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神州文化之旅”行前中国时报对其采访记要

编按:经凤凰卫视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安排,台湾历史学家、作家、当代著名学者李敖将于今日(9月19日)赴大陆和香港进行为期12天的访问。根据安排,李敖将于今日上午10:20乘坐航班从台北经香港转机,于傍晚17:30抵达北京。

在大师行前,台湾最具影响力的报章——「中国时报」,专访了李敖。整个访问从李敖个人、家庭,一直谈到台湾岛内政治、两岸关系。

(编者转载时,对个别字句做了必要删节)


无党籍立委李敖今天上午带着三百本厚厚的著作,克服飞机恐惧症,重回阔别五十七年的北京。李敖在行前强调,台湾离开祖国一百一十年,共产党应该给台湾人想想,不能动辄喊打,解决台湾问题不能这样,两岸需要时间。

李敖慨叹对家乡千思万缕的情感,并不改其直言、敢言个性,逐一品评两岸重量级政治人物。以下是李敖在行前接受本报专访记要:

问:大陆行有什么特别规划?你此刻心情如何?

答:我到大陆的第二天,会去「拜访」我在北京的女儿,「拜访」这两个字「很重」,因为她跟我太太同岁,相互之间比较有「人民内部矛盾」。外界都认为我在北京的女儿得到我的真传,但我觉得没有,因为我不跟邻居吵架。

本来我假设八十岁以后会回到北京,像法国的伏尔泰回到把他书查禁的祖国,但前一阵子,安排这趟大陆行的凤凰电视台老板来看我,希望我早一点去,要不然到时候太老了,恐怕体力太差了,所以我才提前。

不重温旧梦不会暗恋情人

他听说我有坐飞机的恐惧症,本来搞了一条「爱之船」,停在基隆,接着拉到香港,然后挂一辆专列,坐火车,三十个小时到北京;我说还是坐飞机好了,就达成协议。

我十三岁的时候,孤零零从北京坐火车到天津,再坐船到上海。在火车上从窗外看去,都是被烧焦的田地,共产党和国民党作战时,把铁路拔掉,旁边都是战火。

对北京而言,我离开了五十七年,重回旧地,感觉会很强烈,虽然那不是伤感。

我在回忆录中提到小学时「神秘的初恋」张敏英,当时是小男生对小女生的单恋,人家根本不知道。她是我的同班同学,长得干干净净的、很清秀,这也使我对美女有了刻板的定型,艳丽的那种我都觉得不好看,明星脸的、人造的、电脑合成的女人都不好。

这次他们帮我联络了十四位同学,名单上没有她,但不会失望,如果见到了也不好吧!因为,重温旧梦就是破坏旧梦。基本上我曾经去过的地方,这回都不太去。

我的老宅在内务部街甲四十四号,后来听说被共产党霸占了,「华匪国锋」住在这边,后来听说「纪匪登奎」也住在这边,现在是纪登奎的儿子在住。

很多年以前,我的母亲一个人回去过,一回去哭了,因为原来我们家住了十个人,现在住了十户人家,变了大杂院。

人老事物变只想看新中国

很多感情随时间在改变,所以我说,「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锦;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

看人,人都老掉了;看物,也改变了。我想看的是新中国,这新中国跟台湾祸福相倚,台湾太单薄了,大陆是我们的腹地,我们要靠大陆。对不起,这句话,是我引用一个人的话,他的名字叫做李登辉。

问:你在大陆将发表几场演讲,北京当局有没有跟你沟通过演讲题目及内容?

答;完全没有。我也已经宣布,这次我不会与中国领导人见面,大官我不见,可是他们要礼贤下士,我也不会拒绝,不会给人难看。

在大陆,有些人有他言论自由的,像基辛格、李光耀,共产党相信这些人对他们没有恶意,他们讲话是友善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布什能够在北大和清华演讲,且是现场播出,也表示说有种基本的信任关系,你不会当众给我难堪。

对我也是,这句话说起来有点自满。原因是两千年选「总统」的时候,我是台湾候选人中唯一赞成一国两制的,但在台湾我一直被当成匪谍告来告去,所以对一个归队到北京的「老同志」他们不会怎样。

这次北大把我当作学者规格接待,并将赠送胡适文集,我很谢谢他们。

问:演讲的方向为何?

