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专访李敖

2005-03-30   人民日报

   1935年东北出生,1949年随父母迁往台湾,2000年代表新党参选“总统”,2004年单打独斗竞选“立法委员”,文坛40年,政坛40载。高举统一大旗,疾呼“一国两制”,自称左派知识分子,希望***领导中国繁荣富强———

   时间:2004年岁末

   地点:台北东丰街李敖寓所

   场景:书靠四壁,顶天盖地,200多平方米房间的中心地带形成书岛。
   卧室、书桌、沙发、盥洗室偏安一角。

   记者:我们主要是来看看李先生,三年前刚驻台时就有这个打算,不巧总是约不上。

   李敖:其实很好约,主要是没有搭上线,另外不能让你们见多了,得留点神秘感(笑)。

   记者:不会啊,李先生的魅力不会因为见光多少而受影响。

   李敖:还是会。你们是不是后面还有人跟啊。

   记者:呵,我们开始驻台的时候有,现在没有了,其实我们是小萝卜头,没有必要的。

   李敖:不不,你们是大人物,现在他们还在跟,是考勤记录上还在跟,只是人不来了,我当年被监视就是如此。

   记者:我们还得跟李先生要点佣金,因为我们买了你不少书,还推荐别人买,或买了送朋友、同事,成为你的书籍推销员(笑)。

   李敖:啊,看来我得小心点,你们了解我很多,我不了解你们,是不对称(战争)啊(笑)。

   记者:你的书在大陆有很多读者,凡在大陆出版的书我们当中有人几乎每本都读过。不过有些写得不够好,比如蒋介石评传,你和汪荣祖先生合写的,看到一半就读不下去了,主要问题是太不客观,文字也粗糙。

   李敖:啊,这本是汪荣祖用我积累的材料拿剪刀剪出来的,再加了一些他在美国收集的材料,结合得不够好。哎,不好的都是汪荣祖写的(大笑)。

   记者:很多读者读你的书对你很敬仰,结果看了凤凰卫视节目中的你很失望,觉得败坏了你的声望,是不是你没有发挥出来?

   李敖:也可能是老了吧,老了就颠三倒四的。看来还是不能被看到,通过文字比较有感觉(笑)。切入点不一样,感觉也不同。在电视里跟演员一样,得演。其实有些也还不错,你小看我了。比方在凤凰台的节目里,我展示了几篇文章,是毛泽东的,那是毛泽东1920年写的,别人找不到,只有我能找到。

   记者:李先生侠骨柔情,多年来写文章批评人家不讲情面,不手软,包括美国,但从未批评过我们***,可以感觉到你对我们党蛮友好。

   李敖:我对《毛选》、《邓选》(《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选》)和《列宁选集》掌握最熟。这跟小的时候有关,我在北京时就痛恨国民党,向往***,对左派刊物比较感兴趣。所以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梦,就是希望中国强大起来,繁荣起来,跟资本主义斗。我们这代人比较爱国。我在台湾不是蓝色,也不是绿色,是红色,我不掩饰这一点,就像西班牙的大画家毕加索一样。

   记者:去年你还说过,“中华民国”是伪号,你这么一来不就当了伪“立法委员”了?

   李敖:哎,他们是伪的,我是真的(笑)。所以,我现在是无产阶级参加资产阶级议会,是要颠覆它。

   记者:很多人都议论,说李先生身为文章大师,当一个伪“立委”是晚节不保啊。

   李敖:不啊,我这是为国捐躯啊(大笑),台湾只有我敢谈“一国两制”,别人不敢谈,一谈就被说是***同路人,只有我讲,我讲没有事。我在台湾混得很久,没有人怀疑我。我不是搞政治,那是个平台,是个窗口,我要在这个地方讲与大陆来往的好处,以利诱人。

   记者: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大多比较呆板,比较缺乏灵活性,李先生学问做得好,心态保持得好,生活安排得很有情趣,业余还玩一把政治,其中有窍门吧。

   李敖:整天横眉冷对多累啊,人不快乐,整天生气,就早早死啦。我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打败别人,这才是本事,还没有做事,就被别人宰了,算什么英雄。强者的干法不能酸不溜溜,哭哭啼啼。我的当选说明台湾民主是假的,因为民主政治是政党政治,我一个个体户能当选,说明台湾的民主是假的。告诉你,在竞选的时候,安全部门派来8个保镖,前后4辆德国产黑色宝马,浩浩荡荡,中间夹的是我的坐车,你们猜什么车———一辆最普通的计程车。这样子没谱,不够派,在别人看来,抹不开面子,怕跌份,我不在乎。

   记者:从前你曾挖苦台湾一些文学家词典没有把你收入,其实没有必要,你是思想家,干吗往文学家堆里混啊。

   李敖:得捞过界干干啊,(笑)横跨好几个界啊,学问成家,就要这个家、那个家。我在台湾能混下来就是老早就觉悟到钱的重要性,口袋里有几个臭钱,藏了点钱。就像富兰克林讲的,口袋是空的,腰杆就挺不直。你控制不了我,我会有饭吃。而且,我不把钱藏在我名下,而是藏在别处,你没收我的财产都找不到。告诉你一个故事,2000年“总统”选举,几个候选人要照相,我说要照可以,我站中间,其他人问为什么要站中间,我说我年龄最大,他们说可以。第二次照,我还要站中间,他们问为什么,我说抽签我抽3号,5组候选人,我当然在中间(笑)。第三次我还要站中间,理由是依照惯例(大笑),结果,他们都不肯上来,都在抱怨,最后陈水扁说就让他站中间吧。我要看到两边各有两个人才照,否则就不照,一点亏都不吃。(大笑)


   记者:说到陈水扁,从前台湾有一本刊物叫《争取百分百言论自由》,还是你与陈水扁合伙办的,现在你们俩关系如何?

   李敖:对,总监是我,发行人是陈水扁,那时他还是小老弟,关系不错,现在没有来往了。我65岁生日时,他送我书、签名祝贺。他竞选时,我骂过他,他捎话希望我口下留情。

   记者:你平时总带一副黑眼镜,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跟你当年上大学时穿长袍一样,有什么讲究?

   李敖:没有什么讲究,就是一种保护,让你们看不到我的真正面目。不过,可以给你们看一下(摘掉眼镜),眼睛没有问题,不是吗?哈哈!

   《人民日报》 2005年03月30日 第十版

   人民网记者 曹宏亮 李林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005-3-30/TMTG-382790.htm



台湾名作家李敖是位读书人、藏书人、著书人,也是一个伴书而眠、以书斋为家的人。日前,《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在台湾采访李敖先生,有机会见识了他的书房。

李敖的书房位于台北市敦化南路一处高楼之中。书房很大,并非单辟一两间屋专用做“书房”,而是间间是书房,达五六间之多。

一进门,但见一个拆掉隔墙的大厅,约占80平方米,几排整齐摆放的箱柜上陈列了八九排书籍,高低错落,不少书里还夹着纸条或书签。进门靠左,隔出一间小书房,专用于会客、接受记者采访。半围着一张床般大的茶几,摆放了3个长沙发。茶几上摆满了各种砚、玉、石等小物件,玲珑可爱。三面书柜做墙,放的全是厚书。

......


圖片說明:不能讓你們見多了,得留點神秘感(笑)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