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八):台湾政局 统一话题

编者按:“坐过两次牢,禁过96本书;休过两次学,著作千万余字;大学时身着长袍,考研究所时主考官不敢出题;年老了穿着红夹克,骄傲地告诉每一个人:‘当代中国写白话文第一名是李敖、第二、第三名还是李敖。'……”

  这就是李敖--对于大陆读者来说,一直如雾里看花般的台湾文坛巨匠。近日,新华网驻台记者孙承斌在台湾完成了对这位传奇人物的独家专访。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一):不吃陈水扁的“糖衣炮弹”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二):我是个讲是非的人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三):他们没有资格做敌人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四):有书写我跟西门庆一样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五):鲁迅被高估 茅盾文字很烂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六):为诺贝尔奖拼死拼活太笨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七):台湾太笨听不懂一国两制


图为家中李敖(孙承斌/摄)

  解决统一问题,就是最后,大陆有没有这个能力跟美国“对赌”

            ——台湾政局-统一话题

  问:现在台湾比较混乱。您对台湾社会有什么看法?

  答:我跟台湾人在一起51年,我跟他们关系太熟了。这批人有很多优点,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我们刚来台湾的时候,大家排队。问干什么?交税。我们在大陆逃还来不及,你们这么老实。当兵的时候,放鞭炮庆祝,去送行。我们当时逃兵,谁愿意当兵呵?台湾,那么老实的台湾人。可在台湾,这么多年成长下来,变成爆发户。他最大的缺点,我觉得就是没有见识。尤其在政治上面,目光如豆(笑),没有见识。

  问:岛民心态。

  答:所以我觉得很荒谬,就是荒谬的事他们会做出来。(眼光)非常小,并且荒谬、幼稚;幼稚,荒谬。当时一个很有名的人叫蒋渭水,他的弟弟蒋渭川,他跟国民党的一个特务,叫做陈绥名讲一段话,陈绥名后来告诉我,说他描写得很好,台湾人描写台湾人,他说台湾人“畏威而不怀德”。你凶悍,我怕你;你对我好,我不感恩。这是一种海岛型(心态)的一个特色。

  可是很贱,你看蒋介石死了以后,大家下跪呵!省主席是谢东闵,带队,带着台湾各县市的县市长去下跪。我们外省人的官,虽然也是蒋介石的狗,都不至于下(跪)、磕头的,鞠躬而已。象这几天你看到没有?你看,3月7号,“建国党”主席发表谈话,在《自由时报》登出来的,他讲了这段:台湾人给日本人当兵,我们觉得光荣;台湾女人也不觉得失掉贞操是耻辱。可以贱到这个程度!那好了,我们男人给你当兵,女人给你搞,那么至少我们领土要收回呀?典型的例子钓鱼台(岛)嘛。钓鱼台(岛)属于台湾省宜兰县头城乡,所以你看到邮筒上面有一个邮递区号,右下角有290号,就是钓鱼台(岛)。你写信,(那边)收不到。什么原因呢?给日本人占了。台湾领土呵,日本人承认(是)台湾领土,过去教科书里面它(也这么写)。你为什么不拿回来?我领土你要还给我呀?敢不敢?不敢。所以在我眼里,台湾,一群孬种。

  问:台湾好象媚日比较严重。

  答:韩国被日本统治了37年,你看媚不媚日呵?人家有种呵。所以当时日本文官分发的时候,分发到台湾欢天喜地,分发到韩国就愁眉苦脸。高丽帮子不好统治。高丽帮子凶,民风强悍。所以,我看不起台湾人!从根子上看不起他们。他们有很多优点,可是政治上面,绝大部分的人没有见识。她也许……她怨妇,吕秀莲不说嘛,深宫怨妇。你看台湾的歌曲,都是大悲调,都是被遗弃的女人,那个小可怜、养女,那种声音。她是怨妇,怨妇的情结(是)非常痛苦的情结,因为它是妻妾争宠(的)失败者。台湾这方面是怨妇情结。可是我怎么做呢?我就骂,一直骂到现在,就这样子(笑)。

  问:台湾一些人刻意混淆身份认同。许多人好象对自己的身份、定位很迷茫?

