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之女李文公开14岁遭遇

听到有人说自己是美国来的王海,李敖之女李文并不苟同,她自称与王海不可同日而语,同为敢于说“不”的人,王海是打假,李文是投诉,王海胜多负少,李文则几乎无一胜诉,但她绝不会轻易言退,她不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文明素质会上不去。


爸爸不让她挑骨头

记者:听说你是投诉专家,每天必做的事就是投诉,是不是受父亲李敖的影响?

李文:来内地前,我父亲曾说小文啊,你在别人面前不要有优越感,也不要挑人家的骨头,内地有些地方可能还不尽如人意,但是需要一个过程。他不希望我投诉,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怕我不会保护自己会受伤害。他说爸爸骂人但爸爸会保护自己,你是个女孩子,哪天被人家砍一刀都不知道。

有人说我挑剔,不宽容,其实正是因为我是中国人,对待自己人我才这样挑,虽然我的胜诉率只是1%。有人总跟我说李小姐啊,中国人口太多了,许多事情需要一个过程……我不要听这听了几百次的理由。

投诉违章开车被骂为疯女人

记者:最让你头痛的投诉是哪件?

李文:最让我头痛的一次投诉是对北京某报。一天我在路中看到一辆黑色奥迪车一边乱摁喇叭一边横冲直撞,我叫司机记住车牌号说我要投诉它,后来看到车上有一个某报记者采访证,于是我就打电话到报社,告诉他们有一辆车牌号为×××的奥迪车违章行驶等等,接电话的小姐说好某天十二点一定给我答复,结果不但到时候了我未等到一个电话,等我打过去问她时,她说了一句吓死我的话,“李小姐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用着我们的牌子吗?”——我在帮他们啊,他们居然把我当疯女人。她答复我说那不是他们报社的车,我说那我们一起查一下好不好,她反而生气地说“对不起,我们没这个时间”……虽然没有结果,我把这事写到书里去了,过两天我会寄本书给他们。

记者:最成功的投诉是哪件?

李文:最风光的一次胜诉是买我的别克车时少交了九千元的保险,破了经销商的一个行规。

有一半原因是受爸爸遗传

记者:那你把自己的这种喜欢较真的行为归结为什么原因呢?纯粹是有李敖这样的一个叛逆父亲吗?

李文:首先我是一个女性,是一个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女人,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先生,从小我就生活在旧金山、曼哈顿、台北等大城市里,我一定要有一个保护自己的SHELL(挡牌)。这就养成了我消费要物有所值的生活观念,比如我花一百多块钱买一杯咖啡,是因为我能享受那个喝咖啡的环境,可是如果说花了钱却发现杯子是脏的,或服务员有口臭,作为消费者你不难受吗?所以第一个原因是我自己的生活经历养成了自我保护的习惯。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爸爸的血统,当年李敖为一元钱还曾打过官司。当然他投诉的更多都是大的政治方面的事情,我的多是生活琐事。比如有人在院子里晒内衣,虽然那是自己的院子,但别人看得到就不雅,有人养着时刻会大声叫的烈性狗……

茅于轼先生有段话我很欣赏:道德的产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普遍对道德产生怀疑态度,在很多情况下做好人都变成大傻瓜,……可是因为这群傻瓜我们的道德才不致垮掉。

将继父性骚扰写进书中

记者:在维权上你是否有些六亲不认了?包括你的继父。

李文:我14岁时继父对我进行了非礼,我告诉妈妈,可他却说是我勾引了他。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写这本书时想让妈妈给我出一个书面的东西,对当时的情况有个明确表态。她与继父已经离婚,却仍像当年为了保存自己的婚姻不肯说一个字一样不肯。我就把这事写在了书里,让那个当年欺负我的人自己看看,我里面还登了他的照片。

记者:你爸爸李敖支持你这么做吗?

李文:他不支持我把这事写在书里边,说让人知道李敖的女儿从小遭受过性侵害对我的名声不好,我不这么认为,这是我自己的真实遭遇,有必要说清楚。我有一天看到报上说有70%的女孩子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我呼吁大家都应该有直面的勇气,其实如果只认命地接受,不敢讲出来的话,对受害人一生的负面影响是非常大的。

维权是最好的美容之道

记者:你每天花这么多时间、精力甚至金钱在投诉上,不觉得累吗?

李文:有人说为什么李文你四十岁了看起来还那么年轻,我说我做大量的投诉帮助我血液循环。其实我认为做投诉是有意义的事。我的工作多数是从事写作,除此之外就记账一样处理各种投诉,比如三个月前的哪件事该问一下了,最近哪一件事现在该有结果了。

记者:这么多投诉都有始无终,没有你所想像的结果,会坚持下去吗?

李文:我希望我能坚持下去。如果实在不行了我就离开吧,我再回美国或去上海,反正我尽管搬了这么多回家却不会买房子,我有70个箱子,满世界带着跑,一半是书一半是鞋子和衣服。 作者:李冰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编辑:方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