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十):经济挂帅不坏

经济挂帅不坏 勿忘理想人文

    ——狭窄爱好·大陆读者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之十(完)

    文末附:李敖简历

  问:您曾经说过您的生活比较枯燥,是个工作狂。您也曾坦白讲过,您喜欢女人。您还有其他什么爱好?

  答:你应该了解,这个世界可爱的东西并不很多。好比说漂亮女孩子是可爱的,漂亮小女孩,幼稚园小女生好可爱。漂亮小狗,澳洲的袋鼠熊……我发现漂亮的、可爱的东西并不很多。当然你要珍惜他们。其他部分就是,我小说里提到了,你要本着选择性的。你看台湾风景,没有一个完整的风景给你看,都是一堆垃圾,人工的破坏。这个时候你要选择性地,看你所要看的,对你所不要看的视而不见。就变成这么一个结果。

  我对其他的兴趣我感到很狭窄。我的电视,外面的线进不来。我的电视我(用来)看我的录影带,看我的VCD。我跟外面隔绝的。然后我可以看到一些好的东西,书里面上天下地的一些事件,看到莎士比亚所说的BRAVENEWWORLD。一般人把这个BRAVE翻(译)成勇敢的,是错的。BRAVE是大好的、美好的,美好的新世界。可是这个东西在书里面才有,在现在一些VCD里面才有,而这个岛上没有。

  问:那您跟外界……

  答:基本上隔离的。我每次出来都是有原因的。

  问:每次出来时,您对外面情况好象非常了解?

  答:这太容易了嘛。不需要花很多时间,有时吃饭时候,我看个晚报就知道了。抓重点,不浪费很多时间。我承认我出来一定是跟我有利的。好比说对宣传我思想有利的,传播我的谬论有利的,我才会动,我不需要你找。否则的话我就藏起来,你怎么找我?

  问:在自己的天地里工作、思考。

  答:好比说你今天来找我,我也坦白跟你讲,我愿意经过你,使大陆知道一点我的声音。譬如说你们怎么把我当西门庆?(笑)

  问:(笑)应该作出一些澄清。

  答:谢谢。我觉得,我就这个人。

  问:我是第一位有幸采访您的大陆记者。您想对大陆同胞说些什么吗?

  答:我还是觉得,当大陆经过这么多年,150年来的战乱,现在总算比较稳定了,有一个机会去经济挂帅,不是坏事情。可在这个过程里面,还是不要忘掉那个理想的层面,人文的层面。虽然那个层面不能当饭吃。

  在这个经济挂帅过程里面,也有很多个人的痛苦是不可避免的。你不象印度人,印度人他就安贫乐道。中国人不,中国人一改革开放,就搞那个(笑)“三自一包”,就搞那个小圈圈,种块地,种蔬菜,在门口。中国人很可怜的,自己在慢慢地勤俭持家。有些人不可能适应,或者机会太(少),就要到都市中去。很多女孩子到了深圳什么,台湾有的商人回来跟我讲,也蛮可怜的。这个社会成长的时候,个人常常有时候会埋没,个人有时候会爬起来,都是没办法的。好比章子怡,她就可以22岁……懂我意思吧?多少个章子怡就这么埋没掉了,对不对?这是社会嘛。真正的社会就这种社会呀。

  共产主义有什么错呢?共产主义有非常好的主义,人类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我们念的《礼运》那篇文章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最后那两段话,“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这就是各取所需;“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这就是各尽所能,就是原始的共产主义。这种思想太伟大了!也使这么多人着迷,为它牺牲。可是这个好的主义,被一个东西给摧毁掉了,就是人类贪婪的欲望。当我跟你一样的时候,我不长进了,拖死狗了。所以,鼓励人类能够进取、活泼,有财富,需要靠那种贪婪的欲望,而不是圣人的教条。

  问;对大陆您的读者想说什么吗?

  答:多看李敖的书呵!(笑)

  问:(笑)多看李敖的书,但千万不要看盗版的。

  答:(大笑)对,千万不要!(连载完)

  附:李敖简历

  1935年4月25日,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祖籍山东潍县。1937年,随全家迁往北京(北平),曾赴太原小住。在北京新鲜胡同小学完成小学学业。1949年,随家人从上海赴台湾。1954年,考入台湾大学法律专修科。1958年,大学毕业,进入凤山陆军步兵学校。1961年,考入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1963年,休学,出第一本书《传统下的独白》。1971年,被判刑11年。1976年,减刑出狱。1981年8月再度入狱。1982年2月出狱。1990年12月,第一部长篇小说《北京法源寺》问世。1993年,赴东吴大学任教。1999年,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2000年,代表新党,参加“总统选举”。2001年4月,第二部长篇小说《上山·上山·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