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回应女儿李文“骂人”:她比我更厉害(附图)

今年2月,曾用两年时间遍访55个民族家庭的《齐鲁周刊》总编助理、记者部主任施晓亮赴台采访当地风土人情时,特地就李敖之女———李文“骂人”一事采访了李敖。昨日,本报特约已回到山东的施晓亮先生就李敖怎样回应此事,为本报独家撰写了此文。 


2004年做什么最赚钱? 30个赚大钱项目

  李文:爸爸会骂死我的! 


  赴台前夕,我们在北京采访了李敖的长女李文。当时,李文的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正在北京各大书店热销,而她与邻居、某歌星的“狗官司”也闹得不可开交,得理不饶人的李文成了“投诉之王”。 


  采访中,记者提出来,等我们从台湾回来,将郑重邀请美国教育学博士李文小姐来济南签名售书,同时在大学作一次演讲,李文欣然同意。趁她高兴,记者说:“请李文先向老爸引见一下,我们到台湾时,很想采访到李敖”。 


  疏于“防范”的李文顺口就将李敖书房的电话告诉了记者。但随后就郑重嘱咐道:“千万不要说是我给你们的电话号码,爸爸会骂死我的!” 


  李文又补充一句:“能不能采访到爸爸,就看你们的运气了。采访爸爸很难,而且是要付费的———其实,这是爸爸拒绝媒体的一种方式。再说,爸爸最近身体不好,刚动了手术。” 


  第七天终于采访到李敖 


  一到台湾,我们就给李敖打电话。电话打了一百遍,总是无人接听。电话找不到,却天天都与李敖见面。在电视上。 


  尽管每天李敖的电话都无人接听,但记者仍然坚持每隔一小时就拨打一次。第七天,就在高雄摄影家刘兰生开车陪我们从原住民居住地多纳村采访的归途中,记者再次拨打,接通3秒钟后,听筒里忽然清晰地传来那个我们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哪位?我是李敖。” 


  记者愣了一下,立即调整好语气和语速,自报家门。“噢,齐鲁周刊,山东的,孔孟之乡,圣人之地。”李敖的声音满客气。 


  “李敖先生,我们在来台湾前在北京采访过令爱李文小姐,我们这次来台,目的之一,就是想采访您,请您这位父亲大人谈谈对女儿及其书作的看法。” 


  一席话抓住了李敖,毕竟李文是他最疼爱甚至娇惯的孩子。他沉吟片刻,说:“近一段时间我实在抽不出空来,我们就在电话上聊吧,这也算是接受你们的采访。” 


  李敖:她刚到内地怎能先抱怨? 


  记:李敖先生,令爱在北京的动静挺不小,她的所为您都知道吗? 


  李敖:知道一些。李文比我厉害(笑),她这一代的女孩子中,她简直就算得上是个超人。 


  记:李敖先生,这次我们给您带来一本《我和李敖一起骂》,这本书您看过吗? 


  李敖:我知道李文写了这么一本书,但还没有见过。其实,我始终不赞成她写这样的书。一方面是觉得文章千古事,她的水平写不了也写不好,写不好还不如不写。另一方面是,她刚到内地,对内地还没有做出任何贡献,怎么能先抱怨?这样不好。 


  “我们对内地不能太挑剔” 


  记:您一辈子骂不绝口,可为什么对内地很少骂? 


  李敖:内地现在已经在改革开放,正在做得越来越好。应该给多一点时间。我们对内地不能太挑剔。 


  李敖对飞机充满恐惧感 


  记:您曾标榜自己是“最有资格的台湾人”,因为您五十多年从未离开过台湾。但您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大陆的历史和现状您烂熟于心。我们想不明白,您为什么就不能到内地来呢? 


  李敖:我不来内地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很小的时候就从北京到了台湾,我关于北京的都是很好的记忆。我对大陆也是一个很好的印象,我不想把它毁灭掉。另外,说起来比较有趣,我怕坐飞机,也许你们会觉得不可思议,我这么伟大的人怎么不敢坐飞机?但我真的对飞机充满恐惧感,有点老土吧?或许我以后会坐船从海上慢慢划过来。再一个我怕冷,北京的天气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冷了。” 


  “我李敖不会总是那么凶”  


  记:听李文再三说,你很疼爱她,但她很怕你,因为你常常会骂她。可我们跟您对话,觉得您完全是个和蔼的长者。


  李敖:我李敖又不是条疯狗,得谁骂谁,哈哈。我不会总是那么凶,有时也得装一装嘛,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