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九):我打官司是为造势

编者按:“坐过两次牢,禁过96本书;休过两次学,著作千万余字;大学时身着长袍,考研究所时主考官不敢出题;年老了穿着红夹克,骄傲地告诉每一个人:‘当代中国写白话文第一名是李敖、第二、第三名还是李敖。'……”

  这就是李敖--对于大陆读者来说,一直如雾里看花般的台湾文坛巨匠。近日,新华网驻台记者孙承斌在台湾完成了对这位传奇人物的独家专访。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一):不吃陈水扁的“糖衣炮弹”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二):我是个讲是非的人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三):他们没有资格做敌人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四):有书写我跟西门庆一样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五):鲁迅被高估 茅盾文字很烂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六):为诺贝尔奖拼死拼活太笨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七):台湾太笨听不懂一国两制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八):台湾政局 统一话题


图为李敖住所(孙承斌/摄)

  打官司为造势 保护家庭 我恨日本人

    ——官司造势-家庭亲情

  问:您这辈子打了很多官司,一般人好象理解不了。

  答:我这么喜欢打官司干嘛?有原因的。

  问:打官很累呵。

  答:造势!使你怕我。好比我跟台中市政府打官司,我跟高雄市政府打官司。我打一个官司,我只要一块钱。为什么呢?就给台中市政府看,我为一块钱都会南下,好几次,路费也不止一块钱了,对不对?旅馆费也不止嘛。可是表示我把你锁定就没完。叫他清清楚楚地知道你这个人是死硬派,你绝对有耐心跟我们打到底,绝对不会中途放水的(笑)。表面看,好象玩世,骨子里面跟我整你这个政府,整个全盘作业有关(笑)。我不是以打官司为乐,可是表面上打官司是为乐的,骨子里面是有阴谋在(大笑)。

  问:我记得您竞选时曾提醒记者不要曝光您的家人,否则要小心吃官司。您好象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家庭?

  答:没有家庭就算了,有家庭的话……我有缺点,就是我跟他们年纪差得太远。我比我儿子大58岁,比我女儿大60岁,比我老婆大30岁。我觉得他们弱小,我太强势了。可是我已经老了,要保护(他们)。

  问:您要保护他们。

  答:保护两种方法,第一个就是我警告大家,不要给他们照相,不可以。第二个方法就是我给他们留下一些钱。我所能留下的就是这个,我也不能留下很多东西。我也没有东西留下。没有。看不到就很淡,看到了你就会喜欢她。我也做了好多年的单身汉。好比现在我小女儿,前几天在背诗,背那个唐诗三百首。背一首王维的诗,她认为是李白的诗。我说是王维的诗,她说李白的诗;我说王维的诗,她说李白的诗……生气了,(说)你、你不信你去问李白!(大笑)你觉得这小女孩……

  问:很可爱。

  答:她可爱的一面就会出现。她在你眼前,所以你会关心她。

  问:这也是您温情的一面。

  答:有的时候是。好象慰安妇那一次,我拿出100件艺术品,卖了3300万。那时候许文龙捐一块钱、几块钱都没有。那个时候,我的感觉,我的动力,不是关心慰安妇,不是爱,动力是恨,我恨日本人!我从不掩饰我的恨的一面。我不让日本人得手,(他们想)每人给50万,然后把这个罪洗掉。我不让日本人这样子,我要他政治道歉,这最起码的。我不让他得手。可是我是很近人情的。当时,王清峰律师劝慰安妇,说日本人每人给50万不能要,这个钱太窝囊了,不能要。慰安妇就很难过,因为她们需要这个钱。

  问:所以您就拿出一笔钱来。

  答:我这方法就是我给你50万,你不要他(日本人)的可以吧?当然她愿意呵,因为尊严她愿意。可是日本人又来了,说我这50万你还可以要(笑)。我就知道阿婆万一动摇怎么办?拿了我50万又拿他的怎么办呢?所以我当时跟她(讲),你拿我50万有个条件,就是你如果拿他的50万,我的50万你要还给我(笑)。这就是我很细腻的一面,大家不伤和气。

  问:最后没有人拿日本人的钱?

  答:没有,没有。全世界只有台湾没拿。大陆好象也没拿。韩国都有人拿的,菲律宾有人拿的。(我)就使日本人过不了这个关。我也不说我那么伟大,说对人多么爱,不是。我恨,第一个恨日本人,不让你日本人得手。所以我就变得无形中关心了这批阿婆。可由于我关心,以后台湾政府也就每人给了50万。所以她们就变得每人有100万。现在(那次卖艺术品)还剩下一点钱,跟日本人可以打官司。

  问:您对自己的孩子有什么期许吗?

  答:不会的,因为那太遥远了。一个小孩成长过程里面,你不能说期待着水涨船高。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偶然因素太多了,你不能控制的。并且按照儿童教育的标准,你给小孩子很多设计常常是危险的,你可能害了他。所以我的方法就是完全不管,跟他们玩,我太太去照顾,我提供比较好的生活的条件。(孙承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