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發舌功 攪翻TV秀

一向領導言論流行風潮的黎明柔和李敖難得的碰面,聊的卻是李敖現象對台灣的影響。 (記者胡經周 攝影)

因為選舉,一向給人「語不驚人死不休」印象的李敖,翻騰了台北政壇,也因為媒體,年近花甲的李敖,橫跨有線、無線電視台,「李敖現象」持續發燒,成為流行話題人物。【名人下午茶】流行文化掌門人黎明柔特地邀請李敖,談談李敖怎麼看待「李敖現象」。

黎明柔(下午茶主人、漫畫「一些愚蠢的話」作者):你不止「禍台50年」、還臨老入「花」叢,做這麼多節目,不僅戴GUCCI的眼鏡、還穿夾克,你是怎麼看你自己的?

李敖(下午茶來賓、電視節目「李敖TALK秀」主持人):這是我唯一能跟劉德華發生關連的地方!(李敖摸摸身上的名牌),我一直都是遊戲人間,不像阿扁這麼嚴肅,遊戲人間還可以挖苦一些人、賺一點錢,我覺得滿好的。

黎明柔:談談你的新節目吧!

李敖:那是我去台視卡位的一個動作!(李敖笑了起來),他們要求我不談政治問題,我當然可以完全配合,我講一個粗野的話你不要見怪啊!他們要我談褲腰帶以下的事情,那意思就是說我可以談女人的陰部、但是不可以談女人的胸部。(李敖狂笑)其實不管從那個角度切入,我都可以拉到我想談的議題上,不過,這就要看製作單位他們攔截的功力了!

*新節目很霹靂 一人可抵多人來用

黎明柔:所以這是測試新政府尺度最好的方法。

李敖:所以,如果這個節目一個月沒被停掉,台灣綜藝節目的模式會被我推翻,(李敖驕傲的說)因為這些節目已經做到山窮水盡。

黎明柔:可是綜藝節目都有很高的收視率?

李敖:台灣的人民不會永遠被騙,就像林肯總統講過一句話,「你可以欺騙少數人於暫時、無法欺騙多數人於永久」,綜藝節目的低級趣味已經到了瓶頸。

黎明柔:美國就沒有這樣的低級趣味!

李敖:是!美國也沒有我李敖這樣的人!一個人包辦整個節目製作,像國外的Talk秀節目,都有很多鬼作家幫他們寫東西,我全部都是自己來,所以他們請我做節目是最便宜的,我一個人可以抵很多個。

*開啟年輕族群 李敖參選收穫豐富

黎明柔:這次出來參選總統,有沒有給你開啟新的群眾?年輕一代是否對你有新的認識?

李敖:當然!這次的總統大選,讓大家知道,我李敖除了會寫文章以外,還有很多其他的本領,我過去讀者都是黎昌意(黎明柔父親)這一代的、現在有黎明柔這一代。

黎明柔:還有更年輕的吧?我是你女兒的學妹ㄟ!

李敖:我希望讓他們知道,65歲的老頭子也可以作總統,不只是年輕人可以騙他們、老頭子也可以騙他們。(李敖笑了起來)

黎明柔:你覺不覺得現在的大學生只有性觀念開放、可是政治觀遲鈍?

李敖:是!他們只有在性觀念是大學生、其餘都是中學生。

黎明柔:中學生還不錯、不是小學生!

李敖:還是有小學生程度的!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很糟糕,都被教育壞了,現在的年輕人好蠢、好笨,沒有辨別能力,甚至連基本的審美能力都沒有,你看扁帽那麼醜的東西,那是京劇武大郎戴的帽子,他們都拿來戴,我覺得好可憐!需要重新挽救他們。

黎明柔:怎麼重新挽救?

李敖:讓他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除了台灣之外、還有更大的世界,台灣真的是太小了,只有中國的1000分之3、世界的10000分之1,台灣既然已經都這麼小了,不應該再夜郎自大!

*目前電視生態 政治力量干預運作

黎明柔:在這次的總統大選中,你提「一國兩制」,過去這麼多年,都沒有人敢提這個東西,只有你跟許信良敢提,不管對或錯,這應該是個可討論的話題。

李敖:過去都不談的!好比我最近寫的一本書《陳水扁的真面目》,這本書在南部不許賣的,很多書店不敢賣,怕有暴民來砸店,蔣介石時代也沒有這麼嚴重!

黎明柔:不過我買了!我覺得可能是現在的言論太自由了!自己有了言論自由,可是不懂得尊重別人的言論自由。

李敖:有言論沒有管道,像無線電視開台這麼多年了,才有我李敖的節目,雖然如此,他們的想法還是跟我不一樣,我說「女學生」,他們就要我改成「女生」,我不懂這兩個名詞有什麼不一樣?不過在他們眼中的確有分別。

黎明柔:三台現在已經虧損連連了,他們真的會這麼細心剪接嗎?

