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29 联合报 李敖之女 李文家落地窗被砸破
2004.02.29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李文紧急“报警” 客厅玻璃半夜被人莫名砸碎
2004.03.01南京报业 李文住所遭人半夜冲砸
2004.02.28 李文致电fashion

李敖之女 李文家落地窗被砸破

特派记者陈东旭/北京报导


定居北京的李敖之女李文,与负责别墅社区管理的物业公司纠纷愈演愈烈,李文家中昨天凌晨飞来一块砖块,砸破一楼落地窗。李文前两天曾陆续收到物业公司人员的警告信和电话,她怀疑两者有关,昨天上午已报警处理。

李文说,丢砖块到她家,除了毁损物品,还有伤害意图,所幸她当时不在客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屋前路边就有一名警卫站岗,事情发生时她立即往外看,也看到站岗的警卫,但警卫仅称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没看到人动手。被击毁的玻璃窗正临马路,马路上没有障碍物,警卫没看到嫌犯不仅失职,还让她怀疑警卫是否有所隐瞒。 李文表示,由于她不满邻居养恶狗、不守交通规则、吊嗓子扰人等不文明行为,物业公司在本月上旬接受邻居不合理的要求,对她下逐客令,要她二月十七日前搬走,但她据理力争,坚决要求依照合约和法律关系行事,这段期间她思考后也愿意坐下来好好与对方谈,但物业公司根本不理,反而变本加厉,一周来连发数封电子邮件给她,催她搬家,她的律师前二天还接到对方的警告电话,称再不搬家会对她有所行动,加上砖块事件,整件事完全是对方一手操控。

昨天上午公安局派警察到李文家制作笔录,李文并把所有的物证提供警方参考,希望警方秉公调查,让她有安全的居住空间。

【2004/02/29 联合报】 @ http://udn.com

李文紧急“报警” 客厅玻璃半夜被人莫名砸碎

http://ent.sina.com.cn 2004年02月29日09:51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昨日下午,记者忽然接到李敖之女李文博士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你们一定要帮我呼吁一下,我家客厅的玻璃在27日深夜12:30,被人莫名其妙地用砖头砸碎,我已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原来是,李文与所住别墅的物管公司纠纷升级到最高峰。

   李文电话里的语气急切而短促,据她介绍,继2月21日收到物管公司发来的第二封“驱逐令”后,24日又收到第三封,当日上午11点物管公司负责人陈总打来电话,他语气强
美妙时光产权酒店 紫光台式电脑
小户型主阵容揭晓 多媒体互动学英语


硬地请李文搬走。李文说:“2月27日,物管公司负责人陈总致电我的代理律师乔律师,说如果李文再不搬走,将有邻居对她采取行动。27日半夜12:30就发生了玻璃窗被莫名砸碎一事。好在当时我不在客厅里,否则会被大砖头砸死的!”

  李文昨日上午已就此事向所属派出所、公安局报了案,说:“我李文的生命受到威胁!”警察已到她家中做了笔录。李文说:“对方这样做让我特别生气,我本想与他们心平气和地谈一谈,因为我来北京是工作的,是对英语教育有贡献的人,不想再理那些素质低的人。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气死我了!但我不怕,我绝不会搬走!而且我这样做不仅是为自己,也为那些被物管压迫的公民们,希望他们能支持我鼓励我!”至于谁是砸碎玻璃的嫌犯,李文直言:“我书上提到的那些人和物管公司的人都有嫌疑!”

  据李文介绍,山东一家媒体已采访到远在台湾的李敖。李文说:“爸爸最近特别忙,我没打扰他,他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小文没问题,她到哪我都放心.而且她比我还厉害’。”现在,李文已在砸碎的玻璃贴上大大的横幅,上书“明人不做亏心事,文明不怕野蛮,恶行必被严惩!”另悉,目前已有媒体赶赴李文家中,拍摄她被砸碎的玻璃窗,密切关注此事。记者吴德玉

李文住所遭人半夜冲砸

【南京日报报道】在数次接到物管的驱逐令后,李敖之女李文所租住的北京盟科置业公司嘉浩园别墅上月27日深夜12:30遭邻冲砸。李文昨在接受南京日报记者采访时非常气愤地表示:“没想到我正当的维权会引来这么多的报复,这让我很寒心。”(右图:李文家被砸碎的玻璃。)

砖头半夜砸向李文住处

据李文介绍,继2月21日收到物管公司发来的第二封“驱逐令”后,24日她又收到第三封。当日上午11点,物管公司负责人总经理陈渊宇打来电话要求李文搬走。李文说:“2月27日,物管公司负责人陈总致电给我的代理律师乔先生,说如果李文再不搬走,将有邻居对她采取行动。当晚12:30就发生了玻璃窗被莫名砸碎一事。”李文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她为新书到大连等地进行签售,回到家后已疲惫不堪。当砖头砸向客厅玻璃的时候,熟睡的她以为在做恶梦,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家窗户被砸坏,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砖头砸到我头上岂不要出人命?”


