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钱官司"尚未开庭 投诉女王李文要告法院

http://news.sina.com.cn/s/2004-05-10/15182497072s.shtml

这些天,台湾知名作家李敖的长女、有“投诉女王”之称的李文博士再次成为焦点人物,她状告盟科置业有限公司陈渊宇总经理和《新京报》侵犯其名誉权一案即将在北京宣武区法院开庭。李文认为,在《新京报》2月12日发表的《李敖之女被下逐客令》一文中,陈总经理向报社提供的新闻材料没有事实依据,且措辞侮辱了她的人格,其行为已构成名誉侵害,故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人民币一元。


TCL笔记本X200面世 买同方电脑送千元豪礼
中国网络通俗歌手大赛 体验财富之旅赢大奖!


  对于这场“一元钱官司”,原告和第一被告持何种态度?4月29日,记者来到了北京嘉浩别墅区,采访了小区居民李文和小区物业公司总经理陈渊宇。

  虽然看过不少李文的照片,但当李文走下楼梯后,一种新鲜感仍油然而生。她的打扮真的非常精致,非常时尚,粉色外衣配黑色长裤,透过凉鞋,能看到涂得很均匀的红色趾甲油。虽然已过四十,但李文的身材保持得很好,高挑、苗条。

  看到记者,李文就拿出一份文件说:“你看,这是前天宣武区法院给我律师的《案件受理通知书》,上面写着:李文,您与陈渊宇、《新京报》社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已决定受理。通知他昨天8:40到法院出庭,律师打电话告诉我,我想怎么这么快呢?等我律师一大早像疯子一样赶过去,才发现是法院搞错了。有个人也姓李,也是告《新京报》侵犯名誉权,法院就把我叫去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你看”她指着通知书道,“法院的通知太不规范了。就写‘李文’,哪个李文呀?在美国,这种单子都有一个casenumber(案件编号),才不可能搞错。”

  “发现搞错后,那个法官也不正式道歉,就打个哈哈,说声‘回去吧’。现在,我正在调查这天审判员的姓名,准备向法院投诉。我的律师建议我等开完庭再投诉,否则怕引起‘反效果’。不过我不管这个,就算法官会怀恨在心,以我的性格,也要马上投诉。”   记者眼里的李文她愿做一个撒种人

  记者:李小姐,我进屋前就看到窗上的那个大洞,这和你的投诉有什么关系?和这场官司有关吗?

  李文:那是今年2月27日夜里12:30的事情。那天我刚接到嘉浩业主给我的第三份‘逐客令’———勒令我一周内搬出小区,晚上我的窗子就被人砸了。当时我又震惊、又恐惧、又伤心,因为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而这种行径竟发生在国际化的别墅里!物业管理协定保障住户人身安全的条文成了一纸空文。第二天,我向盟科置业反映,但他们无动于衷,我去派出所报了案,至今没有结果。   很明显,这是由我的投诉引起的。我投诉邻居们的不文明行为,他们就在门口骂我,联名写信给物业公司,说不把李文赶出去就拒缴水电费。于是物业公司给我发‘逐客令’,威胁我:如果不搬走就要断水断电。可我是这里的居民啊,我的权利在哪里?几个礼拜前,陈渊宇叫工人断了我家6个小时电,电话打不出去,不能用暖气,没有热水澡洗,那时我恍然大悟:我来大陆到底做了些什么?这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吗?

  记者:那你为什么没有离开?

  李文:我想过要回美国去,但爸爸得知这个情况后打电话给我,说:“你不要抱怨,不要哭哭啼啼,你想走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当初我就告诉过你,改变要有一个过程,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应该多给一点时间。”

  靠投诉更要靠教育

  记者:这次你告陈经理向媒体提供了失实的新闻材料,这些材料是什么呢?

