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家中的"李敖"辣手著文《我和李敖一起骂》

李敖曾在黑狱中为饱经忧患的女儿李文写下了许多感人肺腑的信件,后来部分结集出版成《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这些信件对李文产生过多深影响?答案由日前出版的李文博士口述的新著《我和李敖一起骂》可见分晓。约三十载的光阴,"世之有感于父女之情,忧患之书者,必将啼笑,以视斯文。"
李文博士是李敖与当年台大校花王尚勤的女儿,为李敖的长女。在《我和李敖一起骂》书中,李文回忆了自己的意外出生、在亲戚手中转来转去的童年生活、在美国成长求学的经历、与李敖的父女关系及在北京九个月中的近百次投诉。
以打官司作为自己养生之道的李敖,上法庭不下二三百次,最多时有二三十个官司同时在打。被他"整"的对象,不分中外、不分老少、不论省籍、不论生死,凡是被锁定的,就难逃其网恢恢。被他"骂"的有上至蒋介石,下至台湾土蛋,无一幸免。李敖不以空口骂人,而是以证据骂人。骂人威风所至,最后演变成不被李敖骂,就对李敖感激了;若被李敖捧一下,那就感激涕零了。李敖认为有仇不报与有恩不报同样是是非不明。因此,对于损害其权益的人,李敖每每投以"老李飞刀",千刀万里追。
生于美国长于美国而又秉承李敖风格的李文也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在北京短短九个月的时间里,作出了近百次的投诉。为了维护尊严和权益,她所投诉的对象上达名校、名企业,名歌星,下至平民百姓。凡是不文明的举止、言行,均在其投诉之列。这对大陆一些不文明的人而言何尝不是一种震聋发馈的巨响?
李敖认为他对女儿最大的亏欠是他一生麻烦,使女儿不得与他长住,不能好好教育她,因而对她在物质上百依百顺。这在某种程度滋长了李文的叛逆性格。作为女儿,她与父亲情同兄妹,有什么话都可以交流,甚至于她是惟一可以跟他大叫或者摔东西的人。作为女性,她对父亲的公众形象又有所批评,认为父亲早年太风流,交过太多女朋友。李敖对女儿心疼之余,亦觉头疼不已。胆敢对李敖表示反对意见的李文,其"李敖"程度也可想而知。
李敖不愿回到他白山黑水的土地去重温旧梦,他认为重温旧梦即是破坏旧梦。但他支持女儿来大陆发展事业,并称"我的小文先去大陆,看看你们是否受得了她,我再决定是否来"。但他并不愿意为女儿的新书写序,只请当年与自己一道竞选台湾"副总统"的冯沪祥先生为之作序。这就是特立独行的李敖作风。有其父必有其女,李文亦不以为然,她希望自己有所成绩之后再到父亲面前证明自己是正确的。
《我和李敖一起骂》虽然书名不为李敖所喜,虽然看上去不那么厚道,但李文却是率真诚恳的。明朝因反对奸臣严嵩而被残杀的杨继盛写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对联用在李敖身上再合适不过,用在他的女儿李文身上也非常恰当。
据悉,此书是李文博士写的第一本有关父亲李敖及自己成长历程的书,写完此书后,她即潜心埋头于她的英语教学研究中去。在其心中,即使未能出版,此书亦能令她增添无尽甜蜜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