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题:谢启大血口喷人
发 表 人:版主
公告日期:2002-02-18 08:20:06

当我李敖讲一个历史事实,我有许多的根据和书来证实我的观点,证明我言出必有根据,可是有人不这么想。 昨天下午新党党主席谢启大召开记者会说,新党小,但是有骨气,我们没有4大天王帮助,我们自己的天王也送给了泛蓝军,可是谢启大忘了郝龙斌加入陈水扁团队,也送给了泛绿军,可见谢启大讲话是不公道的。 接下来谢启大继续说,我们也不皱一下眉头,目前我们也遭遇到各式各样的困难,甚至包括某一个政党利用某一个号称大师,每天利用电视节目说一些不真实的话攻击新党,我们所有的支持者非常愤怒打电话来,我也藉此告诉支持者,不要理他,把他当成一条狗,因为他说的不是事实,他显然是被叛党的主席李庆华和亲民党所利用,作为拖垮新党、中伤新党的工具,大家认清事实,也就不要在乎。 既然不在乎,还要召开记者会宣布?为什么不要理他,还要宣布李敖是条狗呢?为什么这样谴责亲民党,还要亲民党给你新党台北县长候选人站台? 大家继续看谢启大的话,她说不单是弃保效应,还包括某大师利用他的节目,连续几个月有效地中伤、抹黑新党,甚至讲些完全不实的话,用尽各种方法。我想李大师能够连续几个月没有一句是事实的中伤新党,这对我的中伤反而更重了。 我李敖多么尊重言论自由,当新党党主席谢启大这样骂我,我请朋友打字下来,还用画面给大家看,因为谢启大骂李敖的宣传力不够,我李敖帮你宣传。 事实是这样吗?我摆了满桌的资料,要向大家证明我李敖才是专家。谢启大中伤我的部分是,当初新党参与总统大选,李敖和李庆华有过协议,由李敖承诺负担1500万元保证金,结果因为选票没过60万票门槛被没收。如果我李敖拿到60万票,台湾风云变色,因为宋楚瑜不过才少30万票,我早就被宋楚瑜的忠实支持者干掉了。 谢启大说,李敖说要出1500万元保证金最后没出,后来举办一次义卖,没有完全卖回这个钱,最后拿了100万元送给新党。当初新党全委会召集人改选,我说错一句话,这次新党领导人应该给台湾人,不要老是外省人来做,像赖士葆这么优秀的立法委员,给他做嘛,谢启大干嘛要抢?就为了这句话得罪了谢启大,然后翻脸就说李敖欠我们1500万元,用画来抵帐,画是假的,然后找个专家来证明是假的,还在捷运报和新党月刊大肆宣传。 我李敖欠新党钱,没有这回事情,当时党主席李庆华已经开出证明来,说明没有这回事。有人质疑说为什么找李庆华开,难道我要找新党秘书长李炳南、找会计小姐开吗?当初是李庆华下命令钱才会交到中央委员会,如果这笔钱是李敖欠的,而李庆华私自挪用公款,请谢启大去告李庆华。 为什么谢启大不敢告?因为这是你们领导人集体承认的,怎么能够怪李庆华,现在还赖到我头上来,说李敖欠你们钱? 谢启大还说李敖卖假画,如果正式告我,我李敖爽死了。大家都知道我李敖是侠骨柔情的人,前东吴大学校长章孝慈请我去教书,后来章变成了植物人,我举行1次义卖,卖了700万元捐给章孝慈;为了慰安妇,我拿出100件艺术品卖了3300万元救助他们,为了新党救助弱势团体,我也这样做了,现在说我卖假画,我求之不得。能够用假画可以A到那么多钱,我高兴死了。 谢启大是法官啊,法官要讲公正、求证,怎么可以这样讲话?岂可偏执地论证别人有什么罪,就开始惩罚、宣传?幸好我不是被告,我是被告还能活吗?简直是血口喷人。新党在谢启大的领导下,做事如此赶尽杀绝,也太不敦厚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