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题:我要吻张昭雄
发 表 人:版主
公告日期:2002-02-18 08:19:18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我要吻张昭雄。」蒋介石的接班人是蒋经国,蒋经国的接班人真的是李登辉吗?李登辉是捡到的,因为蒋经国的儿子蒋孝文死掉了,三代都死掉了,所以最后轮到李登辉,不是吗? 可是在接班的过程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有这么一个人,在蒋介石死后,他主持丧礼,他的名字叫周联华,是个牧师。蒋经国死后,主持丧礼的又是周联华。蒋经国死后,他的儿子蒋孝文又死了,主持丧礼的还是周联华。周联华主持他们三代的葬礼,我们是被他们三代压着,幸亏蒋孝文死了,他不死轮得到李登辉压我们吗?当然是蒋孝文,所以我太喜欢周联华了,他把他们三代都送走了,我们今天才喘口气嘛,不是吗?所以我喜欢周联华,我要吻他。 我其实不喜欢张昭雄,宋楚瑜当初提名他当副手时,我还批评过宋楚瑜找一个没有行政经验的人当副手是危险的,万一宋楚瑜死掉了,张昭雄给我们当家做主,不是很危险吗?可是1年多来我越看张昭雄越觉得值得我们肯定。 为什么呢?这个人讲真话 ,一开始都讲真话,但可能遭到压力,又修正、又否认、又道歉,可是讲了半天,那些话都是真话。就好象有一个人放屁,可是他又拉一下椅子,用来掩饰放屁的声音,结果他朋友看了他半天讲了一句话,「还是第一声最像」。 这个张昭雄讲的话,第一声就是最正确的。好比说张昭雄曾说过以泛宋军取代泛蓝军,张昭雄指出泛宋军代表的是超过的6成的主流民意,因为民众期待宋楚瑜来解决两岸、经济问题,2年半后的总统大选是唯一的希望。他讲的是真话,当然很多人很不高兴,尤其新党不高兴,然后张昭雄受到压力就把话说的圆一点,所以张昭雄说为泛宋军说法致歉,表示愿意放弃泛宋军的版权,并且深刻的检讨。 后来张昭雄又说,新党自私,泛蓝军的立委难过半,新党的少数领导人为跨越5%的政党门槛,在各方提名毫无章法,造成国、亲两党因为少1万票或几千票而落选,导致泛蓝军少了35席。 我昨天说过,新党为了当选个5席然后有两席不分区立委,可是整个泛蓝军少了30席,而张昭雄说有35席,请问谁捡了便宜啊?阿扁捡便宜,民进党捡便宜。由于新党不退选,不肯泡沫化,造成泛蓝军减少35席,不是吗?新党我承认是个政党,有权利可以选,可是你选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泛蓝军的利益,那是错的。 然后张昭雄又说了,国、民合作是两个烂苹果,讽刺一个酸一个臭,加起来打果汁也不会变甜,认为郁慕明提的三合一是幻想。然后酸苹果又闯了祸,大家又攻击他,然后张昭雄又圆烂苹果,把话说的缓和一点,说政府落后民间,并非批评某政党,把烂字移花接木转到政府身上去。 可是我认为张昭雄没有说错,张昭雄从泛宋军到烂苹果,说的都很准确,不是吗?宋楚瑜选总统差30万票,这些票如果不是选前小马哥跟胡志强说连战民调领先宋楚瑜很多,这些老国民党就会把票投给宋楚瑜,大家相信小马哥,于是把票投给连战,结果票开出来,宋楚瑜领先连战很多。 所以新党谈三合一这个问题要解决,所以张昭雄说对了,可是说真话以后遭受压力谴责与污蔑嘲笑,于是开始更正道歉,我觉得是没有必要的,所以我今天李敖站出来鼓励张昭雄。张昭雄你对了,我kiss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