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绝不可能变沙达特

  国民党的结构就在这里,它是黑金结构,即使李登辉靠边站了,连战想统治这个政治集团,必须还继续靠着这个黑金和他合作,黑金的集团、势力是不会改的,所以连战要改是不可能,这第一点是陈履安没有想到的。

  第二点,过去一直有个说法,李登辉可能变成埃及的沙达特,后来又说连战可能变成沙达特。沙达特在做埃及的副总统时,纳赛是强势的总统,这沙达特整天穿漂亮衣服、什么事都不做,不让纳赛怀疑他;等到纳赛心脏病突然死掉,沙达特立刻做了总统,大家才发现他是有为有守的人,能够给埃及带来前途。

  在蒋经国时代,大家说李登辉会变成沙达特,又说李登辉死了或让位后,连战会变成沙达特,有没有可能?没有可能,因为他们的性格和处境都不是沙达特。沙达特的处境是,当时埃及被英国统治,他是反抗英国的英雄,是领袖级的人物;他被抓走后,他的小老弟们像纳赛这些人卡位上去,等他放出来后,纳赛不肯把权力还给他,就给沙达特做副总统。原本沙达特就是这个圈子的老大哥,本身就有革命的性格,是强悍能干的人物,所以纳赛死后,他可以重新把埃及整顿起来。

  可是李登辉和连战都不是革命的人物,他们是拍马屁起家的,他们都不可能变成沙达特。水浒传中,石秀被抓起来,骂说「你这个给奴才做奴才的奴才」;基本上李登辉和连战就是这样,这批人不可能做好的转变,所以陈履安的判断是错误的。结论就是,听了陈履安的讲法,我很遗憾,我这位朋友的头脑由于信了怪模怪样的宗教以后,变得越来越糟。