多人看。希望爸爸在全世界可以站得住脚。

   主持人 : 今天聊天就到这里,请李文最后跟大家说几句话吧。

   李文 : 谢谢大家花时间来聊天室聊天,也希望大家来买买我的书,增加对爸爸的了解,希望我的书能对大陆的社会有一点小贡献,谢谢大家。

   主持人 : 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网友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