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駭客中秋節專訪040928)李敖:知識分子通通失職!

040928中秋夜,新聞駭客專訪李敖

內容有點拉雜,不過趙少康的優點是比較不會打斷李敖的講話,可以完整聽到李敖意見。李敖這次用的資料不少,我儘量記下來。



節目開始,趙少康說,中秋節要吃月餅殺韃子,問李敖現在有什麼韃子。李敖答,民族上的韃子沒有了,現在是五族共和,可是有政治上的韃子,呵。

談軍購,兩岸軍備競賽。李敖說當時南京大屠殺後,檢討結果是當時不應該守南京,應該宣佈「不設防」,這樣後果不會那麼慘。軍備競賽之後台灣會先垮。

十一院士發表文章,其中提到「政黨惡鬥」,李敖指出這個名詞──李登輝曾經用過的名詞──在邏輯上是錯誤的命題!在民主國家的政治就是「為反對而反對」的!所以,這幾個院士在這點上人云亦云。

李敖指出,台灣現在搞成這樣烏煙瘴氣,最重要一點是知識分子失職。帶頭的勞思光院士當年跟殷海光打筆帳,他寫說殷海光是「曲學而不阿世」,勞思光自己,卻花了四十七年才學會「不阿世」!另外,殷海光的學生張灝林毓生他們,當年幾十年來都不講話,直到今天才講話。

趙少康說感覺上現在跟以前比起來,愈來愈少知識分子敢跳出來講話,甚至不少跑到政府那邊了。李敖說,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是立場守不守得住的問題。像是李鴻禧,過去也反國民黨,主張內閣制,現在搖身一變,主張總統制了。這些人拋開學術立場,為政治服務去了! 趙少康問,那現在怎麼會是這樣現象呢?李敖說,因為殷海光死了,李敖老了,簡單說就是這樣。

講到「不愛台灣」的帽子,李敖笑說,當時選總統的時候沈富雄也罵我不愛台灣,現在他自食惡果,還有林濁水也是。你們這些人帶頭亂鬧,不講真話,不能扭轉風氣,現在就是自食惡果!

趙少康問李敖,他當時攻擊你,打你幹嘛?李敖笑說就像是說為什麼要去爬喜馬拉雅山,為什麼要爬聖母峰?那個感覺也就是像去挑戰西部大槍手,我挑戰你,被打死了也很光榮,真的幹掉你了,我就賺到。

有人在美國登廣告說陳水扁是希特勒,國親說不是他們登的,可能是民主聯盟搞的。李敖說,這個說法其實是他先講過的,請看「陳水扁的真面目」的序。

希特勒可能會抗議這種說法!希特勒有許多是陳水扁趕不上的,像他帶領德國打法國打英國打蘇聯,像他亡國的時候沒有跑掉,與德國共存亡,他的國防部長戈倍爾也跟著自殺。這些事情都是陳水扁這種人趕不上的。(j按:在李敖有話說也曾講過)


台灣會不會毀滅?李敖說,現在問題是台灣玩真的不敢,老愛鬧事,鬧的上限在美國人的控制之下。中共也很煩你台灣,過去歷史上遼國的耶律德光佔領了中原,他最後受不了了,說了一句中國人難治,回去北方。中共只是不容許你搞獨立。台灣老鬧事只會討打。現在中共的軍委會裡頭胡錦濤在開會時只是一票,其他軍頭多是江澤民的人,難保他們不決定要打台灣。

談凱德磊案。李敖認為主要是收買手法太粗糙,所以曝了光。陸以正當年在李登輝主政下,在南非與曼德拉等搞外交,就是這樣,只是技巧手段比較高而已。劉冠軍也是這樣,他靠手上有資料逼得你國安局不敢辦人,自己逍遙走人去了。李敖並提到了在過去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人才發現張學良的保險櫃藏著與日本政要私下交易的黑資料。

談陳文茜之後要幹什麼。李敖認為,陳文茜應該繼續現在這種白天立法委員晚上主持節目這種活潑的生活方式,對她的健康也比較好。也許陳文茜受了他的影響,因為李敖跟她講過,在台灣,個人成就會受到限制。

趙少康說,但是去大陸也會被見外啊。李敖則提到當年李翰祥回大陸,夢裡不知身是客的感受。在台灣不是主人,回大陸又被當成是客人。

趙少康說,現在台灣只要被罵不愛台灣,就跟外省人一樣了。李敖講了個邱吉爾的說法,美國國會的設計比較好,半圓形的,從一個黨跳到另一個黨的感覺比較不會像英國這樣強烈。英國國會的設計是面對面的。

陳文茜要不要推翻自己的話選立委?李敖說,誠信對陳文茜也是重要的,雖然以前只有一個江鵬堅說不選就不選。印度的甘地曾經宣佈從此不喝牛奶,結果身體搞得很糟,後來人勸他改喝羊奶,甘地他也勉為其難接受了。

談蘇盈貴最近的事。蘇盈貴這個小鬼書唸得不夠,程度不夠。他分不清楚,解不開這個局面。他不知道美國眾議院議長馬丁這個故事。蘇盈貴給沈富雄新書寫序,還稱讚沈富雄是正義之士!我看這兩個人都是漿糊!

趙少康說,可是他們能這樣也很了不起啦,他們也很辛苦啊。李敖說,就是因為你們標榜自己是清流,是正義之士,我們就要以這種高標準來檢驗你,來要求你。平時說這一套,到了刀口上你的表現是這個,我們當然要指出來,當然要譴責。就像我們會在乎神父和尚有沒有搞女人一樣的道理。

談國親合併。李敖說,李煥代表連戰這邊,主導影響了李慶華李慶安出來開記者會。宋楚瑜錯過了五月底那一次的好機會,取連戰而代之的機會。現在他猶疑不決,可能為了張昭雄的意願等等問題。宋楚瑜這點是他的弱點。

趙少康問,為什麼從新黨到親民黨,老是票被國民黨吸走?李敖說,因為在兩黨政治下,小黨的主張容易被大的黨吸收,而民意如流水,投票靠的是感覺,感覺比較容易靠向大黨。李敖並且說,當時的新黨比現在親民黨好多了!至少新黨沒有劉松藩這種人。

趙少康問李敖,要出來選立委的條件是什麼?李敖回答,一是一定會當選﹔二是不會影響到朋友﹔第三是當台灣需要我,也許非要我不可的時候,我會出來。我以大科學家牛頓的故事為例,你可能不曉得,牛頓同時也是英國國會議員。

最後談真調會。李敖罵錢復施啟揚翁岳生這些人是鄉愿,根本無能,查不出什麼。他開玩笑說要是他主持的話,他要設一個袋鼠法庭,來刑求呂秀蓮邱義仁以下等人。

趙少康問李敖,那他們說立法院通過這個真調會是違憲,你怎麼看?李敖回答說,這會時間拖長。當年美國老羅斯福總統出兵,開鑿巴拿馬運河,美國國會也說這是違憲。老羅斯福說由你們去鬧吧,最後開鑿好了完工了!

(節目結束時,我聽到李敖說:我拿你錢來胡說八道亂講話,呵呵呵呵呵呵呵)



http://tungpo.blogspot.com/2004_10_03_tungpo_archive.html
星期三, 十月 06, 2004
第四百七十八天:雜論

走去jarvisdd那裡看是很有趣的。他新聞台的文章不少質素很高,轉載李敖的一些文字或說話也常令人佩服﹝他的聰明﹞。近日關於知識分子及參選立委的兩篇,我讀時真的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