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 李敖私生女随父开骂

1890年在中国生活了20年的美国传教士曾说,中国人有不求精确、模模糊糊、只说不做等缺点。李文还列出中国人的诸多缺点:

  ○ 口臭。大部分人都有口臭。这是个礼节问题,因为口臭会妨害到跟你讲话的人。

  ○ 吐痰。吐痰几乎成了大陆的一个文化,几乎我看到的每个人都吐痰。因为SARS的问题更应该引起这些随地吐痰的人注意。

  ○ 抽烟。好多人抽烟,而很多地方和场合都没有区分非吸烟区和吸烟区。

  ○ 讲话声。很多次我看到在路上骑脚踏车的人用“叫”的声音来讲话。

  ○ 穿凉鞋不能穿丝袜。走路的时候呢,鞋子不能噼里啪啦拖在地上。很多女性穿凉鞋的时候,会穿个短丝袜在外面。

  ○ 头发。发型或长短都无所谓,可一定不要有头皮屑。油性的头发,个人卫生很重要。

  ○ 开车。超车不打灯,飙车,不按规定线路行驶。从车里往外丢垃圾,逆行按喇叭,出租车司机等客人的时候把鞋子脱下来,翘着一个臭脚丫。

  ○ 行人过马路不管红灯、绿灯都冲上去,然后站在路的中间不动,这很危险。

  ○ 男孩常常坐没有坐相,把裤腿拉上来,小腿就在外面露着。每个人都在抖脚。

  ○ 市民不应该穿着睡衣在外面散步。睡衣是在家里穿的,而且穿出来也不是很卫生,外面的脏东西都带到床上去了。

  李文,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和台大校花王尚勤的私生女,2003年由美国来到北京生活。近日,李文出版新书《我和李敖一起骂》,讲述了她不同寻常的成长经历:出生在美国的时候老爸坐牢,14岁遭继父性骚扰,17岁结婚,18岁离婚,丢下一岁半的女儿,之后用李敖资助的钱完成学士、硕士、博士学业。李文来北京后,九个月内投诉近百次,其个性与其父亲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她特别开列了中国人的二十余条“丑陋”之处,从口臭到超车等等她认为不文明的举止和行为均在投诉之列。

  我和我爸爸一样

  有一件不能不说的事,那就是我十四岁的时候,曾遭受了继父文乃建的性骚扰。(今年60多岁了,曾经很长时间与内地这边做石化的生意。)从那时起,对年纪大的人有了恐惧感。爸爸担心我这样写在书里,人们会对我有不好的看法,可是我不同意。这是我真实的遭遇,我不能只把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

你公开自己私生女的身份,是件很勇敢的事。

  这是爸爸讲的,因为爸爸的东西都是很开放的,我几百年前某年某月某时发生的事情他都要写出来,我说你不要翻旧账了,我现在都几十岁了。我也不想爸爸这样讲,可是事实是事实啊,他那时候是上了黑名单马上要坐牢的,所以跟妈妈分开,妈妈到了美国才发现怀孕了。

  他是负责任的,事实上只要爸爸负到了该负的责任的话,反而有时候还是会比较偏心一点的,在精神上、物质上不是一个普通爸爸会给的。

  关于性骚扰很多人都很忌讳,那你为什么就毅然决然地把它在书上说出来?

  可能我是个美国派吧,可能我看来是个中国人,但是我所有的思想都是美国的,比较国外的思想。

  在美国有很多性侵犯的这种案例,男女都有,我们大部分都会出来去讲,因为我们是受害者。可是当时爸爸也不希望去讲,因为很多中国人会很刁酸,他不会想你为什么要写出来,而是像三姑六婆一样连续剧看太多去怪人家,或者说去嘲笑我。我当然有心理准备,是性骚扰,假如我那天被强暴了,那就是不同的故事了。

  都25年了,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现在几乎已经忘记了。他到现在都不承认,妈妈也保护着他,所以我气我妈妈气得要死,她要保护她的婚姻,而且他不喜欢我爸爸,在波士顿那个小的圈子里他娶的是李敖的前妻,有可能就有这种变态的想法,我就去侵犯你的女儿。

  但是我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个资料统计,在访问8349位男女的时候,77%女性和27%男性被性骚扰过,可是很好玩的是,要去追究法律责任的女孩子有74%,男孩子有47%,女孩子越来越多了。

  有人不敢讲,这样家长可能害了他们的孩子,所以,我写出来是要鼓励那些被性骚扰的人要站出来像我一样。虽然他是百万富翁,可是现在我就是他的噩梦了,你不要忘了25年前你做的事,我还在这边!而且要告诉那些要性骚扰的男人们,你们要小心点,因为可能有人会写书骂你,去告你,我觉得这些对我们女性是特别需要的,我们需要有法律来保护我们。

  有人说你是借你爸爸出名,你自己怎么看呢?

  利用爸爸没有什么关系啊,爸爸让我利用啊。我书上写了这么多事情,我不利用一下爸爸的话你们今天会坐在这边访问我吗?

