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香港记者见面会文字实录

胡一虎:大师已经到达香港记者会的现场,欢迎李敖大师。女士们,先生们,午安。李敖大师来到香港,今天这一站非常的特别,因为我们在画面上看到,李敖神州文化之旅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落点就是落在香港。对李敖来说过去这几天他谈了很多,包括在北京、包括在上海,北京和上海他从小就是有记忆的,现在他却有新的记忆。可是唯独「神州文化之旅」这一站香港,他在过去没有多少实际的经验,没有多少的记忆,他曾经可以说转机经过香港,但是此时此刻走近了,到底他会对香港留下什么记忆,从现在就开始吧。
不过,在热烈掌声欢迎李敖大师之前,首先我们先请主办方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先生为大家说几句话,欢迎刘老板。

刘长乐:谢谢大家,今天我们是非常短暂的和记者见面,当然也包括了一路跟随我们以及驻在此地的台湾记者,他们辛苦了。
在这里举行一个简短的见面会,因为李敖先生刚刚到达香港,所以让他谈香港的感受有点难为他,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为我们同行们安排这样一个机会。
神州文化之旅我认为也包括了香港,大家都知道,在连(连战)和宋(宋楚瑜)大陆行中间,他们在香港只做了短暂的转机停留,李敖先生这次将用将近两个整天的时间在香港,虽然是短暂,但是我认为也是很深入的访问。我们期待着他在香港的访问能够留下美好的印象。谢谢大家!

胡一虎:谢谢刘老板。马上我们想邀请李敖大师说话,不过李敖大师也看到了,在今天的记者会现场当中,有很多是来自两岸三地的朋友和媒体同业,但是也有很多的书迷来到现场。在您眼前戴着帽子这位白小姐,她刚刚在这边足足等了半小时,就为了等你大师本尊,热烈欢迎李敖大师。

李敖:谢谢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先生催促我,支持我能够有这一次神州文化之旅,并且到香港来,感谢一虎,谢谢各位在香港和到香港的朋友。我刚刚下飞机的时候,我第一个感想是说赞美,并且感谢我的两只脚,我的两条腿,为什么?因为我的两只脚我的两条腿在1949年,在台湾从日本手里面回归祖国四年后,我的脚、我的腿踩到了台湾的土地。同样,在香港脱离英国以后八年,我的脚、我的腿踩到了香港的土地,也就是中国的土地。到今天为止,我的双腿、我的双脚没有踩在外国的土地上面,所以我说,我非常感谢我的双脚和双腿,这是我的感觉。大家有什么指教,可以现在开始,谢谢!

胡一虎:谢谢李敖大师,李敖大师说他感谢他的双腿,但是您必须要感谢您的双手举问题,才能让他说出他对香港的印象。

提问:TVBS记者,您来到香港有什么想要对大陆说的话?另外一部分您虽然说过三场演讲没有受到压力,可是您最要好的朋友陈文茜说您是怕了,后来感觉到您演讲的程度好象没有那么麻辣,您有没有什么话想对陈文茜说?

李敖:我必须和你说,什么「虎口」不「虎口」,都是我在开玩笑的话,我敢深入虎穴,难道会为脱离虎口而庆幸吗?所以对我而言没有什么虎不虎。我给大家说,以前美国艾森豪总统请了他的国防部长叫威尔森,这个人是什么人呢?是通用公司的总裁。艾森豪威尔总统请他做部长的时候,美国参议院要通过,要他把股票全部卖掉,他说我已经卖掉了。他们说,如果美国国防工业和你卖掉股票的通用公司有冲突的时候,你偏向哪一边?威尔森很正式地和大家说,有利于美国的就有利于通用公司,反过来说也一样。今天常常说,有人说我误会,说我在批评,在攻击北京的政府,没有这个事。我告诉各位,北京政府的祸福和我和刘长乐和各位休戚相关,所以我说我们要知道这一点,就是休戚与共,休就是快乐,戚是痛苦。休戚与共是中国的成语,可是现在大家明指了是共产党,我们的快乐和忧愁和她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今天我先向大家澄清,没有什么虎口不虎口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先硬后软的问题,我是一贯的,我演讲本来就是一组,并且向大家报告,今年三月刘老板已经说服我要来了,本来我们三月要成行,结果被连战乱了我们的节拍,所以才延到今天。所以大家不要误会我们是追随什么,正好相反,我们是在领导什么,谢谢大家!