  李文:你看(拿出一份复印件),陈渊宇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李文是被香江别墅的物业赶出来后,才搬到嘉浩来的,而且没有签合同就搬来了。住进来后,又以各种理由拒签合同,拒缴水暖费、物业管理费。工人去做维修,她以“要睡觉”为由拒绝,又以此为由投诉。邻居种一些菜,养几只小鸡,她也要去投诉。他认为,李文的投诉“纯属无聊,没有任何道理”。

  陈渊宇在媒体面前一直这样批评我,对自己讲的话根本不负责任,所以我把他说的每句话都收集起来。你看,他对这家报社的记者说:“要打官司我们非常高兴!”好,你高兴,那我奉陪到底。

  记者:对你的所作所为,支持的人多吗?

  李文:在我收到的Email中,有80%是支持我的,有10%说这是国情差异,没办法的事,还有10%是骂我的,叫我滚回美国去。

  记者:确实,不少人认为这是国情的差异、文化的差异,你觉得这种讲法有道理吗?

  李文:毫无道理。因为我今天不是住在“国情区”,不是住在公寓、农村,而是花了大把银子住在给有钱人盖的别墅区,享受的是国际化标准。你希望听董文华家的狼狗叫、隔壁邻居家的公鸡叫吗?希望的话,可以去农场,但我不希望,我付这个钱,就不希望听到。

  很多人觉得,养条狗,养几只鸡,在花园里种些菜,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但我都录了DV,拍了照片,给别人看,结果他们都昏倒了。你看(给记者播放DV),这三条狗是GermanShepherd(德国军犬),北京明文规定禁养,一个军人却违反规定。这些鸡不是小鸡,而是大公鸡,早上5点就把我叫醒。还有人在花园里种了八种菜,玉米、油菜、茄子、葱……太离谱了吧!   有些人能花1000万元人民币买房子,买三辆私家轿车,却又在户外晒内衣,穿着睡衣到处跑。这与他们的经济实力太不相配了!

  记者:你觉得你的投诉能改变他们的行为吗?

  李文:光靠投诉不行,更要靠教育,当然还有政策和媒体的宣传。我来大陆的目的是发展教育事业,而不是到处投诉。我选择来北京,是因为它是祖国的首都,代表中国的形象,一切改变可以从这里开始。

  我对教育部有两个建议,一是幼儿园开设礼仪教育课程,让孩子们从小养成文明习惯;二是改革英语教育,我觉得大陆的英语教育太落伍了。

  政策方面,我在窗户被砸、遭非法断电后给市长写过信,希望政府保护一个国际人士的人身安全,并以此解决许多社会性问题。   甘愿做一个撒种人

  记者:打算到上海来投诉吗?

  李文:上海不需要我这种人了,它已经开始open(开放),喜欢改变自己。北京很大气,但也有不少“大爷”,特别牛,觉得我们很好了,不需要任何改变。

  记者:在美国,你有过这么频繁的投诉吗?

  李文:我在美国38年的投诉总和还不及这儿16个月的投诉。

  在美国,他们很希望你投诉,老板还会在电话旁边听,1分钟后就能给出投诉结果。这里的有些人呢,你问他姓名,他说:我凭什么告诉你?你问他监督部门是什么,他说:我凭什么告诉你?还没等你问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我始终认为,没有投诉就没有改变,没有改变就没有改善,没有改善就没有文明,没有文明就没有我们伟大的祖国。我们都是消费者,如果你找不到一个可以投诉的地方,你的尊严在哪里?

  可是,很多人已经麻痹了,说就这样吧,有什么办法呢。但我不这么想,我就要同一些人“打仗”,就算“牺牲”了也不怕。我对学生讲:我李文要做一个撒种的人,撒下种子却吃不到果实,可我愿意一直撒下去。我也希望你们年轻人出来撒这个种子。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些种子会长出丰硕的果实。

  要写新书做一点批评

  记者:在人们的印象中,你父亲李敖的经历人所共知,而你是一个专门投诉不文明行为的人,你觉得,这两者之间的共同点和区别在哪里?