  我觉得爸爸在内地的形象很好的,但是现在也开始走下坡了,很多人都喜欢看别的书了,最主要的是一个记忆,太多人写爸爸了,可都是剪剪贴贴,我觉得真的应该李家人出来写一本书。现在爸爸的身体也不好了,他对人生的一些看法啊也不会那么积极了,他现在看他的书都有一点反感。人到一个年龄就会有点怕死了,而且又生了一场大病,所以最主要的是要给爸爸的读者一个交待,我也不会再写第二本了,累得我要死,还是要继续写我的课本,做我的老本行,以后有可能开一间礼节学校,或是开一个高档的书店,或者替工商局做一个形象代言人什么的(笑)。

 你与你父亲李敖一起骂,一起批判,你能说说你和他的批判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我是没有办法和爸爸去比较的,他是写3000万字,200本书的大作家,我跟他比算是小芝麻。爸爸很老土,随便吃个便当就可以了,他写出来的就好像是天才的感觉了。可能是因为我是女性,我比较注重生活的水平,比较享受人生,我是一定要吃五星级餐厅的。比如我现在住的地方,房子很漂亮,最低租金是一万,最高是10万块钱一个月。

  我要住这个房子,就要要求这个服务,我有这个权利。当你已经开始侵犯到我的范围的话,那我还不如花500块去租民房。民房也有鸡叫啊、狗叫啊,没有人管嘛,因为没有物业嘛,我们的物业每个月付200块美金的!

  我爸爸的本行则是用他的哲学、文学去批评一些大部分的政府的官员们,而且我一直都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是爸爸不希望他的小文卷进来,而我是教育者,写出的都是一些课本,发音的课本、留美指南等等,这是我的本行。

  “冰河期幸存者”的北京生活

  李敖说,李文是“冰河期幸存者”,他对“幸存者”加重语气,说了句英文:Survivor,意思就是,无论遭逢多大的打击磨难甚至天崩地裂,李文都能愈挫愈勇、不屈不挠、力争生存、绝不低头!当所有其他动物、植物都被伤害殆尽时,只见她仍昂然抬头的还幸存着,还活着!

  你在来北京之前对北京有什么样的设想?

  我以前也断断续续来过北京,小城市还没怎么去,大城市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小城市还是再等一下好了。心里还是有准备的,因为我很多朋友已经比我很早就来了,所以他们说李文啊,你这个算投诉吗?以前我们多苦啊!所以我心里有准备说我会放弃我对生活的要求,我放弃了我的笑容,我现在笑容都很少了,我已经麻痹了,我没有耐心了,最后我的脾气也变坏了。

我是完美追求主义者,我也知道很多人不赞同我这个想法,特别是北京的那些年纪大一点的人,他们会说我们不需要你这种意见,不需要你这种国际礼节,我们饭都吃不饱,你还要教我这些干嘛?所以我也了解,我也跟北京的好朋友在一起,我不常跟外国朋友在一起,我希望多学到关于真正北京的一些事情、想法,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对我来讲好像不可思议,但是他们每天就是这样子,已经习惯了,特别是生意人,他们四五十年已经没有办法去改变了,他们也不想去改变。

  那你当初为什么到北京来?

  为了我的教育,我觉得这边比较大气,人大、北大、清华都在这边,我去上海会舒服一些,因为我的好多朋友都去了上海,我是惟一一匹黑马来到了北京。

  但是我是在纽约这个城市出生长大的,而上海就是复制这些东西,我不希望看到同样的东西,我来这边就是为了教学,为了我的事业的发展,所以我可以放弃一些时尚的东西,可是问题是我现在在这儿待了一年我觉得特别累,我是个教育者,但是当我看到一个人不要跟我学的时候我就很心灰,北京要没有办法支持的话我就会搬到上海去。

  现在的生活环境距你的要求还有多远?

  现在可能60%没有到达,最最重要的是你的居住环境不好的话整个人有很崩溃的感觉。我睡不好觉,不能做事,在内地我搬了四次家,每次抱了好大的希望,但是都不好。六星级饭店我花3000块美金,最后我受不了了,我算毁约,但是他们不给我5000块订金,后来他们说扣我500好了,但是他们给我写了封信说只要是我不说××俱乐部的坏话他们就把500块美金还给我,要把我的嘴巴封住,你觉得我会闭嘴吗?这是我的钱,你凭什么不给我,你物业答应得我好好的,但是他们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人的素质和人的道德一定要提高,缺乏效率、礼节,我知道是个过程,已经有内地的学者都已经写到了,但是为什么不去改呢,至少试着改,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提高大家的素质。

  你打算在北京待多久?你觉得生活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能够忍受多久我就会待多久。我觉得会好的,我对北京有信心,希望可以慢慢好起来,假如我教的人没有办法教,我就可能搬去上海看看,然后就回美国了。

你现在主要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我现在在做赔本生意,我现在用的钱全部是美国的积蓄,所以我也蛮辛苦的。

  投诉让我血液循环

  我的美容秘诀:吃饭、睡觉和投诉,投诉让我血液循环。

  我一向我行我素,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我教书的时间大部分都是中午或者下午,我不喜欢早上或者上午去工作,因为早上我喜欢起晚一点,晚上我喜欢写我的书,改我的功课,改我的卷子。我也不喜欢每天上班,我觉得钱够用就行了。

  你是个完美主义者,你书上说在台湾没有男人敢娶你,是怕你父亲,现在你到了北京你的对象有没有什么人选?