答:方向还没明确确定,如果做得到的话,整个演讲里头不会谈「台湾」两个字,这话好象很奇怪。台湾太小了,但我不是看不起台湾。

挑战毛泽东搞独立变统一

延续我两千年选「总统」时的口号「勃起台湾,挺进大陆,威而钢(伟哥)世界」,现在就是挺进大陆的时候。挺进的时候对勃起就不感兴趣了,那只是过程,只是中国千分之三领土的国土。

所以上次记者会他们订为李敖的「神州之旅」,但我认为是李敖「蓝中带绿、白里透红」记者会,前者代表我没有忘记我曾经有党外的身分,陈水扁他们跟着我争取言论自由这一段。

问:对两岸问题有何主张和建议?

答:所有毛泽东的著作、毛选集、毛语录中,都没有他一九二○年前的文章,毛泽东在那一年九月间,在湖南大公报发表文章,主张湖南独立。可是十个月以后,在一九二一年七月,同样一个毛泽东组织了中国共产党,变成了国家统一论者,这是我到大陆要讲的话。

「你们的毛主席、英明的毛主席,当年想了十个月,才放弃了独立,主张统一;台湾离开祖国一百一十年,你们不给台湾人想想吗?」动辄喊打、打得稀巴烂,什么意思啊?拿历史证据给他们看,解决台湾问题不能这样,两岸需要时间。

还有反分裂法,那天我问国安局长薛石民,你有没有看到反分裂法对我们的好处呢?它不但限制了我们,也限制了共产党自己,台湾不独立,不可以打台湾。我会跟大陆讲这个,他们以为台湾搞台独是玩真的,只有我会讲出来是玩假的。

拚命喊台独民进党玩假的

民进党这些人是冒牌货,彭明敏的台湾人民自救宣言到现在四十年,已经是执政党,「总统」、行政院长都是你们,为什么不台独?等什么东西?还要喊台独、叫台独、正名台独,为什么不把中华民国推翻?都是一些假货!

当年我出钱让郑南榕办杂志,我说要联合「王八蛋」打「龟儿子」,两千年三月十八日我在阳明山看开票,陈水扁当选、国民党垮了,当时我的感想是:「龟儿子」终于被我打倒了,而且「王八蛋」很快就变成「龟儿子」。

民进党只是嘴巴讲的,他玩假的,你共产党打他,为什么我们要跟着倒楣?他玩真的,则另当别论。这是我要在大陆讲的话,共产党为假的事情动干戈是错的。

问: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到现在,你觉得他的表现如何?宋楚瑜呢?

答:马英九终于露出来他的真面目,过去他的吃相很好看,现在吃相没那么好看,没那么悠游自在,可能急于夺权。他在跟王金平的党主席之争的动作就很明显,吃干抹净,不留点活口给别人,王金平气得这么反弹,就是感觉马英九要通吃嘛!连战暗示马英九肚量要宽广,都是有所本的。

马英九识浅宋当关键少数

马英九是个伪君子。三二六游行当时他派出警察来,驱逐群众的原因是说不能比照乌克兰革命,说是群众集会没有经过申请。

台湾之所以没有发生乌克兰的情况,就是为德不卒,群众散掉了嘛!当时群众的压力不是来自陈水扁,而是来自台北市长,公权力在你手里嘛!

马英九是个很好的人,可是不是一个有魄力的人。他肚量这么小,也一定会影响到泛蓝的整合。「识人不广」是他的问题。

马英九不愿得罪本土派的票源,与北京保持有一点疏离的关系,不过我认为有些话他最好少讲,会构成强烈的刺激。

宋楚瑜最好的机会,是在连战当时情况不好的时候,回到国民党做第一顺位的副主席兼秘书长,负责立委提名操盘、通吃,可是这个机会丢了以后,再回国民党机会已经没有了,国亲也不会合并了。宋楚瑜走一个小党的路是合理的,还可以发挥他的杠杆作用,他的关键少数比台联还大,因为立委席次多。我在国防委员会逼他们已经逼出某种眉目来了,现在宋楚瑜对军购案的看法跟我几乎一样。

问:怎么评价两岸领导人胡锦涛和陈水扁?

答:台湾不足论,这批人最糟糕的就是,他们没有大人物的气势。像罗太太事件,对一位帮自己太太推轮椅二十几年的人,给她钱却要暗藏在安全局预算里面,真小气嘛!你「总统」夫人为什么要炒股票?小人物搞政治就没有一点点格局。

至于大陆,我们必须说,共产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安定过,本来斗争得非常残忍,现在即使斗争也是非常缓和,这是好现象,总算可以休养生息。

可以用「人心大坏,形势大好」八个字形容。海峡两岸的人都变坏,那边被毛泽东搞得变坏,台湾也变坏了,我来台湾的时候,大家排队在缴税,当兵还放鞭炮庆祝,现在也变得不可爱了。

2005/09/19 中国时报 陈重生/专访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