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李文博士的因缘际会/fashion

2003年8月4日,我在厦门度假的时候,偶尔上网打开信箱,看到一封来自Dr. Hedy W.Lee标题为"question from lee ao's daughter. Lee wen"的信。我倏地吃了一惊,难道真是那个在李敖书中看到的那个"美国人"给我来的信?迅速点开信件内容,果然是李文--李敖与王尚勤不小心播下的"龙种"--给我写来的信。她在信中说她最近来到北京,正在写一本有关她父亲李敖的书,在google 中搜索到我"李敖研究"网站中一篇"李敖也愿说:李文是个天才(lee wen is a genius)"的文章。可这篇文章被我移到别的URL中,她希望我将这篇文章传给她。在她对我网站中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同时,我对她扑朔迷离的身世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我正准备着手写一系列与李敖有关的女人的文章,以纠正市场中大多书中对李敖感情生活不确切的描写。我回信给李文后,很快她就回了感谢信给我。一来二往,我们拜网络之赐,在书信频传中慢慢熟络起来。

我对李文的认识大多来自于李敖的书中,尤其是那本"世之有感于父女之情、忧患之书者,必将啼笑以视斯文"的《坐牢家爸爸给女儿的八十封信》。书中李敖以渊博的学识,将各种趣味小故事融于中英文中,且配以形象生动的插图,在牢中对女儿进行函授。这本书比同被下政治黑牢的柏杨在狱中所写的《柏杨家书》感人肺腑得多。后来在《李敖回忆录》中读到李敖当年"抢婴事件",将李文从王家夺回来的故事,也了解到李文在他金钱攻势下,折节读书,取得哥伦比亚硕士学位。在《李敖情书集》中也看到李敖写给王尚勤九十四封充满柔情蜜意的情书。由此加剧了我渴望了解李文只身卦美求学的经历的念头。但李敖在1500万字的所有著作中对这位私生女着墨并不多,难以窥齐她的全部生活状况。

1996年,刚考上大学的我在《读者》中看到四川鬼才魏明伦写的一篇《台北识李敖》,文中魏鬼才对李敖的"怪"、正义、傲骨的描写深深地感染了我,及至看到林清玄所写的《我所认识的李敖》更是让我为李敖看似不近人情,实则凛然大义的气节所折服。于是我动用了自己捉襟见肘的一切财力去搜罗李敖的书。在那年的第一个学期期末考时,我边埋头苦读圣贤书,边看李敖大作。最先读的一篇文章即是他的《十三年和十三月》,看他从十三岁到台湾后,如何在十三月里对台湾制式教育作出巨大投射。除了特立独行的人格外,他清新流畅、幽默诙谐的文风,学富五车、融贯中西的知识也颇为引人入胜。在他文章的引导下,我尽力扩大自己的阅读面,以他的学识为榜样,我也尽力地使自己能够博闻强记。李敖的文章为我开启了知识宝库,他的风骨也影响了我困学求知的独立精神,李敖于我正如当年胡适先生对他的影响一般。

由于我的"入行"时间已经错过了李敖写作的黄金时期,许多资料我只能在图书馆中大海捞金。大陆版、港台版的李敖著作我都遍读个够,不能在市场买到的书或资料我就将它们复印下来,报纸杂志上的有李敖名字的资料我也极力收藏起来,巨细靡遗。基库里的书我就托关系央求老师去帮我借出来复印。当时的资料复印费于我而言也是一笔不薄的开支。我矢志将图书馆中人民文学版的《北京法源寺》不停转借,希望在我毕业之前将这本书据为己有。并将它整本复印下来。当这本非常优秀的历史小说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时,中国友谊出版社和漓江出版社均分别出版了它的授权版和盗版,我将它们买下来送给当初帮我借过书的那位老师。1998年,当同学告诉我某书店有《李敖大全集》出售时,我飞奔至该书店,花了近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下了与我收藏的《李敖文集》不相重复的半套大全集。翌年春天,当时的女朋友告诉我她二十岁生日的愿望就是将另外半套大全集买下来送给我,这让我感动不已,别的女孩子都希望在自己生日时收到礼物,我却在她生日之时收到如此一份厚礼,这怎能叫我不激动万分?当晚,我们冒着滂沱的大雨相携去书店买下了另外半套。那年我在互联网上第一次看到李敖的网站,这是又一次让我雀跃的一件事,我羡慕那位站长,他能够亲自到李敖家将他的书的封面扫描下来,何时我才能与心中的偶像如此亲近?我买了十几张软盘,以6元/小时的网费从中午进行到晚上十点多,将整个网站收藏至我的记忆深处,现在这些内容还一直保存在我的软盘中,没有将它删除。

2000年大学毕业后,身处于图书馆中,得以整日上网的我也萌发了为李敖制作网站,将我手中精心搜集的资料提供给众多与我有相似经历的朋友的念头。但我并不限于只提供资料,我希望能有更进一步的探讨,所以我给自己的论坛取名为"李敖研究,研究李敖",以广招徕。建站的当初,只有我和几个在其它文学论坛中认识的网友天天光顾,精心呵护它。我既是自己的作者,也是自己的读者。我将十几张软盘中的图片一张张传至网络空间,然后一张张做链接和说明,然后又把我手中的材料一字一字打上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人慕名而来了,那些对李敖研究颇深的网友又为我送来了许多金玉良言,令我在资料占有上更进了一层。随后我又将论坛中的内容整理成网页的形式,按体裁分门别类,一网兜收。

在李文博士写信给我的前两三个月,网友给了我一篇她在1985年接受采访的文字记录,让我对李文在美国的生活有了一定了解;又有网友告诉我他曾和李文合照过,也告诉我一些她的情况,得知她已经取得博士学位了。但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她竟然来到了北京,而且更令我欣喜的是她竟还写信给我。在她撰写《我和李敖一起骂》这本书时,我给她提供了一些资料,包括她的妈妈王尚勤写的《星星·太阳·我》、《小文的信》和《王尚义和他所处的年代》以及她舅舅王长安写的《李敖和王尚勤的感情世界》,也包括李敖打官司的一些材料。有时她还打电话向我了解一些大陆的事情。这本书出版后,她一拿到样书即用快件给我邮来一册,书的扉页写着"thank you for all your help"。我也对此书提出了我的看法,她虚心地接受了,并希望我能为她此书的海外版参与更多的整理撰写工作。

与李文相识算是一种难得的缘份,如果她当初顺利地找到了她所想要的那篇文章,或许我现在还只是《我和李敖一起骂》的一名普通读者。经过五个多月的通信通电,我与她又成了不曾谋面的朋友,与她相识相知或许又是某种必然。她坦率直爽的个性很快感染了我,她对我很少设防,对我的信任令我动容,她不畏艰难险阻的投诉精神又让我想起她爸爸李敖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风骨的延续。

新年已经到来,我希望李文博士在新的一年里能壮志猛进,创造事业高峰。

2004年1月14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