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做那个"傻瓜"吗?

2004-03-25 15:09:58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叶昌金


  
  台湾著名作家李敖的女儿李文在居住北京一年多的时间里,对自己所在高级小区的物业管理不满,投诉达100多起,并把这些令她不满的事情一一写进了自己的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但她没想到,近日,她所在的小区物业突然向其发出“逐客令”,李文当然毫不示弱,以对方单方违约和未尽义务为由,将物业告上公堂(3月11日《中国新闻周刊》)。


  那么,让李文愤而投诉的到底是些什么事件呢?从报道来看,主要是无法忍受邻居玩具挡道、噪音太大、鸡鸣狗叫、草地种菜等行为。


  应当承认这些行为确实有损于他人利益,但如果依我们习惯的眼光来看,这些让李文“无法忍受”的事情,恐怕都要归于“可以忍受”之列。我们素来讲究忍耐,讲究“小不忍则乱大谋”。其实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大谋”可乱,并不重要,但“小不忍”则往往会被异口同声地认为是修为不到“家”(其实“家”具体在哪里,我们谁也说不准!),是当矫正的毛病。我们素来讲究磨难,讲究恶劣的环境对人的锻炼,所以我们对不如意之事也常常能够“笑看”,因为它是“一笔财富”。我们还讲究内心的调适,这种调适的好坏,常常被作为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志。因此,面对不如意,我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改变,而是如何让自己从不适应到适应再走向习惯直至毫无知觉。再说,我们一向笃信“远亲不如近邻”,跟邻里关系闹僵,亦非智者所为。


  所以,对于李文的这种举动,有人冠之以东西方文化间的“差异”而论之。言下之意,这是咱们特有的“国情”。是的,就现实生活而言,事实与规范之间的矛盾永远存在,但不断走向规范,是现代文明的必然要求。只是,我们这里常见的一种情形,不是事实听从于规范,而是规范屈从于事实。许多事情,虽明明有悖于规范,但一旦成为“既成事实”,也便只有默许的份了。这种默认的最大恶果,就是让更多有悖于规范的事情,源源不断地由“既定”而走向心照不宣的“合法”。
  但这并不是说国人对不良习性就没有是非判断。事实上,我们缺少的并不是是非判断,而是站出来的勇气。一事当前,不是据理力争,而是期盼有人能够出头做“代表”。这样,成功了,则利益均沾,不成功,则有损失也全归于“代表”。拿李文投诉的这些事情来说,就是让我们任何一个人碰上,也会烦心。但我们虽有李文一样的烦心,却不一定会有李文那样的执著抗争。


  这实际上反映了我们一些人身上的“精明”素质:凡事恪守实用主义或实惠主义法则。在新旧变换的社会转型期,这种情形就更加普遍。这一点也表现在我们的价值取向上。那些靠破坏规则而获利者,为什么也常常能够赢得宽泛的尊敬和仰慕,盖因于此。这种扭曲的价值判断还可以找到很多的现实注脚。


  有位学者说过一句话,“道德的产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现在还没有结束……很多情况下,做好人的变成大傻瓜。这好比在红绿灯下,很多人闯红灯,那些少数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则成了‘傻瓜’。可正因为这群傻瓜,我们的道德才不致垮掉。”(注:这是李文接受记者采访时所引的一段话)李文就是这种可敬的“傻瓜”。


  你愿意做这种“傻瓜”吗?但愿这不是一道太难的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