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jarvisdd/3/1241766749/20041018213851/

李敖參選立委對話錄(jarvisdd編製)


●陳文茜與李敖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陳文茜能夠將她養的狗命名為「李敖大哥大」?並且說這狗是李敖的競選總幹事,而陳文茜自己則是「總幹事的媽」?

   我跟陳文茜認識有二十年以上歷史了,比起許信良他們多太多了。我才是陳文茜的「老大」。所以不要搞錯了。

   這隻狗是我買給她的,陳文茜有隻狗叫「宋美齡」,英文叫Baby Budda,跟了她二十年死掉了,當天晚上,我就帶著陳文茜,拿出十萬塊到通化街,買了一條可愛的小狗,就是現在這隻「李敖大哥大」。

   我承認我怕女人,唐朝有個任圭,唐太宗要給他討小老婆,他為了怕大老婆,寧願違反皇上的命令,不敢討小老婆。任圭他說,女人一生有三個階段都是男人怕的,少女時代坐在那,很端莊,不說話,像個菩薩,能不怕菩薩嗎?中年時代保護孩子像隻老虎,能不怕老虎嗎?到老太婆時候,醜得像鬼,能不怕鬼嗎?哈哈哈


●預備要拿多少票?會搶到誰的票?

   我會有九萬票!跟過去新黨郁慕明一樣。趙少康還拿過十二萬票呢!

   我算給你看,陳文茜有四萬票灌給我,投給陳文茜代表投給聰明、智慧、犀利、勇敢,我很榮幸接替她。也許是succeed而不是replace,陳文茜獨來獨往,非常優秀。我跟陳文茜唯一差別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呵呵。

   我的好朋友馮滬祥有三萬票,他說,願意讓給李大哥,這次他就不選了。還有我會搶到章孝嚴一部份的票──那個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的章孝嚴,已經被我趕到北區去了!另外我要指出的,陳學聖,「藍皮綠骨」,非常可惡的,有本事就去搶綠營的票,不要在自己的黨裡繼續行騙!

   我也有最好的資格,我會搶到深綠的票。過去我幫了台灣人的忙,並且坐了所謂的台獨政治犯的黑牢,我幫過彭明敏,而且我在黨外時代又帶領鄭南榕、陳水扁等小老弟辦雜誌,整天幹國民黨。我是老前輩老祖宗老大哥。五十年來,我為台灣做了多少的事情,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是嗎?所以當我出來的時候,他們通通都是假貨了!


●你對許信良施明德的參選是不是很不樂觀?

   我的意思是,許信良、施明德走得太快,太高了!愚蠢群眾跟不上。許信良是我的朋友,我是好意勸他。許信良曾經是中壢事件的英雄,但是他卻不在桃園參選,我想,這個問題他自己可能是明於察人昧於察己,當然,我也是,呵呵。施明德過去坐了這麼多年牢,可是我必須說他白坐了!台灣人就是忘恩負義,對戰士忘恩負義,被陳水扁這些人,這些在戰場上撿戰利品的人騙!被偽君子沈富雄之流這種人騙!沈富雄過去在美國納福,等到台灣有一點自由民主了,這批人回來搶位置。另外,施明德比起許信良來,他太懶了!


●會不會擔心影響到李慶安?

   我會影響到所有人,李慶安的票源跟我是有區隔的...


●什麼區隔?

   上男廁所跟上女廁所的區隔,呵呵。


●會不會擔心選不上?

   不當選就是羅素,當選就是牛頓、威爾第。我有總統落選的經驗了!還會在乎這個嗎?呵呵呵。過去有個人,民調最後一名,可是,最後他拿到了七萬票,這個人就是──笨蛋沈富雄。


●要是選上了,你會不會想要去角逐立法院院長的位置?

   當然要!我要把王金平幹下來。我才是最好的立法院長,不是嗎?


●您的政見是什麼?牛肉是什麼?

   簡單說四句話:向老共要和平,向老美要公平,向民進黨要太平,向心懷不滿的年輕人小老弟喊話,追隨夥同李敖一起抱不平!

   我要是立法委員,我要聯合大家去告美國人!美國總統,不論是凱瑞或是布希,告他們不遵守台灣關係法!依照台灣關係法,美國要provide供應台灣防禦性武器,這個provide在語意學上是爸爸給兒子的意思。以色列在近東給美國做看門狗,他們的武器是美國給的。台灣給美國做看門狗,在遠東做狗,他媽的狗要咬骨頭還自費嗎?

   我也願意去跟大陸談判,坐船去,哈哈!我曾經在兩千年大選提出一個口號──出賣台灣,買回大陸。過去鄧小平給他老同學蔣經國量身訂做的「一國兩制」,那麼好的條件!台灣應該利用這個好條件,去佔大陸便宜。我是最好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