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小妹大 消灭小妹大

  陈文茜的老师贺德芬教授说,陈文茜主持节目之后,她们这种监视观察媒体的单位才锁定注意她,贺德芬说她们这个单位早就有了,不错!是早就有了,你们不跟陈文茜挂钩的时候,你们的言论根本没有人重视,就好象林重谟一样,他过去也骂粗话没有人报导,他骂了陈文茜,媒体才会注意,不是吗? 陈文茜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说,我陈文茜放弃「文茜小妹大」的节目,也放弃「飞碟午餐」的节目,你们退出媒体,蔡同荣退出民视,李鸿禧你也不要去作节目,陈水扁你所控制的华视、台视,你们都要放弃,我陈文茜愿意在你放手的前一天先放手。 贺德芬竟然没有看到像民视蔡同荣这样控制电视台,他们不是媒体霸权,他们是媒体老板,陈文茜和李敖在媒体里面只是「客大欺行、行大欺客」,客人有办法就欺负这行老板,老板有办法就欺负客人,就像电影明星一样,电影明星红,对不起!这公司就要买我的帐。 这个公司红,明星小,我就欺负你,这就是「行大欺客、客大欺行」。陈文茜的情况有点像是「客大欺行」,我们跟你这媒体老板并不一致的,可是你们为了这个频道,为了炒高收视率,为了提高收视率,所以请李敖来做「李敖大哥大」、请陈文茜来做「文茜小妹大」不是吗? 我们是节目主持人,只要老板说愿意毁约,老板愿意赔偿你们钱,对不起,陈文茜立刻走路,做不了节目,我李敖也立刻走路。可是当你是媒体老板时,谁能赶你走路。谁能把老板赶走,能赶走蔡同荣吗?赶不走他,赶得走台视的董事长赖国洲吗?赶不走他,为什么呢?因为总统在后面撑腰。贺德芬忽略一个事实,就是陈文茜不是媒体老板,真正控制媒体是老板级的。 罗文嘉说陈文茜宣布参选后,不愿响应外界要求他辞去电视广播节目的呼声,在选前10天意思性的暂停主持节目,选前1天在中选会规定的法定竞选期限后,竟然回到由李敖代班主持的文茜小妹大节目担任来宾,接受李敖的专访,种种做法其实是违反了社会的认知,也显示陈文茜抗拒不了诱惑。 因为这段话牵涉到我,我要讲一讲。陈文茜按照选罢法在选前10天暂停节目,选前一天是我请她的,我是主持人,老子说了算,我请陈文茜作我来宾。我可以告诉我的小老弟罗文嘉,是我李敖请陈文茜来的,为什么不可以请她来呢? 你看到TVBS看到没有,哪个节目不请候选人来呢?我眼里根本没有这些荒谬的规定,但是陈文茜很遵守,她没谈选举,罗文嘉说她抗拒不了诱惑,谁诱惑她啊?节目诱惑她,还是我李敖诱惑她啊? 所以罗文嘉胡说八道,这样讲话对陈文茜很不公道。罗文嘉又说陈文茜与林重谟一样都是媒体宠儿,这句话就对了,林重谟是媒体的弱者吗?看看哪个台不找他讲话,一讲就是一大堆,这就是媒体宠儿,媒体需要这种人来胡说八道,所以他就被请来了,不是吗? 看看其它媒体1次各党请1个,TVBS李涛1次请民进党2个,干什么?拿了好处啊?民进党广告下来了嘛,多少钱下来给TVBS,所以他1次给民进党2个名额。所以我们看的很清楚,媒体是被垄断的,在垄断的过程里,罗文嘉讲这样的话是非常不得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