提问:《亚洲周刊》记者。我们都是敖迷,所以在这边我们想请教李大师:第一个问题是你的文化之旅实际上是继连宋的和平之旅、搭桥之旅后的又一个文化之旅,他们两个之旅背后都是政治之旅。有文章说,您的文化之旅,在大陆已经掀起了思想解放的旋风,您这个文化之旅是不是也会吹起一股政治的旋风呢?您自己怎么评价呢?第二个问题是您一直是以批评著称,而且您的批评非常的辛辣,大凡批评者都是以自己正确自居的,以前您的批评主要是站在宝岛看大陆,站在宝岛看台湾,这一次您走出台湾,在大陆看大陆,在台湾看台湾,您有什么一些不同的想法?是不是有一些反思?是不是对以前的批评做出批评?
李敖:谢谢你,大陆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也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我认为,在哪里批评哪里,或者说它不是批评,做某种程度的建议,甚至是很激烈的建议,对我都一样的。第二点,所谓文化之旅,我和大家讲,思想和文化是最根本的。所以在演讲里面,在记者会里面我特别和大家谈到一点,过去在台湾的蒋庭黼先生提出一个问题,他是当年南开大学的教授,他说到底是汉武帝伟大,还是司马迁伟大?结论是说,司马迁伟大。虽然司马迁生前遭受了汉武帝的迫害,可是这么多年下来,经过千百年的岁月以后,谁还记得汉武帝呢?当我们翻开《史记》,我们怀念的是司马迁,证明了文化的思想的是一切的根。今天我到内地来到北京、到上海,我基本上是文化的思想的活动,可是我必须说,当这个活动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时候,它会影响政治的走向,如果把我这个活动看成是政治之旅,我和各位说把我看得太小了,其实我是很大的。

提问:李大师,您在北京和上海一直演讲都没有媒体直播。可是今天有很多的媒体在直播您的记者会,想问一下这说明了内地和香港有什么区别吗?
李敖:说明了香港朋友们的进步,为什么是进步?大概在20年以前,我给香港《明报月刊》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香港的机会 中国的机会》。我认为,中国问题的解决和香港前途的发展密切相关,香港给我们一个导向,因为香港代表了开明和进步。虽然在英国人统治之下没有民主,现在香港朋友们开始追求民主,我觉得是跃过了英国人的界限,是另外一种进步,今天我在香港就深切的感到这一点。

