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局陪周伯伦喝花酒

  今天要来讲「调查局陪周伯伦喝花酒」,我指的是调查局的高干陪周伯伦喝花酒,但我要先来讲一个故事。 到台湾、或在台湾出生的外省人,有些人对于台湾很没有信心,因此大都会想办法移民到外国去,包括我的2个姐姐、2个妹妹、2个弟弟都已经移民到国外去,我的弟弟现在已移民到加拿大,成为加拿大的公民,但他的移民过程相当辛苦,这可能与他当初申请美国签证有关。 当年美国为了防止在台湾出生的人去了美国后不回来,皆会要求一些证明,例如:财产证明等,以证明在台湾会落地生根,不会留在美国久居。我的弟弟当时去美国在台协会申请签证时,找了「签证黄牛」,造假存款证明,以证明他会在台湾落地生根,这种方法有好几百人都用过,但我的弟弟却被抓到了。照理说,这个案子应该送法院侦办,但却被调查局接过去办理,他们知道他是我李敖的弟弟,就告诉我弟弟说,这个案子可大可小,也可送法院侦办,也可回去向你哥哥要求以后对调查局能够客气些。 但当我弟弟回来跟我说时,我认为这根本是胡闹、胡扯,如果你犯法,就应该去坐牢,哪有什么交换条件的做法?于是13年前,我曾出了一本「调查局研究」的书,专门来掀调查局的底,调查局想要与我谈条件,门儿都没有!调查局是什么衙门,我研究到让它无所遁形。 今天我要来谈周伯伦的案子,调查局陪周伯伦喝花酒。 昨天下午周伯伦还好意思开记者会,12年前周伯伦担任台北市议员时,荣星案他骗了厂商1600万元被抓到了,一开始被判刑9年,原本调查局也在侦办,但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不管是周伯伦主动也好,或是调查局主动也罢,忽然间,双方竟然在一起跑到酒家去喝花酒。原本酒家还没开始营业,但为了他们却提前营业让他们喝花酒。 当时书面报导指出,在押被告指调查局曾要求10%的干股,而2月19日台北市调处借提周伯伦,以XO灌酒取供,他们跑到五月花酒家继续喝酒。刑求逼供时有所闻,但从未听过也有灌酒取供,这算是什么刑求?当时的调查局长知道之后,感到震惊,后来也向当年的法务部长萧天赞报告后提前退休。 原本这家酒家7点半才开始营业,但为了他们提前营业,9点之后,调查局才将周伯伦还押台北地检署,没想到坐牢的人还可以进酒家,这真是荒唐之事!而周伯伦把调查局带出去喝酒一事,曲解为灌酒取供,将他与调查局的关系搞得形象复杂,最后也只好逼得台北地检署将其交保,天下哪有这么黑暗的事,坐牢竟还可以勾结调查局一起逛酒家? 当时调查局长为影响调查局士气与形象,在事件告一段落后,他决定要求退休,以承担所有的责任,今天我要来揭发周伯伦这种行径,我认为,周伯伦有问题,公正的司法单位也有问题,而周伯伦又再度召开记者会指陈文茜的种种,我觉得很好笑,也会不断地揭发周伯伦的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