满足4点要求李文才肯搬家

李文告诉记者,前日上午她已将此事向所属派出所、公安局报了案。至于谁是砸碎玻璃的嫌犯,李文直言:“我书上提到的那些人和物管公司的人都有嫌疑!”李文说,玻璃被砸之后,物管公司不但不来安慰,反而要求和她的代理律师谈判让她早点搬家。“让我搬家可以,必须满足我的要求:第一、在媒体向我公开道歉;第二、赔偿精神损失;第三、赔偿违约金;第四、将我在这里的遭遇列一张清单,下一住户也必须面对和我一样的遭遇,如鸡叫、狗叫……”李文说,即使达到上述要求也不会现在就搬,“我想什么时候搬就什么时候搬。”如果达不到要求,她将永远和他们耗下去。据了解,李文代理律师将于明日与北京盟科置业公司就上述4点要求正式谈判。


物管公司:邻居还要扔“死猫死狗”

对于李文住处半夜被人冲砸,北京盟科置业的陈渊宇总经理也是事发第二日上午11点多才得到消息。“她的住处被砸不先向物管汇报,反而先捅到媒体上,这不是在进行炒作吗?我们派保安去看,不让进门,还在窗户上贴大字报骂人。李文和邻居们的矛盾冲突已经到了无法制止的地步了。”陈渊宇说,李文入住该园区6个月以来,给周围邻居带来了极大不便,小区其他住户纷纷将矛头指向物管,认为是物管袒护李文,为此,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交物管费。“李文不欠我们费用,我们也不好随便停她的水电,如何对付她真让我们头疼。物管公司没办法,邻居们只好以“砸玻璃”的下策去对付她。今天还有一个住户咬牙发狠,如果李文不走,就向她家扔死猫死狗。”陈渊宇说,在矛盾日益激化时,他只能通过李文的代理律师进行谈判,让她尽快搬走,公司也愿承担李文搬家的一切费用。 本报见习记者 南南

李文致电fashion:

  星期六(2004年2月28日)下午五点半,我在房间看《追忆胡适》,接到李文来电。我以为她要告诉我她已从大连回来了,要告诉我大连一系列活动的事呢。我接电话后才知道她刚回来那天晚上,正在睡梦间听到客厅有爆炸似的声响,当时她刚回来不久,很困乏,就以为没什么事,所以没有起床看个究竟。第二天早上起来才知道昨夜那声巨响来自她自己的客厅,她客厅的玻璃被人用砖块砸碎了。她想请我帮忙写条幅。编辑帮她写了一种,但她觉得不太满意,她希望我能用比较文学的方式为她写条幅。由于制作条幅的店即将要打烊,所以她催得急。一时我又想不出什么话语,就告诉她我稍后再给她打过去。我想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请拿出像样的文明手段!”等语句。虽然还不太满意,但怕她久等,于是我赶紧打过去。她问我想出了什么话,我把这三句话给她,她也告诉我编辑又想出了两句话“文明不怕野蛮,恶行必遭严惩”,我表示赞同编辑的两句。于是她就将这两句话拿去制作了。这两句也就是上文附图中所贴的两句。我又问她搬家的事,她说本来想慢慢一点点搬的,现在这样她就不想搬了,而且她已经报了警,也上书美国驻华使馆。

  后来我又问了她大连之行如何了。她说很累,大连还可以,西安之行就别提了。那里安排一个生手负责接待,新华书店只有五本书可以签售,大学演讲也没有安排。她的下一站将会是山东,我说那不是你家祖籍吗?她说据出版社统计,她的书在南方卖得不好,最好的要属上海了。她可能会去上海。我说到时我到上海去看她。她问我当地有没有五星级酒店,叫我去联系媒体,与她接洽来此地签名售书之事。并告诉我由于要维权,海外版也先暂时告一段落。

还有好多事要问她,但因她要急着去制作条幅,所以匆匆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