提问:您所批评的鲁迅在他书里面说过青年也是变为虫豸的,毛泽东也说世界终归是属于你们的,这次通过文化之旅,您在和大陆学子进行面对面的碰撞的交流,您对这些学子的智慧、勇气和未来有什么样的评价和期待呢?另外一个问题是您今年已经70岁了,回望您的平生,作为公共的知识分子,您觉得是做到独善其身还是兼济天下?
李敖:我70年来大概从13—14岁开始,我的人生观就不是独善其身,一直闹到今天,我先向你报告这一点。所以我认为不独善其身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了不起的精神,就是我们所谓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现在我告诉大家,世界改变了,我们不但先天下之忧而忧,甚至不可能后天下之乐而乐,因为我们还充满了忧郁。我给大家一个样板是说我们不必忧郁,告诉大家,知识分子不是弱者。我记得过去胡适先生在台湾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杂志叫做《自由中国》,是雷震先生办的,当时发生一个冲突,就是《自由中国》的大将殷海光先生质问了胡先生,说你劝我们知识分子容忍,为什么你不去劝那些有刀有枪的,那些有财有势的?为什么不劝这些有权有势的人,来劝我们?胡先生回答的是说,别忘了,我们也是有权有势的人。只是我们有知识能力,我们的本领不建筑在刀光剑影上面,也不建筑在金光闪闪上面,我们是建筑在人类的良知上面,不要忽略了我们也是有权有势的人,中国的知识分子是有权有势的人,大家不要妄自菲薄。
? ? 我已经把原则性告诉大家了,所以没有什么心灰意冷,没有什么拍桌子敲板凳,那些讲风凉话,那些诅咒的,那些抱怨的,那些自叹不如的这些观念全要打倒,这些都是不健康的观念。如果知识分子走这种自怨自艾的路,我认为是没有出息的。我认为知识分子要强壮,要快乐,要积极,要有智慧去解决他所感受到的迫害和压迫,这才是现代的知识分子。我喜欢香港人,因为香港人比我们有活力,可能比我们坏一点,开玩笑。(笑)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香港的传媒人。从历史的角度看,我相信您是伟大的,会传世的。可是在目前来讲,我认为还有很多人对您有很多的误解、谩骂,对您有很多不公平的误解,虽然您不介意,可是这次您的神州之旅可以作为我们中国人的领袖,我们的确是需要精神领袖。可是我作为的敖迷,我们很害怕谩骂和这些误会会影响,或者会妨碍到一些年轻人对您语重心长的话语的领会。他们会受到一种不好的影响,会不敢去义无反顾的去接受您,其实是很伟大,很真诚,很热爱中国的人。
我想请问您,有没有想过,或者是觉得您尝试会把人家对您的误解和谩骂和忌妒去化解,在您有生之年,您愿意不愿意做这一点?这不是从您这方面来看,而是对我们未来的精英有好的影响,您有没有想过去做呢?
李敖:谢谢你!我记得过去美国林肯总统在被人骂的满头包的时候,人家问他,你为什么不还嘴,为什么不辩护,为什么不解释?林肯总统说,一件事情如果我做对了,证明他们骂我的话是废话,如果证明我做错了,十个天使出来证明我清白都没有用。再举例子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也是这样,他被人骂成骗子,被人骂成放高利贷者,可是他从来不辩解,为什么呢?他说为了给我们美国一个榜样,使大家知道什么叫做言论自由,如果我作为总统的总动辄反驳,动辄出自法律等等,我就不能够促使美国有言论自由。我再举美国总统的例子罗斯福,他在竞选的时候讲了一句话:you can't beat something with nothing ,你不能用一无所有来打败有些东西,有两下子的人不能用一无所有来打败他。所以有人酸溜溜的,或者他很忌妒的,或者他容不得别人好的,老是这种人出来讲这种话,是指写书对我有所伤害的话,我告诉你,可以乐观一点,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们是nothing,我是something。

提问:李敖先生您好,我是香港《苹果日报》的,您刚刚说香港对大陆来说是另一种的进步,现在香港有很大的追求,是不是中央政府也应该把民主给香港呢?
李敖:谢谢你,如果你要听我对香港朋友的劝告,我对香港有一部分人受到了台湾的错误的倾向的,好象是传染。香港有一部分人对政治上的反抗感到兴趣,或者是开始膨胀,这是台湾式的民主政治。我必须说,香港人似乎他的聪明已经越过了这个境界。
我们过去看到香港人和英国人之间的相处,英国人给香港人充分的自由,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可是不包含民主。如果说英国人要给香港人议会的话,为什么不早给?为什么在97大限以前忽然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有香港民主的议会发生了民主的问题,第二是把英国在香港的国库花掉了,英国人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掏空这些,而增加了给北京的麻烦?所以我说香港人如果真民主,为什么不在英国人统治我们的时代开始真民主?所以我说香港人真民主是错误的,不是说民主对香港不好,而是对聪明的香港人而言,这个东西太抽象了,可以不要这个东西。当我们香港变得壮大,变得强大,在整个的中国作为指标性的一个地位,我们可以领导很多事情,民主自然就会来,不需要我们去争它。所以我认为香港人应该继续他的聪明,对政治上的部分应该淡漠一点,这才是聪明的香港人。