  李文:我爸爸是一位大文学家,我是一个小小的教育者;他很土,我很时尚;他中文比我好很多,我英文比他好。很多人叫我“女李敖”,但我对政界的事完全不管,当然,我也给北京市长写过信。

  我知道我说的一些话别人不爱听,我讲中国有不少富人是暴发户,有钱但不讲文明。可我还是要说下去,直到他们改变。

  记者:除了这场官司,最近你有什么打算吗?

  李文:我想把精力从投诉转到教育上来。我已经出了《英文习语精解》,如今想做一些英语教育节目,让大家不再为英文而学英文,而是激发他们的兴趣。在美国,学生到初中或高中才学外语,有很多语言供你选择。可在大陆,从小就逼你学英文,跟你说:不学,你就找不到好的工作,不能升职,不能做官。结果呢,花了那么多时间学英文,主修都顾不上了。

  我还打算继续在全国各大学作讲座,我已经去了十几所大学,那里有很多学生爱听我的演讲。我想开一个礼仪文化中心,以及一家高档文化书店。

  我还要口述一本新书,准备今年六月前出版。在书里我仍然会批评,但我讲的都是事实,是要让一些国人改变,而不是为骂而骂。其实,老爸、鲁迅、林语堂……多少大作家批评过中国人,对他们喊:赶快醒来吧!我们要改变!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也有这个资格、有这个权利、有这个义务去批评,去唤醒国人。

  噢,对了,你碰到过什么不文明的现象吗?我可以把它们写进书里,也可以帮你投诉。

  记者:让我想一想……

  李文:这还要想?看来你已经习惯了。

  交谈后,李文把记者送出了家门。值得一提的是,分别时李文也显得与众不同。她要求等在门口的出租车司机别按喇叭,并指着门前的减速板告诉记者:“这是盟科置业故意放在这里的,其他减速板都是橡胶的,就这块是铁的,车子通过会发出很大的响声。”她让出租车司机开过去试试,结果,发出了“轰轰”的响声。

  李文其人

  新闻背景

  李文博士在台北和美国两地长大。在纽约大学政治与东亚研究专业取得学士学位后,获得了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并从旧金山大学国际与多元文化教育专业取得了教育学博士学位。2002年年底,她从美国“空降”北京,在人大、新东方教授英语,并在十多所高校作过讲座。

  不过,令她迅速成为公众人物的原因不是教学,而是其在短短几个月内的一百多次投诉。从董歌星家的狗到邻居女儿的脚步声,那些司空见惯的现象都在投诉之列。由于不满住宅区的服务,李文已搬家四次,最终搬到了这场官司的“发源地”———北京嘉浩别墅区。

  陈渊宇眼里的李文她才是不文明的人

  在对盟科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渊宇的采访中,记者却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

  记者:作为第一被告,你是如何看待这场官司的?

  陈渊宇:前几天宣武区法院让我去了一次,给我看了诉状。我们的态度是,事实就是事实,随便她怎么说。但问题在于,她是个特没事儿做的人,而我们非常忙,没时间陪她。别的倒不怕。事实上,她自己才是个不文明的人,她给小区居民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为报复邻居,她把高音喇叭搬到室外放摇滚乐,我们这才断了她家的电。有小孩从她门前走过,她就在阳台上破口大骂。

  记者:李文认为,你给她的逐客令侵犯了她的人权,你怎么看?

  陈渊宇:这是媒体报道的失实。盟科是嘉浩别墅区的物业管理公司,我们有什么权利发逐客令?逐客令是这儿的业主孙先生发的,不是非要她搬走,而是要她注意邻里关系。我呢,是以个人的名义给她写信,劝她想得开一点,尽早搬出小区。

  记者:那李文为何不搬走呢?

  陈渊宇:原因有两个。一是在北京,我以为她花1300美元根本租不到比这儿更好的房子了。二是她到了北京,从香江花园搬到名都园,再搬到北京国际俱乐部公寓,再搬到嘉浩,现在北京所有的高档住宅区都知道她的名声,没有一个会接受她了。

  父亲眼里的李文

  有没有更好的方式?

