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记者首访李敖(四):有书写我跟西门庆一样

编者按:“坐过两次牢,禁过96本书;休过两次学,著作千万余字;大学时身着长袍,考研究所时主考官不敢出题;年老了穿着红夹克,骄傲地告诉每一个人:‘当代中国写白话文第一名是李敖、第二、第三名还是李敖。'……”

  这就是李敖--对于大陆读者来说,一直如雾里看花般的台湾文坛巨匠。近日,新华网驻台记者孙承斌在台湾完成了对这位传奇人物的独家专访。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一):不吃陈水扁的“糖衣炮弹”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二):我是个讲是非的人

大陆记者首访李敖(三):他们没有资格做敌人


图为李敖住所(新华网驻台记者孙承斌/摄)

  大陆有一本书写我的情史把我写得跟西门庆一样……

         --全盘西化-大陆之行

  问:您曾鼓吹“全盘西化”。可是您的作品、思想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却很深。

  答:我那个概念,一开始等于都从富国强兵来的。就是(国家)被人家欺负了,想打回去,打回去没什么花样,他机关枪打过来,我们机关枪打回去,所以就变成一种速成的方法,可以富国强兵。这(个)时候,什么天人合一、内圣外王,都是狗屁,都不谈。硬碰硬的,就这种。当时是这种观念,整个都是西方的,不是中国的,西方对付西方了,因为中国没有东西了。好比说我举一个例子,象台湾的法律,1225条的民法,只有一条是传统文化,你想不到吧?(其余)全部都是西方的,只有一条,这一条还是一个教条,“子女应孝顺父母”(大笑)。也不是法律,就来这么一条,怪怪的。好比说我们的武器,中国所有的武器都没有用了,刀枪剑戟都不能用,都不是现代武器嘛。

  可是这种变化很艰苦,我举个例子给你看。鸦片战争以后,林则徐被发配到新疆,在路上他写一封信给他的好朋友,他说,跟洋鬼子作战“关岳束手”,关公、岳飞要健在也没有办法。什么原因呢?他说我看不到他的武器,他(就)打到我了。

  问:一个巨大的落差。

  答:嗳,我打不过他。可是林则徐又加了一句话,说他这封信不要给别人看到。为什么呢?看到了会以为我林则徐怕洋人,泄气,打击、泄气。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的例子,就是说我讲了真话,可是不让别人知道。我还是……

  问:高大形象。

  答:高大形象,我的清望也很好。你看沈葆桢规划的那个铁路就是呵,中国第一条铁路盖了以后,他知道铁路是好的,可是他非拆它不可,因为不拆的话,老百姓认为破坏风水,那我就没有办法。刚刚又有一个请柬,他们找我,说他们有一个座谈会,从风水方面来看“总统府”风水,请我主持。我说我怎么干呢?我不信那个东西嘛。

  问:那您现在怎么看“全盘西化”这个口号呢?

  答:现在又回来了。它(中国文化)不象埃及文化、巴比伦文化,中国文化其实没有断。可是一线下来,它有一些东西需要过滤,这就是当年陈寅恪,他从欧洲回来以后,一个历史家夏曾佑就(来)看(他),说我好羡慕你,因为你会外国文字。他(夏曾佑)说我们这(些)中国老历史家不会外国文字,只能读古书,古书被我读完了。陈寅恪就很奇怪,说古书有10万多种,你怎么会读完呢?他说,虽然10万多种,内容归纳的话,就这几样东西,一些教条,大同小异。真正的精华部分很有限的,重复的部分太多。包括孔子一句话经过多少年的诠释,你一句我一句,可真关键就是那一句话。真正的精华部分并不是很多。

  可是中国文化本身,真能掌握这一部分的,我想我掌握得比较很好了,一般人不太会注意到,好比象我举一个例子,徐世勣这盘肉,怎么会跟西方的爱情诗结合在一起呢?这就是一种结合方式,就是它能代表一个精神,那个精神需要进一步分析才知道。要知道怎么分析它,那种原始的粗犷,原始的友情,那种为了救朋友宁肯官都不做,实在不行的话,一部分跟朋友一起死亡……

  问:这种慷慨激昂在中国文化里面后来好象被有意识地忽略了。

  答:官方有意消灭它。这就是“毒素”呵。所以韩非子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搞哥们、任侠、义气这种人常常会破坏法治。

  问:这样就培养出许多所谓的谦谦君子。

  答:对呵,老实呵,孬呵。对统治(者)而言他喜欢孬种。台湾蒋介石就训练出一批羊。我也很客气跟你讲,海峡两岸的那种原始的中国人的一些美德都被摧毁掉了。我不回大陆的原因之一,我可以告诉你,就是我所看到的那个50年前的大陆的北京,现在没有了。我告诉你那个北京,你到他店里,穷飕飕到他店里去,他一看见就知道你买不起他东西的。他会跟你说很客气的话,然后倒一杯茶给你。这个味道现在有吗?没有了吧?(笑)没有了。那真正文化的,礼貌的,当然你可以说那是虚伪的,可是人家他之间相处的那种分寸捏得很准。那种文明,现在全部给撕裂了。尤其“文革”这一段,我们不能不承认,就是说……

  问:对文化的伤害非常大。

  答:伤害非常大。人与人的关系变得很赤裸。

  问:大陆许多读者非常希望能在大陆见到您。

  答:见到我干什么呢?我觉得……

  问:您的书在大陆卖得很好呵,有非常多的读者。大家很希望您能回去一趟。

  答:我跟你讲,我看到这个,最有趣的,这些书我们讲都是假书(拿出两本大陆出的李敖作品)。

  问:都是盗版的。

  答:我觉得好有趣,用一些假书来玩笑我。还有一本书,很微妙了……

  问:您一直没回去过,大家又喜欢看您的作品,就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答:还有一本书写我的情史。结果根本不是我的情,把我写得跟西门庆一样……(大笑)

  问:大家确实对您比较感兴趣。最好的办法还是回去一趟。有这个计划吗?

  答:目前没有。我的意思就是我所说的,如果从感情层面,我以为回大陆重温旧梦,就是破坏旧梦。那个旧梦没有了,(我)希望我不要有意破坏它。如果是理性层面,要了解大陆,不需要这么麻烦,不需要我亲自亲临其境,我从你们的报道里面(也可以了解)。当然你说,一定要直接了解吗?不一定。我们很内行的人不一定要直接了解。象二次大战分析德国情报的头子就是(英国)历史家汤恩比,他不需要到德国去。我的知识都是间接来的。我想这方面也有误差,不会没有,如果误差在一个百分比底下,(就)可以。

  问:近期确实没有计划?

  答:我去了看什么?使人看到我?钱钟书说,只要看到鸡蛋就好了,不需要看到老母鸡(笑)。看了(我)以后也会失望,尤其我们现在已经不好看了,已经这么老了,老掉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