提问:我是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李大师,经过56年,我相信您对中国大陆有很多的看法和想法,这次第一次回到故土,您觉得您过去憋了这么多想要讲的话,是不是在三场演讲里面已经讲完了?而经过这一次三场演讲以后,要讲的话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李敖:我必须告诉你,我在大陆没有憋,我要憋的话只是憋了小便。我告诉你,我讲的话是有技巧的,会轻重缓急,大家看到我的技巧,有的时候是轻话重说,有的时候是重话轻说,有的时候是严肃一点,有的时候会开玩笑。所以我告诉你,我是用五花八门的方法来完成我个人的一个意愿。这个意愿我告诉各位,刘长乐老板和我不谋而合,我们没有同谋,甚至和各位看法不会有什么大的不同,我们的基本的看法是一样的,就是我们争取我们的权利,可是是要用聪明的方法。我反对那种蛮干。所以我认为中国,当然也包括香港,不再穷,中国不再乱,中国人民不要再混蛋,这点很重要。所谓不混蛋,就是说我们开始聪明了,我们不用蛮干的方法去做那些对我们不利的事情。为什么不用笑脸、用技巧来得到我们要得到的东西?并且得到了很完整。
提问:李大师好,我是《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您刚刚提到香港是一个相对于大陆某些地方是进步的,现在和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以及更广泛的珠三角也是追求更大的进步,正在和香港实现更融合的进步,您怎么样看待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两地的融合,您认为这种文化还包括生活,还有更广泛的融合会有什么样的趋势?
李敖:谢谢你,我在谈到我在20年前写的在香港发表的这篇文章《香港的机会 中国的机会》,我这篇文章的主题是说应该以香港做一个灯塔,以香港做一个据点,影响临近的广东的省和县,广东省的这些地方,然后再影响中国整个的华南,再影响到华中,影响的华北,东北、西北。香港作为一个灯塔来影响,因为香港是一个重要的样板,证明我们中国人虽然在外国人的统治之下,我们还可以很技巧的发挥我们的财富,发挥我们的某种程度的自由,香港人是聪明的,我是始终这样主张。
可是我必须说在97年回归以后,香港人这方面的活力有一点点减弱,减弱的原因我刚刚讲过,就是一部分香港人觉得我们要争取在政治上的权利,我认为不该花时间这样争取。我讲过,当香港继续作为指标,香港永远胜过广东和天津的时候,香港会有它要的所有的权利。否则的话,香港如果开始衰弱,对香港是不好的。我告诉大家,再削弱下去,香港连今天的地位和程度都没有,我必须提醒大家。

提问:新华社记者。我想对李敖大师和刘长乐先生分别问一个问题。首先我祝贺李敖先生的神州文化之旅获得的反响和成功。因为今天是媒体见面会,今天上午国务院台办宣布将台湾的记者在大陆的驻点时间延长到三个月,您有没有想到回到台湾以后发挥您的影响力使台湾当局中断了半年的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驻台采访得以恢复?
问刘长乐先生,作为李敖先生神州文化之旅的组织者,您怎么看待这次活动的意义,是不是达到你们所想象的目的?
李敖:我和你报告,我所认为的整个的情况都是很好的,没有什么觉得不妥的部分,这是我整个的感觉。我在香港和在北京,和在上海对我而言讲的话是一种话,可是我必须和大家说,因为我们的处境非常不一样,像新闻记者的问题就是典型的例子。台湾口口声声说,我自由,我民主,我用自由民主来胜过他们所谓的中国,事实上就是中国大陆,请问,一个记者不开放的观点,大陆记者在台湾和台湾记者在大陆待遇不一样,证明了你台湾自由输掉了。凤凰电视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凤凰电视台可以在全世界各地落地,甚至包括了中国大陆某种程度的落地,可是在台湾,完全不能落地,如果你是自由民主的「国家」,可以这样搞吗?所以我说,大家把台湾当成自由民主的地区是一个错觉,台湾以此为自豪也是一个错觉。告诉大家,香港比台湾自由民主的多,为什么?香港保留了很好的英国人留下的法制,台湾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一个社会,如果自由没有法制,这些自由民主统统都是假的。今天我想大家打破一个迷思,不要以为台湾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地方,台湾是一个混乱的地方。

