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接受美国媒体独家专访 将于9月访问大陆

(注:本篇专访是我于2005年8月24日转贴到论坛的,转贴时由于疏忽,没有注明时间和出处。从文中所说的时间来看,当是2005年7月2日。当时对于李敖是否来大陆还讳莫如深,所以论坛里许多网友还在问专访中的内容是否属实。不过在我看到此篇专访之前,李文就曾电话告诉我了,她说李敖会在9月18日中秋之夜赴大陆,但因为凤凰还没有公布,所以不能公告天下。)

李敖,台湾最著名的作家、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爱打官司,口诛笔伐,告人无数。李敖善骂,他抨击骂过的形形色色的人超过3000人,在古今中外“骂史”上,大概无人能望其项背。

在台湾,李敖被人们称之为大师,然而他却有着一颗童心和爱心,他不畏强权,嫉恶如仇,对普通人和善亲切。在两蒋时代,他因发表抨击当政者言论而入狱五年八个月。谈起李敖,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位奇人。李敖居住台湾50多年,至今未曾离开台湾一步。在媒体披露李敖将于2005年9月访问大陆后,李敖在家中接受了美国侨报记者乔磊的独家专访,谈到了他的心中感受,以下为专访内容。

为何五十多年未回大陆

记者:李敖先生,你曾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您所著的《北京法源寺》反映出您博深的中国文化和历史底蕴。您到台湾五十多年了,台湾开放大陆旅游也有二十多年了,到目前为止,您却未曾踏上过故土,这是什么原因呢?

李敖:一开始他们不让我出门啊,(哈哈,笑......)扣着我不让我出境啊。后来我就发现,现在的知识,我们了解一个情况,不一定用直接的方法,我们不需要象太空人登上了月亮,要有这个经验,不需要学登山家登上了喜玛拉雅山圣母峰来看西藏高原,我们不需要用这么笨的方法从登上月亮来了解地球,不需要从登上圣母峰来看西藏高原。人类的知识求得,很多间接方法也可以了。现在资讯这么丰富,我现在对我的故土,对北京、对中国大陆了如指掌啊。现在的科技、资讯很方便,所以不一定说要亲眼看。至于说我去看看是为了感情的原因,那也不一定好,人常讲重温旧梦,重温旧梦就是破坏旧梦。

记者:对一般人来讲,离开故土时间久了没有回去,总有一种近乡情怯的这种感觉,是不是说您也有这种感觉,或者是说我李敖虽然是外省出生,但我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台湾人,象陈水扁、吕秀莲,现在的连战、宋楚瑜都去过大陆,但是我虽然在大陆出生,我的根是在台湾,我要表现出我是一个真正的台湾人,有没有这种想法呢?

李敖:没有,没有,听其自然,没有说一定不去,一定去。我是说如果说是为了了解大陆而去,我认为是太笨了,亲自去看,走遍了名山大川才了解,我觉得这种人求知识方法太累人了。有人说我亲自去才过瘾,才看得真切。不然,苏东坡不是有句诗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为什么看不见庐山呢,因为人站在庐山里面反而看不见了庐山了。有时候有一段距离,保持距离反而看得更清楚。所以我没有在台湾这边跟谁赌气,跟谁斗劲,所以才不到大陆。

大陆之行为相看两不厌之旅

记者:大陆有媒体报道,您会应北大邀请,访问大陆。台湾三个政党的主席也率团访问了大陆,并将访问称之为“和平之旅”、“搭桥之旅”、“民族之旅”,如果您到大陆访问,您将定位这是一个什么之旅呢?

李敖:应该是个“相看两不厌之旅”吧(哈哈,笑......)相看两不厌是古人的诗句,你看我高兴,我看你高兴。那个明朝的艺术家董其昌看到王献之的字之后,发现了以后他说,我很高兴我能够看到他的字,他也应当高兴能够看到我,看到我看到他的字,我能够看到古人,古人也应高兴能够看到我。宋朝的诗人有一句诗,“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我的意思是我到北京看看,大家看到我很高兴,我看到大家也很高兴。

为什么我特别强调高兴呢?因为我们应该已经脱离了那个比较痛苦的时代,鸦片战争150多年来大家的这种痛苦,后来经历了文革,据邓小平说,从大跃进到文革大陆大概耽误了近二十年。大家付出了这么大代价,政治上从清朝以来千万人头落地,经济上这么多穷困,甚至穿衣服都是一个颜色。到现在才开始有一个起点,就是不再革命,不再反革命。大家应该有一点点财富,这是好气象,有一点点笑容,这是个好事。(哈哈,笑......)

共产党有感情的不得了

记者:李敖先生,您父亲是北大历史系毕业。

李敖:吹胡子瞪眼睛的啊。

记者:您的父亲对您的一生产生过很多影响,连战先生访问北大的时候,北大向连战先生赠送了他母亲在北大期间的档案照片。您如果到北大访问,会不会去寻找您父亲当年在北大的一些资料呢?