  答:乱掉了。可是,我还是这句话,其实应该绝大多数台湾人,应该说至少有一半的台湾人,他们本身还是很稳定的,也不搞这个(“独立”),也觉得无聊。可是一批人因为选举、炒作,或者嫁祸,转移目标,他们在炒(族群矛盾)。事实上,有一批沉默的大多数,或者说沉默的一半,他们是很稳定的。所以,宋楚瑜到我家里来,我就劝他,我说你要结合外省人,结合300万外省人、30万高山族和至少有一半的这种沉默的、稳健的台湾人,组成一个势力,来稳定台湾的现象。他们那样胡闹,会为台湾带出祸来。

  台湾口口声声尊严,什么尊严呢?美国这一次,我要卖神盾舰给你,就卖;我要不卖就不卖。然后跟共产党:你对我不好,我就卖给他。从来没问台湾你买不买,你看见没有?台湾也不敢说我不买!你是什么东西嘛!如果你是一个国家,你什么国家?你告诉我,你什么国家?如果你有尊严,你这什么尊严?而这些人不以为辱……

  问:反以为福。

  答:嗳,反以为福。你看,美国你好去了,可以住旅馆了,可以见议员,什么玩艺?你不以为耻呵!(以前)连战到中东去,去哪个国家不敢宣布,因为不晓得哪个国家要他。见什么人也不敢宣布。干什么呢?就好象小偷进了公寓一样,每个门开开,撬空门的(笑)。说是走出去才能(有)尊严,可是走出去就是这样走出去的?你不觉得耻辱吗?他不觉得耻辱,他的行为标准跟我们不一样。一群混蛋呵!贱种嘛!可台湾人骂他们混蛋、贱种的只有我。我也修正,我说骂错了,我不该骂你们混蛋的,应该骂你们大混蛋(大笑)。我也骂错过,我觉得不够。错了,不对(笑)。

  问:台湾现在经济低迷,政治混乱,两岸关系停滞不前。您觉得台湾的前途在哪里?

  答:没救了。台湾的经济是DECLINE,整个下滑了,没救了。原因(是),蒋氏父子留下的那点老底,都折腾光了。没救了。台湾经济没救了。台湾经济是没落了。

  问:这是经济本身的问题,还是政治带来的问题?

  答:两个都有。可是政治上面加速了这个情况。我所讲的都有,过去台湾靠的那种工人的(工资)水准来做,现在工人的水准人家比你更便宜,你就自然被淘汰了,你就不行了嘛。台湾人过去还吃苦耐劳,现在不会吃苦耐劳了,就没有了嘛。政治上面不会更坏了,都已经跌到谷底了,还怎么坏法?从长远看,台湾等于就这么靠美国,(靠)跟美国的关系。所以没有台湾跟中国(大陆)的问题,都是中美问题。

  问:大陆一再表示台湾应当承认一个中国。可是他老不承认……

  答:他现在开始在做,在做一些事情(搞“台独”)。好比他在文化上面,教科书上面……

  问:增加“台独”的东西。

  答:嗳,不断强调“台独”。故宫博物院展览台湾画家作品,今天就有,陈水扁会去。他在不断地在做。可是我觉得,没有用,没有用。因为真正的大气候转变的时候,这个岛的人转变很快的。我举个例子,“台独”有一个大将叫陈隆志,他也(是)在台湾国民党教育下的好学生。他到美国去一下飞机,人家问哪里来的?他说我从自由中国来。结果人家就跟他讲说那个地方既不自由,也不中国(笑)。他就噩梦初醒,就变成“台独”分子。你懂我意思吧?就说他跳出了一个思想的樊笼,又掉进另一个樊笼里面。他永远没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问:陈隆志?