  我年纪越大我就越挑剔,我并不需要再结婚,我已经都做过了,我是一个自由者,人生有个伴就可以了,爸爸的观念跟我一样,他说一定要在恋爱中生活,当你开始吵架的时候那就赶快分开吧。就是要给些空间,不能每天粘在一起,不是说你不爱对方,而是要自己做事情,很多人为了结婚而结婚,为了小孩而生小孩,婚姻不幸福,就是死也不离婚,为什么呢?传统。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女关系才算完美?

  我觉得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我是不太能宽容和容纳的人,所以我希望那个男的可以包容我,我要投诉的时候可以让我投诉,我情绪化的时候不要生我气,我撒娇有温柔一面的时候他也能够欣赏我,不要说因为我的背景,或者说我讲话的方式,很多男的不喜欢,我需要可以欣赏我的男士。

  你也写了好多对男人的要求,但是你想过为男人做些什么吗?

  我会牺牲的。很多关系都要去融合,但是我融合要有个限度,假如说我整个人都变了,我自己没有主张了,也不行。我也不追求二十多岁的姐弟情,还是比较成熟的男孩子好一点,不需要再吵闹,我们就是要找一个伴,能让自己开心就够了。

  你觉得这些投诉是挑剔吗?

  我觉得挑剔和骂都不是一个很好的字眼,我的要求很高,我觉得这个基本的礼节,在×大学讲课我第一天就给他们提三个要求,第一是不要讲话,第二是电话要关掉或者放静音,第三就是不要按笔,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尊重的表现。在国外我也会投诉,他们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但是他们已经到了一个阶段了,没有必要投诉那么多了。内地刚刚开放,但这里是首都,我们都要开始做北京人的样子给国际人看了。我感觉我不是那么挑剔,只是我的要求高一点,我的生活观念比人家高一点,可是没关系,我免费教你们,你现在在我的地盘了,我有这个要求了,只要有人侵犯到我的小范围,影响到我的生活了,我一定要投诉!

李文的北京之最

  最痛快的一次就是我破了一个行规,我买我的车,没有理由让交的9000块钱拿回来了。我觉得很痛快,就说明我的耐心,也要谢谢工商局的人。

  最不可思议的、最厚脸皮的就是董歌星的这三个狗。

  最坏的服务和最失望的就是内地第一个六星级饭店——××俱乐部。

  最欣慰的就是×大的学生,虽然我被无理开除了,他们都很支持我。

  最不能理解的是内地人的观念、道德和不愿意国际化的思想。

  最累的就是《××日报》,这是我最后加进书里的新的投诉。他们是讲正义的报纸,但是,我投诉带有《××日报》标志的汽车,他们不予回复,社长的第一私人秘书也挂我电话,所以我一定要讲出来,写进书里,我投诉这个事情开始要有法律了,要去推一推这些人了。

  最有信心的是我的房东。

  我想打抱不平的是记者和媒体。

  最烦的就是内地的短信。

  ■ 采访手迹:

  敲开李文的门还没有走进她漂亮的庭院就被她拉出来,走,带你们去看看董歌星的狗。很豪华的别墅,很美丽的院子,但是有三只大狗,半个头颅伸出栏外,冲行人咆哮,老实讲,我有一点害怕。李文说这是政府禁养的大型犬,也有咬伤人的纪录。

  这时扭头看到李文贴在自家窗户上的大字报,“文明人住文明的公寓”。她说自己的车上也贴了这样的文字“文明人开文明的车”。

  进到她有着漂亮壁炉的房子里,她说,现在的生活环境,还有60%没有达到她的要求。我听她细细讲述了中国人缺少的礼貌和素质:口臭、吐痰、吸烟、大声讲话、穿凉鞋穿丝袜、脏头发、闯红灯,甚至坐着的时候抖脚,谈话的时候按笔,内容包罗万象,触及到生活的各个方面、细枝末节。我问她这一切是不是太过挑剔,她说挑剔和骂都不是很好的词,就是她对生活的要求,比一般的人高一些。

  她说自己和李敖最大的不同在于李敖看政治,李文看生活。李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原则的投诉是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眼前无疑是个女李敖,她也已经出书宣战,打着父亲的旗号在北京开始维权之路。

 采访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研究这样一个话题,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了,但国人的素质远远没有跟上这个脚步。所以,说她挑剔也好、苛刻也罢,多几个这样较真的人,总会从社会舆论的角度让大家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