刘长乐:刚刚您提的问题昨天我在上海的新闻记者会上已经做了一个简单的阐述,但是我愿意稍微再补充几点意见。李敖先生的这次神州文化之旅,的确在海峡两岸,甚至在全世界的华人,以及全世界所有的媒体面前都表现出来了极大的热情。我昨天说过这是超过我们的想象的,我们可以举其他西方国家的例子,包括美国的《纽约时报》,包括《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很多西方的媒体,包括BBC、路透社都做了非常详细的追踪的报道,这是我们开始没有想到的。所以李先生的这次神州之旅是我们媒体人和文化人的一次盛宴,在这个盛宴中,我觉得大家都表现出来了真诚和勇气,李先生大陆行表现出来了他的真诚,也表现出来他的勇气。同样中国大陆的媒体,中国大陆的听众、观众,甚至包括中国大陆的官方都表现出来了极大的真诚和勇气,在这里面信任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李敖先生的神州文化之旅确实和他所想象的一样,达到了非常真诚的沟通。
第二,我昨天没有讲这个观点,我觉得他在两岸之间,在华人认同的事情上,他达到了一个历史的新的高度。他是一个56年没有离开台湾岛一步的人,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56年都没有离开台湾一步的人,他回到了北京,回到了上海,这件事情本身足以证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华大地对他有多少大的吸引,这一点就够了。
提问:自由亚洲电台,李敖先生您好,刚刚听到您对香港的褒奖和台湾的批评,现在台湾有很多觉得说作为「一国两制」的香港,在民主自由方面都不断的受到限制,所以觉得一国两制是在台湾没有市场的。知道您都是一直在讲一国两制的,不知道您对于这有什么样的感想?您曾经说台湾要好好的利用共产党,不知道香港可以怎么样来好好的利用共产党?另外一个问题是想请教一下刘长乐先生,因为刚刚李敖先生有提到过凤凰卫视在台湾还没有办法可以落地,但是有很多台湾人觉得如果凤凰卫视能够对台湾释放出一点善意的话,比如说不要叫陈水扁「总统」,叫做台湾领导人,如果陈水扁的官邸改称为「总统府」的话,能够让凤凰台在台湾做一个落地,如果有这方面的意见的话,请问您会不会考虑?
李敖:我必须和大家说,因为我在台湾连续住了56年,并且我和民进党政府的这些朋友们都熟的不得了。大家也知道,在我过去对抗国民党时代办的杂志,我的社长不是别人,就是陈水扁,所以他们对我说起来是我的徒弟。今天我告诉大家我们被骗了,台湾反对「一国两制」,因为现在就是「一国两制」,有什么好反对的?他们反对的是「一国」,可是这个「一国」台湾说不出口,什么原因呢?当我做了所谓的台湾「国会议员」,我第一次质问台湾所谓的「行政院长」谢长廷,也是我的老朋友,我们拉着手一起去过阳明山去玩。我问他,长廷,我可以这样称呼他,不称呼他行政院长,我说我们是不是中华民国?他说是,我说我们是不是中国?他愣住了,他说你给我一分钟让我解释,我说不给你一分钟,YES or NO?他不敢讲,我告诉他,如果我们不是中国,我们也不是台湾,什么原因?
美国在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时候和以前所定的公报,所发表的谈话都说台湾是海峡两岸中国人承认的中国的一部分,当你说对面是中国,你不再是中国,台湾也跟着跑掉了,你也不再是台湾。到今天为止,民进党的这些朋友,或者所谓「台独」分子这些人,始终没有来讲这一点,或者他们了为了政治的利益他们不肯松口,所以我认为一点都不严重。
可是对香港而言,我们必须承认,香港人面对的「一国两制」要不要也有一点点的盘算?到底对我们划得来划不来?至少在言论自由上面,我李敖所了解的,希望各位知道,我对香港也是有一点点研究的,没有打压。有一些人捣乱,香港有一些烂杂志拿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钱,他在骂,或者拿台湾的钱在骂,口口声声喊打压,那不是打压,如果打压的话,根本办不到今天。所以必须说「一国两制」以后香港遭遇了什么?大家想想看,有的事情能够赖北京吗?当97年回归以后,西方帝国主义的老套来了,什么老套?过去老套是杀人越货,我把你人杀掉,把你东西抢去,现在的帝国主义者不用老套了,用新的方法,我不杀你的人,我不占领你的土地,我不抢你的东西,可是我抢你的通货。
当排山倒海的攻势攻到香港来的时候,大家不要忘记,真正救了香港的是北京,北京掏出钱来才使香港当时没有毁灭,否则香港当时股市和汇市双双都要毁掉。我举这个例子告诉大家,就是说香港遭遇到这种压力的时候,有的时候挡不住。所以我们要看好的这一面。比如说我在台湾做了所谓的「立法委员」,我质问了「国安局」局长(就是安全局局长)薛石民将军,在北京通过「反分裂法」以后,我问他,他骂了半天,我说你有没有想到这个「反分裂法」对我们的好处,你有没有这样子反面思考?或者全面思考?他说李委员,有什么好处呢?我说你不是看到吗,北京告诉我们,如果你不台独我就不打你,这句话不但约束了我们,也约束了他自己,给了我一个定心丸,只要我们不台独他就不打我们。
所以大家常常忽略了共产党、北京政府,他们可以为善的一面,可以变好的一面。这一次我们就看到了,他们对香港60位议员(有一位没有去)、59位议员的态度。他敢接受你们的挑战,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民主派议员事实上是反对他的,是干他的,是骂他的,对不对?可是他敢接受,把你们找过来,大家谈,共产党进步了。所以我们说聪明的香港人,聪明的台湾人,聪明的中国人要用聪明的方法和共产党合作,我们要的东西可以向他要,我们也不要客气,甚至在技巧上面我们可以劝告他、逼迫他、哄他、骗他,都可以要到我们的东西。当我们向女人求爱的时候,不是这样子吗?当女人骗男人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子吗?我们可以轻松一点。谢谢各位!

