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东方时空》专访李敖:我不是政治人物

东方时空专访李敖——“敖”游北京


东方时空9月26日播出节目《李敖:“敖”游北京》,以下为节目内容。


解说:2005年9月19日下午,一再声明自己“不是怀乡、不是近乡、不是还乡”的李敖终于回到了阔别56年的北京。这天的北京很平常,可说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
李敖:我记得很清楚,在五十七年以前,那时候我一个人上了北京的火车到天津搭船来上海。五十七年以后,我终于又回来了,并且还活着回来了,谢谢各位!


记者:今年过春节那会儿,我正好通过连线的时候采访您,当时我还问到您,我说什么时候来大陆,然后您说七十我着什么急,八十都可以。但是你看话音没落,半年多,说话不算话,为什么呢?


李敖:法国伏尔泰那个思想家的故事影响了我,他是八十岁以后才回到祖国,回到巴黎。我本来想晚一点,后来凤凰电视台的刘长乐刘老板劝我,他说八十呢,太老了,就把我说动了。毕竟五十六年没有回来,在飞机上想像的这个家园会是什么样,这个我早有心里上的了解,我在台湾整天搜集大陆的情资,照片一张又一张,对我一点都不陌生。


解说:李敖,1935年出生于哈尔滨。在他两岁半时候,为了不做亡国奴,李敖的父亲李鼎彝率全家19口人迁到北平,住进了内务部街44号。在李敖的回忆录中有这样的文字:从内务部街东边街口,向左转朝阳门南街,再向右转,就是新鲜胡同。新鲜胡同有新鲜胡同小学。这个小学是我的启蒙学校。时隔62载,2005年9月20日,70岁的李敖再一次踏进了昔日曾经就读过的新鲜胡同小学。


同期声:


解说:李敖此次的大陆之行名为“神州文化之旅”,在北京,他一次次踏足那些闻名遐迩的文化胜地。


解说: 9月21日,9月23日上午,李敖分别走进了北大、清华的校园。9月23日下午,李敖踏进了他神往已久的北京法源寺。虽然以前他从未到过法源寺,但通过朋友拍摄的照片和查找资料,写出了长篇历史小说《北京法源寺》。


解说:《北京法源寺》一书为李敖赢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提名,也是李敖一直以来最得意的作品之一。李敖常说,他最希望别人给他的定位是思想家加文学家。但在许多人眼中,李敖始终是个与政治过从甚密的人。2004年12月12日,台湾地区“立法委员选举”揭晓,李敖以3.3万票当选。


记者:过去大家总把李敖这名字跟政治连的在一起,其实那时候多少有点连在一起,但现在您是的确有政治身份的。我听说您现在最近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在跟这个“军购”——台湾的“军购”来干,而且目前您是在赢着是吧?


李敖:是。我先告诉你,我不是政治人物。就像北大的以前的校长蔡元培一样。人家说你是政治人物,他说我不是政治人物。可是我承认在“军购”案里面,我是带头的。告诉大家,他们都说我们向老美买武器,买多买少的问题。我是说是该买不该买的问题,就是被我查出来,为什么老美卖武器给我们,我们就是台湾了,是因为根据一个法律,美国自己拟的,美国在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时候,自己加塞儿,就搞了一个台湾关系法,说是要Provide,给台湾防御性的武器。那现在我就质问老美,这个Provide是买卖吗?这个字也可能是租给你,也可能送给你,也可能丢在你家门口我转头走了,都算。怎么一定要买卖呢?所以现在他们被我逼得没办法,考英文了嘛,这个字为什么是买卖呢。所以逼得谢长廷他们的行政院长就说,我们两案并行,也去买也去租。我说凡是购凡是买,都是不合理的。


解说:李敖始终在否认自己是个政治人物,但李敖却又似乎与政治有着不解之缘。1949年,14岁的李敖随家人离开大陆前往台湾,从此走上了“以嬉笑怒骂为己任”的非常人生。1972年,李敖被台湾当局以“叛乱罪”判刑10年,后于1976年获特赦,1981年又因批评台湾当局,再度被捕入狱1年。1999年,陈水扁上台后,其“台独”野心逐步显现。于是,李敖又为自己开辟了一个可供他口诛笔伐的新战场。


李敖:我举个例子,在台湾说,我们要说"台湾话",可是在语言学上,没有"台湾话"这个东西,就是闽南话。我演讲的时候,我在台湾的所谓“立法院”、“国会”,我就问他们,你晓得全世界多少人说闽南话吗?说你的“台湾话”吗?五千六百万人,台湾只有两千三百万人,包括我李敖在内。即使都说了你的话,外边还有三千三百万人说着跟你一样的话。那些人在哪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南部为主,不全在新加坡,就在那里,你怎么解释呢?你如何自圆其说呢?可是这批人也我只是骂他们,他们不敢吭气。


记者:然后您提出支持一国两制。当时旁边就有人说了,您是真支持还是开玩笑,还是觉得这个词不错拿来可以让别人一下子产生眼球的注意力。


李敖: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敢支持,也敢这样讲。因为讲得很逗,我说问题根本不在两制嘛,现在根本就是两个制嘛。台湾有台湾制度,大陆有大陆制度,两制没有争议,争议的是一国。你觉得你这个国不是大陆那个国,我说美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定条约的时候,在上海公报的时候,都说得很清楚,台湾海峡两岸中国人都承认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你说台湾不中国了,不对。可是这些人是混蛋,也不是一时能够转得过这个弯来的,把我弄腻歪了,我有点烦了,让他去吧,就这样。


记者:但是您是对反分裂国家法是投了赞成票的,还在那合了影,在人民大会堂。


李敖:没有错,就在大会堂里。我就问了一句,是不是(在这个地方)通过了反分裂法,他们说是,我的感觉觉得很好。好在哪里,告诉你。在台湾的所谓“立法院”里边,台湾的特务头子“安全局局长”,我就问他,北京的反分裂法通过的时候,你怎么老骂这个分裂法呢?它有没有好处呢?有没有对我们有好处的?他说没有看到了。我说为什么你不看?他说哪一点,我说你看,它里面有一条是说:你不台独,我就不打你,你台独我就打你,反过来说你不台独我就不打你。这对台湾也是好处,你怎么没看到呢?


记者:但今年显然互动增加了,那您看到了这种互动,怎么评价它,你希望下一步怎么前进?


李敖:好事儿,我赞成。水果来了,我免税,这都是好事。你招一个一个下去,他都挡不住了,这个有好处,现在不是这样子嘛,所以台湾还有个节目很好玩,水果这次免税,大家知道台湾水果怎么去的,是雍正皇帝的时候下命令找的西瓜籽运到台湾,让台湾种西瓜,种了西瓜以后,雍正皇帝说每年给我二十个,其它你们就大家吃了,就这样子台湾才有西瓜。想不到引起水果寻根,原来水果就来自清朝的雍正皇帝的那点德政,很好玩。


记者:最后做一个评价吧,就是一个娱乐色彩更多的带着文化背景的娱乐之旅呢,还是带着娱乐色彩的文化之旅?


李敖:这两个是一回事。我就觉得我给人家印象就是,这个家伙出来的时候,充满了欢乐,充满了笑容,充满了积极,充满了战斗,充满了怪招,大家觉得快乐,不是那种死气沉沉的那种人。我觉得我给别人的感觉,就是一团力量,一团火。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