李敖:台視全年的營業額盈餘已經只剩2000萬了,過去「單月發單薪、雙月發雙薪」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三台再不努力的話真的會崩盤。

黎明柔:所以你覺得三台的命運將會如何?

李敖:其實還是有專業人員懂電視的,不過還是會受到政治干預,如果把這兩股力量區隔開,或許還好一點,不過現在不可能了,因為陳水扁一定會來搶,除了中視搶不到以外,他一定會來搶台視跟華視。

*政黨不應介入 政治不需民眾鞭策

黎明柔:所以就應該開放民營,放手給民間去做或許會好一點。

李敖:或許照李慶安的說法,「政黨不得介入」,這也是個方法,讓政治與電視專業分開。

黎明柔:這太難了吧!不知道你跟環球之間的紛紛擾擾處理的怎麼樣了?

李敖:以後,我會抓住每一個發聲的機會,至於你說環球那件事,人家說當鐵達尼要沈沒的時候,老鼠是最先知道、最先逃命的,我就是那隻聰明的老鼠,環球都要沈掉了,我還留在那裡做什麼?我也不想回應他們在電視上說我的一切,照道理說,他們還欠我1千萬。

黎明柔:所以,政治上的李敖,怎麼看目前的政治生態?

李敖:政治不需要我們鞭策,我們不講迷信、開個玩笑,人的命是有一定規格的,作了大官立刻就出事的,命格撐不住,你看唐飛,一做大官就開膛破肚,許多人作了大官後,身體都撐不住了。我覺得台北政壇裏,像黎玉璽(黎明柔祖父)那一輩的,因為政局改變,都會有失落感。

黎明柔:不會啊!我看他很快樂啊!

李敖:我寫過一篇文章「我為什麼支持王八蛋?」現在王八蛋終於被我打倒,可是龜兒子變成王八蛋,我說很失落的原因是,我們在台灣不是主人、回到台灣又變成客人。

*不信風水星座 旅遊經驗從書取得

黎明柔:你有沒有去算過命?

李敖:我不相信這個的,什麼星座、血型、紫微斗數、風水,我一概不信,鬼神都怕我,這只有你們這種小女生才信。

黎明柔:你會不會想要回大陸去看看?

李敖:不看有不看的趣味!看了以後那種近鄉情卻、或是累的要死,都不是很好的感覺,我覺得那些喜歡奔波的旅行家都笨死了,經驗可以從錄影帶、書本裡間接取得,身臨其境太笨了!所以我都在家裡神遊、幻想、意淫,或在我自己的世界裡。

黎明柔:你怎麼看你創造出來的「李敖現象」?選完總統之後,居然還可以到三台主持綜藝節目。

李敖:不是綜藝節目,是打倒綜藝節目的節目(李敖笑了起來),我不是很會表演的人,我是冷面笑匠,而且我對群眾也不是那麼友善的,最像我的就是陳文茜,我在陳文茜的新書發表會上,我就講,講個粗話不要介意,「陳文茜是沒有『懶叫』的李敖」,性格跟我很像,很傲慢的,不過陳文茜是才女想做美女做不成的,而美女想做才女做不成的就是胡因夢。其實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李敖65歲還可以不退休,吃了威而剛就變成25歲。(李敖笑了起來)

黎明柔:那你為什麼沒有跟陳文茜談戀愛?

李敖:我不喜歡波霸型的女生,我喜歡德國集中營的那種女人,胸部都平的,我喜歡那種女人,可以滿足我的虐待狂。

(記者王浩翎 整理)

這場對談,選在李敖的秘密書房中進行,黎明柔和李敖這兩位顛覆高手談起政治來,更不時語出驚人,而一向對政治八卦興趣高昂的黎明柔更抓緊機會,一一向李敖查證,非常DJ的八卦毒報會就在對談終了時,進行了起來。(2000/05/22/勁報)

黎明柔vs李敖人物介紹

黎明柔

漫畫「一些愚蠢的話」作者,黎明柔一直相當注意「李敖現象」,黎明柔認為「李敖現象」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提供了很多可討論的話題,「在這次的總統大選中,李敖提『一國兩制』,過去這麼多年,都沒有人敢提這個東西,只有李敖跟許信良敢提,不管對或錯,這應該是個可討論的話題。」

李敖

電視節目「李敖TALK秀」、「李敖秘密書房」主持人,雖然沒有順利當上「李總統」,但是「李敖現象」卻沒有因此冷卻,最近更在言論尺度嚴格的無線電視台,聊起百無禁忌的性話題,李敖看自己創造的「李敖現象」認為自己只是想宣告世人,「我李敖65歲還可以不退休!」(2000/05/22/勁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