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大哥大》开小马哥的罚单 (2千字)
发信人:fashion
时 间:2002-1-17 19:30:26
阅读次数:38
详细信息:
大家可以注意台北市警局要求警员开罚单的现象。台北市长马英九小马哥,他形式上是台北市警局的总负责人,所以在逻辑上,是小马哥在对我们开罚单。

我要先说一个小故事,我前几天在国父纪念馆参观冉茂芹的画展,遇见一位老先生,他给我一张名片。名片头衔是「世界华人和平建设大会总联络人」,其实此「马来头」很大,但是他名片上头衔,比不上他另外一个头衔,就是他是台北市长马英九的父亲,马鹤凌。

如果知道这位马先生的履历,其实并不显赫。他只是一位退休的国民党资深党工、国民党高干而已。在正中书局出版的中华民国名人录之中,还没有他的名字。不过,老马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他有一位优秀的儿子马英九。

对小马哥来说,他开罚单代表什么?简单说,就是市政府没钱。因为这些罚单的收入是直接进入市库。在这里我要讲的是,开罚单不好的地方是,不应该订出配额、定额的规定。

我先讲一个元朝的故事,在元朝蒙古人要求士兵砍人头,是以剁下耳朵统计。结果蒙古士兵就不砍人头,干脆剁耳朵交差了事。这就是规定、要求定额的坏处。明朝也有这种类似定额规定。当时明朝抓私盐很紧,就要地方求交盐,民众没有盐,地方官就要求老百姓交出盐来。在大陆这么大的地方,很多地方盐是很缺乏,怎么可能交得出来。

国民党当年剿匪把毛泽东等人困在苏区,共产党缺盐只好拆屋,取砖块再煮砖块取盐。可见盐是多么缺乏的物资。

30年前,我的管区警员罗义飞告诉我,他向我说,上面觉得基层查缉偷窃案不力,就要求每位员警交出5名小偷。交小偷没什么,我还听过交匪谍的故事。我被关的时候,当时调查局3处处长范子文跟我关在一起。这个人英文很好,是英国皇家情报学校毕业的。他跟我说,他是老特务,谁是匪谍一闻就知道,结果是他也被以匪谍身分关进来。他说,上面要求抓匪谍规定额度,下面的人就制造出很多匪谍,制造很多冤抑。

接下来我要讲法院的故事,这是有关规定定额衍生的弊端。最高法院是很卑鄙的,为了消化案件,对于上诉的案件,最高法院特别成立一个「革命法庭」把一些案件以「裁定驳回」的方式,让案件就此终结。因为这不是判决,无法再有司法救济途径。这就是陈水扁的老师,司法院长翁岳生这个老混蛋搞出来的。最近他还有一个让我觉得感情用事的事情,就是他哭了。

为什么翁岳生会哭?因为司法官的甲等考绩只能有90%。这又是规定定额造成的,他的理由是如果法官考绩都是甲等,用名额限制是不合理的。而规定这个作法的就是行政院长张俊雄这个阿扁的走狗,因为担心甲等考绩公务员太多,才订出规定的名额出来。

规定名额的作法很多,基层员警开小贩罚单,为了应付定额的开罚单张数,基层员警就开始养小贩,这样才有办法随时应付。我觉得台北市长小马哥虽然努力市政建设,但他还是要好好的向基层员警请教,开什么罚单呢?因为规定配额,弊端就会出来。此外他也要向基层员警出身的前台北市警局局长颜世锡请教,一个政府团队运作需要配额的做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