刘长乐:我补充一点,李敖大师刚刚讲到关于台湾和中国大陆的非常有趣的文化关系。曾经有一首诗在结束时讲到,台湾无处不中国。这次非常有趣的是,我们在北京和上海见到了很多很多他(李敖)的台湾的朋友,我们见到了很多很多的台商,我们也见到很多很多在大陆就学的他的老朋友的孩子们。我们在北京最后离开的那顿饭是因为飞机晚点,临时加的一顿饭,在台湾一个非常有名的餐馆叫欣叶,这个餐厅在北京的工人体育场旁边,我们和李敖大师一起到这个餐厅里吃饭,我们呆的包间的名字叫台北城。这个欣叶餐厅所有的包间全部用台湾的名字来命名的,比如说日月潭、高雄市、台北市等等。李敖先生很感慨,他说,还有一句话我可以补充了,中国无处不台湾,或者叫大陆无处不台湾。这样的一种两地的文化的融合,它的渊源血浓于水的这种情分是任何的政治力量所无法掩盖、或者无法阻挡的。
关于您提到凤凰卫视在台湾落地的时候,我想确实这个问题刚刚李敖大师已经讲过了。他本人对这件事历次希望拔刀相助。他到「立法院」以后,他几次想用他的威望和「本领」,当然包括他的死党和「同伙」们帮我们去争这件事情,去打拼。国际上也有很多对凤凰卫视非常认同的人也在帮这个忙,他说你的方法不行,因为我是完全循着官方的渠道和途径做这件事情。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在台湾已经得到积极的回应。我前段时间在台湾的时候,专门会见了台湾「陆委会」的主任吴钊燮先生和「新闻局」的局长姚文智先生,当然还包括其他的一些领导人。这个「领导人」的意思和您刚刚说的领导人的定位不一样,因为确实我记不清楚。他们都做了积极的回应,他们认为凤凰卫视落地的问题在他们的概念中间已经相当程度的解决了。所以我们已经进入了重新审批和复核的阶段,我们热情的期待着这一天可以到来,因为凤凰为卫视是一个覆盖了全球的华人电视台,但是除了中国大陆以外,台湾有2200万的人口,我们却没有得到合法的落地,这是我们凤凰卫视很大的遗憾,这也是我们非常好的愿望,所以我们希望有这一天。至于您说到其他的问题都是技术上的问题,都很好解决,谢谢!