  日前,在凤凰卫视播出的第四十一期《李敖有话说》节目中,李敖评价其女儿的一段话很有意思。

  “大家看一个女孩子的照片,她是我跟一个女朋友王尚勤生的孩子,名字叫做HEDY李。为什么叫HEDY李呢?因为我给她起名字时有一个女朋友HEDY吴,我就给我这个美国的女儿取名HEDY李。HEDY李得了博士后,到了快四十岁的时候对我说,她想到中国大陆,希望以她的经验与教育方面的心得为祖国做一点事。我赞成了,也欢迎她去,当然,我讲这话是皱着眉头讲的。她到大陆后,果然闯了祸。台湾的报纸就登出来了:李敖女儿告北京邻居养狗、种菜;李文到北京定居一年多投诉上百件,被要求搬家;李文已搬四次家,此番再遭邻居联合抵制,决心周旋到底。

  我看了也觉得蛮好笑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她是美国派的,对个人的权利要争。这个是没有错的,可是这种争法,你愿不愿付出代价?这是个关键。

  有人说她跟我学,说她的个性比起李敖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从来不得罪邻居,这可能是我滑头的一面,怎么可以远交近攻呢?邻居就在你周围。现在HEDY李家里被人丢石头,她已经到了这么一个恐怖的局面。她付的代价是夜不安枕。为什么你李敖不得罪邻居?因为我觉得制造这种紧张关系是不好的。我们可以斗争,那是为了更多的大题目。当然,HEDY李说这个就是她的大题目,保护生活的品质,保护个人的权利,保护个人的尊严,并且对邻居的生活不够水准的,给他们有点影响,有点改善,有点教化,有点宣传,这也是我们该做的事情。

  没有错!可是我总觉得,你采取的手段好吗?我不认为这种手段是好的。弄得砖头都从窗户丢进来,我不认为这种方式是好的。我觉得可以改善,可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呢?”

  采访花絮

  采访前先接受十项“条款”

  去北京之前,记者先通过李文的个人网站发去了电子邮件,几分钟后就接到了她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是一种很女性化、又很理性的声音:“是上海的记者吧,我觉得上海好怪哦,别的地方都请我去签名售书,你们却没有一个地方请我去,不过我听说,《我和李敖一起骂》在上海卖得非常好。”

  “对不起,我是个很认真的人。”李文顿了顿说,“你给我的Email上讲,想明天采访我,但作为一个记者,你应该提前24小时以上通知我呀。对不起,我是对事不对人。我已经给你回了Email,上面写了采访我之前必须接受的十个term(条款),如果你同意的话,我愿意明天接受采访,但你要将你名片的复印件放大10%提前传真过来。”

  记者随后打开邮箱,看到了她用英文列出的十项“条款”,其思路之缜密,令记者着实惊讶了一阵。

  门铃只准按一次

  4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顺义区的嘉浩别墅区,那里就住着著名歌星董文华和她的“死对头”李文。

  园区的管理十分严格,整个小区阒寂无声。车子在李文的独体别墅前一停下,就看到了贴在二楼各扇窗户上的“大字报”,如“文明的人住文明的别墅”、“狗叫晒衣,吐痰种菜”、“噪音”、“乱放家具,要割草”。尤其是那条红底黄字的标语———“文明不怕野蛮,恶行必遭严惩”———格外醒目,其边上还用红笔画了一根箭头和一个圈,圈里是窗户被砸出的一个大洞。

  知道李文有非常守时的习惯,所以等到约定时间,记者才按响了门铃。按了一下,才发现门铃下也贴着字:“因为盟科物业给一个让客人听不见回声的门铃,请来访者只按一次门铃为宜,如果多按几次,我会发疯的!”还好只按了一次!

  不多时,阿姨为记者打开了铁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装饰着彩灯的花园,而是另一块布告:“因为盟科物业陈渊宇未经准许闯入我的家园(一月),他的工人非法断我的电(四月)和刘主管拿走我的私人财物(四月)。今后敬请盟科物业所有员工非请莫入。”

  作者:选稿:乔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