  答:陈隆志,在台湾他组织一个基金会。他们同班出了一堆牛鬼蛇神,什么施启扬,陈隆志,邱宏达,嗯,谢聪敏,魏廷朝,出了一帮、一窝的牛鬼蛇神,蔡同荣,出了一窝。陈隆志,功课最好的。他受了国民党教育以后,他会很快就丢掉了。台湾这种教育,说什么都是台湾第一。他有一天会很容易觉醒。好比说,炒作台湾的艺术品,一幅画,本土画家,1000万;3个小时以后,1万块钱都不值,到了香港以后没人承认。懂我意思吧?就是你在地区的,你不晓得世界水准。

  那个拚音也是,汉语拚音他不用,要用台湾拚音。你怎么走出去呢?你自己家里面关着门爽。这么一个东西他都抵制。你看马路那路牌,左一个右一个都这样。这有什么好抵制的呢?联合国承认的东西,你很快跟外面的能够兼容。他没有(这样),因为共产党搞的,所以我们就要抵制。所以,我(认为)表面上台湾人觉得他独立;其实他都受的蒋介石的影响,坏一半的影响。蒋介石坏一半的影响就是,他当时凭着两点,第一个,共产党不可怕,因为我们可以打败它;第二个,共产党坏,所以共产党不会变好。这两个观点一直到现在还有。

  问:您觉得大陆提出要台湾回到一个中国原则这个要求合理吗?

  答:当然合理呵!(为)什么不合理?不是中国的,为什么日本跟你订《马关条约》呢?从清朝要来的就是中国的嘛!是不是?开那个会议,为什么还给我呢?你美国承认是我的嘛!

  问:可阿扁死活不肯说这句话。

  答:不肯,那就等。问题挡不住呵,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你现在并不是靠这句话挡住大陆对你的要求,而是靠美国人保护你挡住这个要求。

  问:您觉得他今后会有什么变化吗?

  答:阿扁会,阿扁不是李登辉。阿扁比较有弹性。

  问:他比较油滑。

  答:因为他没有种嘛,问题他没有种。李登辉,他(是)比较老式的日本式的,那种很烂的日本式的人。因为真正日本式的人他会切腹,有问题会切腹,他又不会。(李登辉是)很烂的日本(人),老式的日本人。他那种观点就比较很顽强。他会,阿扁不会。可是时机不成熟的时候,他(阿扁)也会打这个牌,因为这个牌对他有利。问题是美国人的态度,太明显了嘛。

  所以这个问题将来只有靠一个问题解决,就是最后,大陆有没有这个能力跟美国“对赌”。过去你美国所以这么闹事,因为南北战争以后,你本土没有战争。当战火到你本土上去的时候,一个飞弹可以打到你本土的时候,你美国人屈不屈服?或者愿不愿跟我交换?我用北京给你,你把旧金山给我,两个城市同时毁灭,你愿不愿意?看死你不会嘛。你想你为台湾会不会?不会,你不会嘛。

  问:关键时候,它会首先牺牲台湾。

  答:抢你夏威夷你会跟我拚命,可是为台湾你会跟我拚命吗?你不会嘛。所以,最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发出来这种能力,使美国怎么样地布天罗地网挡不住一个飞弹的时候,问题就不一样了。

  问:您觉得两岸今后的前景,统一……

  答:我认为是躲不掉的。

  问:躲不掉的。

  答:也不该躲掉。因为我是主张统一的。当然你会觉得你李先生的思想是不是好象有点大国的沙文主义精神?有什么坏处呢?我们这种年纪的人,我们亲眼看过日本人在中国的那种(行为),你们没看过。这150年来,中国人面对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避免挨打,一个是如何避免挨饿。我认为我们经过千万人头落地,(经过)这么多年的痛苦,总算做到了。没有人敢打中国了。

  问:我接触到一些台湾年青人对中国的这个发展历史了解太少,几乎没什么了解。

  答:我觉得这个也不严重,也不严重。没什么了不起。时间够了,日后一宣传,就可以转过来。这不严重。(孙承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