提问:您好,我是《广州日报》的记者。我的问题是,我记得刘长乐先生曾讲过中国儒家文化的复兴可能要由企业家完成,我想问李敖大师认同不认同这个观点?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像李敖先生这样,在中国儒家文化的传承和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将扮演一个怎样角色?第二个问题是李敖先生第一次坐飞机就走了两岸三地,从北京、上海、香港,包括您生活的台湾,现在将要进入尾声了,您能不能对这四个地方做一个简单的评价?这四个城市和您以前的想象有没有什么不同呢?
李敖:谢谢你。当然儒家文化是我们的主流,可是我们也不要忘记诸子百家的文化,事实上也是我们的主流。甚至这些正统的,高高在上的文化以外,我们民间的文化还是一个强大的力量,我们常常忽略。好比说香港有一个文化叫「打小人」,这个文化就是很强烈的在香港民间的。可是我们不要忘记,这是和儒家文化不合的,孔子只是做到女子小人难养而已,没有要打她,可是香港人比较凶悍,就要打她。我举这个例子告诉大家,没有什么儒家文化或者是其他的文化不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也算是非常的高明光大的。
整个的感觉我告诉你,香港人常常想到,他在英国统治的150年来对自己的贡献,对中国的贡献,对世界的贡献。我记得新加坡的卓越的政治家李光耀先生和我有一个同样的「毛病」,就是喜欢打官司告人。李光耀先生他劝过香港的朋友,他说不要和北京作对,应该和北京和谐相处,因为北京太大了,香港的力量没有那么大。
所以我认为,作为聪明的香港人,不要反其道而行,像今天的一些笨的台湾人这个样子。
容我讲一个笑话,过去中国大陆都恨上海人,包括我,我也不喜欢上海人,因为上海人势利,有钱不给别人。可是当台湾人到了上海去以后,大陆同胞就发现台湾人比上海人还坏。台湾人听了以后就很不服气,说为什么你们不骂香港人?中国大陆人的答复是,香港人还是人吗?我今天讲这个笑话给大家听,丝毫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告诉你们,香港人不是人,香港人是--神。

胡一虎:谢谢,今天非常幸运。第一站我们所看到在北京大学李敖大师展现的是「怒目金刚」,他接下来清华又展现的是「菩萨低眉」,到了复旦时候展现的是「尼姑思凡」。没想到来这里是到了「神仙」的动感之都,他把最好的词汇给了香港,也希望李敖大师「神州文化之旅」在这里写下最完美的句点。谢谢大家!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