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anfangdaily.com.cn/zm/20040708/xw/zy/200407080024.asp

谁都不说
南方周末   2004-07-08 15:49:45

   □程万军  

   李文这个名字之所以如雷贯耳,原本是因为名字前面加之“李敖之女”,可是现在的李文却正在靠自己的实言实行证明她比老爹的刚烈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报道,目前仍居北京的李文借《我和李敖一起骂》之余威,笔锋直指“新世纪丑陋的中国人”。看来她是铆足了劲儿,准备跟身边的“丑陋行为”抗争到底了。
   李文来北京一年多,投诉100多起,大至行业陋习,小至日常生活被扰之苦。支持者有之,嘲笑者也不乏其人。从她获得的别号“事儿妈”来推测,显然李文的所作所为已经叫一些习惯选择沉默的人心烦不已。具体解释“事儿妈”的含义,就是“多事儿”,谁都不说的事,咋就显出你?
   有人撰文将李文与周边的冲突解释为“中西文化的差异”,我视此论是对中西文化的共同侮辱!不管是行业陋习,还是骚扰他人的日常生活,都含着一个“朽”字,岂可戴上“文化”的高帽加以美化?
   如果客观分析李文与周边的冲突频起的原因,其实不外乎文明与不文明、文化与不文化的碰撞。就拿日常扰民这件小事来说,如果居民楼里出现一家不分昼夜、不管他人午睡时间的装修队,众人虽已被噪音扰得不安,但就是谁也不说,你道这时出现李文式的人物高声断喝,那究竟是多事,还是造福呢?
   谁都不说———有时看似是一种“风格”,其实却是“集体失语”症的显现,它的杀伤力不可小视,轻则影响我们的城市适合人类居住指数,重则可在瞬间令生命集体消亡。发生在河南小浪底的沉船事件,令43条生命瞬间尸沉水底,虽然有自然灾害的因素,但主观上的集体失语也成为灾难的附加因素:开封兴化精细化工厂被集体组织到小浪底旅游的60余名骨干,并非没有看到船上救生衣严重不足以及缺少水手和轮机手的配置,并非没有看到超载的事实,但是由于谁也不说,后来就也白说了。
   试想一下,如果李文就在被组织旅游的行列,她会任由不给大家披上救生衣的事情发生吗?她会眼看着仅一个水手疯狂驾驶承载69条生命的儿戏发生吗?
   谁都不说,说到底,是从“老百姓”到“公民”的转变使命还未完成。而李文式人物的出现,在趋于文明的社会中,也并非算什么英雄,她给我们的最可贵启示是———以怎样的“资格”做一个认真的“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