李敖:他们已经帮我收集了,前一阵子北大一名副校长来,特别送来给我,我父亲当年在北大的一些记录,也特别送给我,所以现在的共产党温和的不得了,有感情的不得了。

记者:您访问大陆的行程最后有没有定下来呢?

李敖:我也坦白跟你讲,我这次去北京这个意思,都是香港的凤凰卫视办的,如果这行程成行,或是宣布,在礼貌上也是由凤凰卫视来宣布。

大陆书籍说我太风流

记者:大陆有一篇媒体的报道很有意思,您的女儿李文在北京向媒体说,如果您访问大陆,她将给你一个惊奇,用十二名美女来夹道欢迎您。果真如此的话,您会不会觉得李文蛮会安排的?

李敖:问题是说,有很多出版品,比说我一生只结过两次婚,大陆的一些书中就说我结婚三次,把我说的风流的不得了,所以我的名誉在这方面并不太好。所以李文,我这个女儿如果再这样大为嚣张的宣布,让人家会觉得李敖从台湾回来,怎么跟回来个大色狼一样,(哈哈,笑......)并不一定好。另外我也太老了,我已经七十岁了,有很多事情我不应该过分去追求。

记者:李敖先生,您对女人的眼光极其特殊,您的前妻胡因梦女士,我曾专门采访过她,给人的感觉她是一个非常有才华,而且又非常漂亮的女性,您是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女人的?

李敖:你看到胡因梦是什么时间?

记者:1999年。

李敖:那等于是五年多以前,那时候胡因梦已经是四十五岁了,你没有看到胡因梦最好的时候,她跟我结婚的时候,是她最好的时候,26岁,风华正茂,现在是另外一个样子,跟当年不一样了。

做人要有一股气

记者:您的评论总是与众不同,同样的语言从您嘴里讲出来就是与众不同,您是如何形成自己的风格的?

李敖:我的意思是,人除了有智慧以外,还要有一股气,用这个气来讲这个话。好比说,我们过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边有狗字,为什么宪法里面有狗字,到目前为止人类的宪法里边都没有狗字,怎么中国宪法里边有狗字呢。它就是说美帝及其走狗,这语言要敢用吗,为什么我不能用呢?我就用了嘛。好比说,乾隆皇帝写这个诗,叫做夕阳芳草见游猪,在落日的时候,在一片芳草上面,我看见一个走来走去的象一头猪。人家看了,这个邪门,为什么古人的句子里,都不用这个猪字,因为不雅。乾隆皇帝用了,大家也没话说了。我的意思是说,生动的语言是很重要的。我在台湾讲了话,美国人拿台湾当看门狗,来抵制中国大陆。现在叫台湾向美国购买武器,我就说,看门狗给你看门,难道骨头还要自备吗?这就是现代的语言。

寿比胡适高

记者:您现在还有什么大作在写吗?

李敖:这几年花太多的时间去做电视节目,你散布你的力量,除了文字以外,现在有一个画面来处理,这是过去知识分子所享受不到的。鲁迅他无法理解什么是电视,他也没办法用电视来表达他的思想,只能靠文字。所以现在花在电视上时间多了一些,写字写的比较少了一些。到今天为止,我写了一千五百万字,我的写作是超过了鲁迅、胡适、梁启超。

今天有个好日子,我现在告诉你,一个插曲,今天是2005年7月2日,它是我过了70岁生日后的2个月零7天。

记者:恭贺您。

李敖:我告诉你,什么叫70岁2个月零7天,我算了一下,象胡适,他就是在70岁生日以后2个月零7天死了,所以我活到今天晚上,我就超过胡适了。鲁迅、梁启超只活到五十六、七岁,胡适活到七十岁,过了今天我就超过他了。人们认为,我们上一辈子年纪活得很长,错了。当然这和现代的科技有关系,跟医疗的进步有关系,跟个人的养生有关系,你看我不抽烟。

大陆早年生活追忆

记者:李敖先生,您出生在大陆东北,从十多岁起离开北京到了台湾,在台湾生活了五十多年,如果回忆起您的童年生活和在台湾的生活,这两地的生活环境对您的人文思想的形成、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敖:这当然是有程度的,在我成长的过程里边,好比说我在北京那个时候有浓厚的文化气氛,但是那个时候大家穷,所以我收藏的东西很不方便,受财力的限制。现在生活形态改变了,就不一样了。宋朝有个学者叫仲濂,他去看本书,要走几里路去借啊,去借人家的书去看呀。象汉朝的思想家叫王充,他要到书店里去站在那里看书,就拼命地背,因为买不起书,也没有图书馆,也没有影印机,你懂我这个意思吧。所以他看书只能到书店里看几行,然后博闻强记,背下来。那个时候由于经济的条件上,科技的条件,使大家的学习能力和范围有很大限制。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学东西学得快,学得多,并且有方法。所以在台湾我跟他们打冷战,虽然我是一个人,由于花样多(哈哈,笑......)我的敌人,主要敌人都死掉了。蒋介石死了,他儿子死了,他孙子也死了,我还活着,可我已经老了。(来源:美国侨报)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