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茜專訪李敖:我只曉得如何謀殺別人,不曉得如何謀殺自己!(2004/9/21)

转载自究研敖李

昨天「文茜小妹大」專訪李敖,主要有五個題目:

一、「真調會」政黨推薦名單,親民黨應該提名李敖
二、李敖去了之後做什麼?
三、蘇盈貴引爆大法官「關說」事件
四、李慶華李慶安記者會,國親合併的問題
五、江澤民「退場」

先講歷史上的「政治謀殺」。現代的政治謀殺大都很複雜,絕大多數破不了案。像是甘迺迪的案子,魯比居然將所謂兇手奧斯華幹掉,魯比自己後來又莫名其妙死了。很難解釋的。李敖說,「我只曉得如何謀殺別人,不曉得如何謀殺自己」。古往今來,像陳水扁這樣不要臉的,很少見!一般自己傷害自己,有像是當兵為了逃避兵役,像小孩子為了吸引父母注意。

李敖認為,「據我所了解,真正要殺的是呂秀蓮。」所以我認為真調會第一個該傳喚呂秀蓮,在呂秀蓮身上旁敲側擊,發現真相。

陳文茜在節目中呼籲觀眾打電話到親民黨,請他們提名李敖參加真調會(全名:槍擊案真相調查委員會)。

李敖認為,傳喚證人時應該用隔離方式,現在的情形是錯的。並且事前要有準備,集思廣益,才能問出事實。陳文茜問他,黃芳彥該怎麼問?李敖說,現在不能講,講了就失去效果。但陳文茜再問,那陳在福呢?看起來他最容易講出事實,李敖笑說,對付這種人,也許就用過去土法煉鋼,刑求的方式,會得到真相的。至於邱義仁,李敖說就問他為什麼當時會出現那神秘的一笑,為什麼?並且該請精神分析的專家來檢定。

又講到,槍手不可能是國安局的人,因為彼此認識,消息會走漏。應該是黑道的人幹的,因為是單線領導,知道的人就少。現在美國FBI有可能要來介入調查,李敖說那就是「有組織的李昌鈺」了!FBI很有可能查出真相。當年陳文成的案子,是只審視,而不動手,但這就會造成壓力。

陳文茜說,民主聯盟認為其實美國早就知道真相了,所以這次的六千多億軍購,就是美國與陳水扁條件利益交換的一個結果,遮羞費就要六千多億。李敖說,這是極有可能的。

接下來談蘇盈貴的事件。李敖說「這是因為蘇盈貴讀書沒念到李敖一半的程度。」當年馬丁為了公義,他公佈了麥克阿瑟將軍寫給他的私信。為了整體利益是要犧牲朋友的!像印度甘地講的,為了真理常常要犧牲朋友。蘇盈貴分不清楚公與私。另外我要講,大法官居然連署說我們沒有關說,這是很嚴重失格和失態!好比說女人會簽名說我結婚之後不偷人嗎?這是你基本的美德,是基本的,需要這樣搞嗎?

再來講李慶華李慶安的記者會。李敖認為,從他之前勸宋楚瑜吃掉國民黨而到今天,現在其實對連戰是「大利多」。要是連戰敞開雙手歡迎,親民黨有很多人就回去了。

李敖一再強調,宋楚瑜應該要「卡位」,才能發揮他的能力。「沒有選後合併的問題了!」就像有人問,台灣共和國成立了之後,新台幣要改成什麼幣制?李敖說,哪管什麼幣,到時候就是人民幣!親民黨現在顧不得這麼多了,要趕緊與國民黨合起來,穩住陣腳。

最後談江澤民的「退場」。李敖認為,這是中國共產黨一個了不起的劃時代的進步。共產黨的「選舉」是「整肅」,可是整肅後會換更強的人上來,雖然很殘忍,並且下場不知道會怎樣。現在則是和平轉移政權。

另外重要的關鍵,是鄧小平立下的規格。像是中國古代詩經有三百首,後來編唐詩三百首的時候就不能超過這個數字。像乾隆為什麼只幹了六十年就退下來,因為康熙做了六十一年皇帝,乾隆就不能超過。當時鄧小平做軍委主席只做兩年。

台灣現在這樣該怪兩蔣,蔣介石蔣經國。他們立下壞的典範,使得李登輝也不安分不甘心。陳水扁如果要是修憲不成功,也許會再過四年他又出來選。新加坡的吳作棟模式就是這樣,以前的嚴家淦也是如此,只是過渡。

陳文茜最後開玩笑說,那可能吳淑珍會出來選,李敖說,那我擁護呂秀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