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  题:陈文茜错在哪里?
发 表 人:版主
公告日期:2002-10-29 14:49:27

陈文茜给我们的印象是能言善道,很博学也很用功,她不应该发生错误,可是我认为陈文茜犯了1个错误,今天我把它举出来。 什么错误呢?我讲过,陈水扁他们这次能在选举占了便宜,就是派出1个走狗叫做陈定南,主持法务部、控制检察官,表面说要抓贿,私底下却是选择性办案,看你不顺眼或国民党候选人就抓,民进党或台联搞贿选却不抓,国民党立委萧金兰被害得落选了,她在立委残余任期质询陈定南查贿有空窗期,民进党立委汤金全也觉得有党内同志靠买票选上,实在「很见笑」。 查贿在选举投票前突然不抓了,许多候选人亲眼看到贿选者后面开始进场,而前面的人却出场。以萧金兰做例子,萧金兰本来可以依照法务部的规定,不超过30元就不构成贿选,但是30元的标准是法务部定的,现在问题来了,在萧的起诉书上明明白白写着,是由地检署指挥法务部调查局调查站及南部机动组,查扣尚未送发检验伪钞笔3310支,其实伪钞笔的成本是18元,按照法务部的标准应不构成贿选才对,错了!检察官不谈标准,而是根据收礼者的感觉来计算,这才恐怖呢。 检察官在起诉书说,「计算礼品之价值,而用以判断是否足以影响选民投票意愿时,自应以选民之感受为准」,构不构成贿选要看我当时的感觉,而选民对礼品之感受,当然来自于市售相当产品之价格,「候选人购入之进货价,依前节所述,并不具参考价值」。检察官不问礼物的实际进货价,如果选民觉得超过30元,对不起,就构成贿选。 好恐怖啊!检察官查贿定罪不是依照法务部自己定的标准,而是弹性的,这就叫做「浮动罪状」,也有人说法务部是「诱人犯罪」,这是很恐怖的标准。 当年雷震和蒋介石搞翻,就是因为在《自由中国》写了1篇社论「政府不可诱民入罪」,因为这是恐怖的独裁国家才会干的事情;50年前发生的事,50年后在民进党政府同样发生,我们还指望什么呢? 今天陈文茜面对的是这样的民进党团队,他的立委是林重谟式的立法委员,陈文茜则是错在把自己放在第1线。 南唐李后主还没有平定天下时,派了大使徐玄到宋朝,他是学问、口才第1流的人,到了宋朝宫廷里,没人敢跟他讲话,后来派了1个粗鲁不文、满口粗话的阿兵哥来和徐玄见面,鸡同鸭讲,秀才遇到兵怎么也说不清。就好象今天陈文茜进入第1线面对的就是林重谟这种货色,所以陈文茜说她到立法院牺牲多大,和这种人共事,整天看到林重谟、林重谟、林重谟,太痛苦了。 可是我们看看陈文茜的1段话,当林重谟说陈文茜污辱了乡下女人、总统夫人,可是陈文茜的原文是「如果把吴淑珍的名字盖起来,你会以为这是1个乡下老太婆说的话」,什么话呢?人家批评总统儿子在军队中有特权,吴淑珍为保护儿子骂骂很自然,可是吴淑珍说错了1句话,「外省人的媒体在批评我儿子」,你不可以用总统夫人身分在挑拨族群,所以陈文茜批评吴淑珍转移话题论点。 现在林重谟跳出来批评陈文茜骂乡下女人、骂吴淑珍,陈文茜有骂吗?她已经懒得去解释了。乡下老太婆人很好、很爱儿女,有很多美德,现在并不是乡下老太婆出问题,而是总统夫人说了乡下老太婆的话,她不应该说这种话,陈文茜并没有羞辱人的意思,只是把情况讲给大家听,现在大家开始起哄,却把真正的论点转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